第二十五节 矿洞

今天因久违的有新人来到,所以领头的监工给大家放了一天假,不仅留守的的矿工见到新人十分开心,队长一行人也因为到达了安全的庇护所感觉十分放松,众人犹如会师般开启了比平时更加豪华的宴会,而且领头的还把平时很难喝到的酒水拿了出来,酒是稀罕物,本来因为粮食并不是很富余,所以很多酒都是野果和水果发酵的,度数较低,但是味道不错,但是这次领头的拿出的是高度数的蒸馏酒,可见其在这闭塞处见到其他人的喜悦程度。

        矿洞内的温度较高,矿工们都打着赤膊,穿着漏屁股的短裤,队长一行人也脱下了厚重的冬装,刚到此处时已经将信息通过信鸽传递了回去,因为不能长时间停留在这里,也担心男女孩的事情,所以准备明天就要出发,于是迅速处理完了所有事情,也不再烦心,便和众人围坐在了一起,大家的兴致很高,一边喝着酒,围着很少生火的壁炉聊起来,本来温度很高的矿洞感觉又热了几分。

       「天天看这几个老屁股,都看烦了,见到你们这些人,比我看我那婆娘的图片还高兴,你们既然已经来了,那再过几日换防的兄弟过来,我们也可以回家休息一段时间了,想到可真是高兴啊!」

        「那可不,你老婆的那图片都快被你摸秃了,模样都看不清了,天天偷偷摸摸的还不让人看,你们不知道,我和他在余光区一个堂口干活,他老婆我见过,胳膊比我的腰都粗,长的还没你黑胖子俊俏,就他个老屁股宝贝的不得了」

        「哎呦,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你!俺有老婆,你有么?三十好几了你,再不娶媳妇,我看你最近都开始盯着老张的白屁股看了,你小子不会…」

         「我可去你的吧!」说话间,俩个赤膊的人扭打在一起,然后大家哄堂大笑起来,看着大家兴致更高了,俩人将大裤裆裹了裹,做成兜裆布的样子,撅起屁股,身体前倾的夸张,扮做蹩脚的摔跤手模样,俩人试探了一番,便扭打在了一起,众人的吆喝声,口哨声,下赌注的声音便混杂在了一起,只不过赌注的的内容有些奇怪,并不是钱财,是一些五花阿门的东西,见队长一行有些人奇怪的表情,便直接说明此处没有钱财交易,生活简单,大家可以消遣的不过是这些玩意…

       「这一次大家来的比以往都要晚很多呀,遇到什么事么?我们这有些资历较浅的兄弟自从发出消息,便一直一边做工一边算着日子,一直等不来人,差点眼里都要憋出马尿了。」,领头的矿工兼监工开玩笑似的向队长问道,众人仍在摔跤的兴头上,但是有些人也听到这时的问话,变得有些沉默起来…

       「倒也没什么,你知道的,我们本身的职责是负责维护道路,这次的道路的损坏程度有点不太好修复,所以耽搁了些日子」队长说话并没有太出格,也没有打算说出小铃铛事情的样子,随行的监察官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看来之前他的嘱咐队长很好的执行了承诺。

        「哦,这倒是,好像确实一次比一次时间长了,唉,世道也越来越不好混了,对了国内现在有什么新事发生么?」摔跤的表演已经结束了,注意到有人开起了话头,便各自七嘴八舌的聊将起来。

       「要说大事,我有内部消息,最近原料供给因为某些事情出现问题了,估计那个大灯笼的开放时间可能要降低时辰了!」没等队长回话,一个队员便接过了话头。

       「我去,这可是大事啊!从上次变更时长,得有50年了吧!据我爷爷说那次变革可废老牛鼻子劲了,国内还因为白天时长的减少混乱了好长一段时间,毕竟黑夜里那些生物灯又不像那些老爷们用的电灯稳定,光亮,导致所有人的作息时间都紊乱了,好多工作的方式都必须更改,农牧业都受到了影响,大批人还失业了…」

       「你这么说,我也想起来了,我奶奶她也是那时候混乱的时候,失去了生活的本事,就嫁给了我爷…」

       「那可不,爷爷辈的人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这都不算啥,要说影响最大的,还是200年前那次大火球变小火球,直接导致区域5的名字都给改了,以前区域5可不像现在全部暗的都快跟野外一样了,以前人口也基本都在那里,一半区域的光照和现在区域4的差不多,最大的几个农业生产区都在那里,所以粮食生产特别的富余,咱们现在喝的这些酒水跟以前根本不能比,现在人倒是还是很多,就是生活的跟个野人似的,靠近区域4的交界处还好一点,当个牧民倒也不错,也挺自由的,大家也相当一部分出身在那里,对于这你们比我熟呀!」

       「唉,这话题就别提了吧,咱们队伍里的特异者都出自这里,听说以前还没有这么多的人出生,自从2百年前开始,人数就开始逐年增多了,说不定特异者的产生和这个有些关系…」

       「唉要是学者还在就好了,他比我们知道的多得多,对于这些历史,他研究很多年了,应该能够解释的清。而且他的故事我也还没听够…」听到学者的事大家又有些沉默了下来…

         「这么看,国内怕是要…」一个矿工好似没有感觉到大家的伤感似的,接着话头继续说道

        「唉…跟我等何事,人总要吃饭是不是,只要那玩意一天不灭,总有咱们这些人的活路!」好像是突然想到监察官还在这里,有人突然打断了这个话题,众人也会意的不再跟进了,于是又开始了一些小游戏和其他话题…

       「说起来知道咱们下次的任务是干什么嘛?采盐?打猎?采药?商业交易?那个和邻国商业交易我可不要去,一来回顺利也要接近一个月,远的要死不说,也危险的要命…」

       「只要跟着队长,啥任务咱都不怕,连队长的屁老子都能忍,还有什么能挡住老子…」一个队员好像喝高了,说话开始不着调了。

       「这倒也是,大家都能过队长这关了,还有什么关闯不过去…」

      「说的也是呀!有问题,队长解决,没有问题,解决队长…」也许是都喝多了,之前有些郁闷的队员和耗子又开始讲起了了队长的玩笑…

       「让你们说,还喘上了是吧!吃我爱之一击…」队长看到有些人的兴致因为酒水的关系不再阴沉,所以也开始调动起大家的兴致,本就单薄的外衣一脱,一时矿洞里不断响起了快活的声音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