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話:艾蒂的廚藝

我和艾蒂回到了『棕熊旅館』,食堂裡幾乎坐無虛席,但幸好我們還是找到位子坐。

坐下後吉兒馬上過來了。

「歡迎回來!妳們一起回來呢!」

「在森林遇到然後一起回來了,今天晚餐是甚麼?」

「是馬鈴薯雞翅和黑牛漢堡喔!妳們要多少碟?」

聽上去很好吃呢,而且吉兒居然問起我們要多少碟,是知道我和艾蒂兩碟是不夠吧。

「我的話……兩樣各要三碟吧,艾蒂要多少?」

「和琴一樣就好。」

「一共是十二碟對吧!收到了!十二碟一共銀幣二十四枚喔!」

吉兒幫我們下單時不忘說明價錢。

「知道了,對了吉兒,我和艾蒂組成隊伍了!」

「真的嗎!?恭喜!」

吉兒聽到我和艾蒂組成了隊伍時大吃一驚,然後很高興地恭喜我們,食堂裡其他客人聽到了我這句話全都靜下來,停下了吃飯的手看向了這邊,欸?怎麼了?

「可惡啊…!被搶先了嗎!?」

一名男性客人好像非常悔恨的樣子……

「愛莎!給我來多幾杯啤酒!」

「呵呵~收到了。」

另外一名男性客人向愛莎加點了啤酒…臉上好像帶著淚水…?愛莎一臉呵呵地下單。

「早叫你試著邀請吧!這不是被搶先了嗎!?」

「這就是猶豫便會敗北嗎…!」

還聽到這樣的對話…欸?難不成,這裡的人都想邀請艾蒂進隊伍嗎?

「該說幸好不是輸給男人嗎?」

「如果是男人我可能跟他單挑了!」

還有這種有點過激的言論…要單挑我隨時接受喔!

「妳很受歡迎嘛艾蒂。」

「嗯…我也沒想到。」

艾蒂有點吃驚地看著食堂裡的客人們,只是短短五天已經有很多客人認識艾蒂呢。

「艾蒂已經是我的伙伴了!你們放棄吧!」

想必我現在的臉相當囂張吧,此話一出悲嗚四起。

「話說,兩個都邀請不行嗎?」

不知誰說了這句,雖然聲音不大但還是傳到所有人的耳裡了,全場瞬間靜了下來,然後很快又騷動起來了。

「還有這一手啊…!」

「兩人都是美女可遇不可求啊…!」

「小孩子才做選擇!」

「妳願意和我們組成隊伍嗎!?」

有好幾人馬上向我們發起了邀請,那句誰說的啊!?出去單挑啊!


「拒絕!想都別想!」

「可惡!被打槍了!」

被我拒絕後他們都仰天長嘆,非常遺憾的樣子,只是非常的假,再演認真一點啊!臨時演員都是演員啊!

「要演就演真一點啊!有夠假的!」

「哈哈哈!別在意這點細節!那麼慶祝美人新隊伍的誕生!乾杯!」

這人轉換得有夠快的!其他人也高舉酒杯大喊乾杯,嗯?等下,我沒有酒啊!

「別拋下主角不理啊!我和艾蒂連飲料都還沒叫呢!」

「等一下再乾一次不就行了!哈哈哈!」

「有夠隨便的!愛莎!也給我來一杯啤酒!」

這些人只是想開宴會吧?但隨便啦,我向愛莎叫了一杯啤酒。

「收到了~」

愛莎微笑地看著我們的小劇場。

「艾蒂妳要喝甚麼?」

只見艾蒂好像眼睛發光地看著我們,怎麼了?

「怎麼了艾蒂?」

「因為聚落不會這麼熱鬧,所以很新鮮。」

「欸?妳們不會搞宴會的嗎?」

「會,但很安靜,很無聊。」

艾蒂無表情這麼說著,安靜且無聊的宴會…?欸?那能叫宴會嗎?

「那根本不是宴會吧?」

「嗯,很無聊。」

「那,現在呢?

我問完這句,艾蒂看著食堂周圍,其他人正喝得起勁,非常熱鬧。

「嗯,很歡樂。」

「那妳要酒嗎?」


「要。」

在艾蒂說了也要酒的時候,愛莎拿著我的酒過來了。

「妳也要嗎?呵呵我現在拿給妳喔。」

看來愛莎是聽到我們的對話了。

「那麼,啤酒也已經到手,再一次,乾杯!」

我高舉酒杯大喊乾杯,艾蒂也怯怯地舉起了酒杯。

「「「「乾杯!!!」」」」」

就這樣,我們開始了宴會。

»»»»»»»»»»»»»»»»»»»»»»»»»»»»

宴會中,我和艾蒂一邊吃著薯仔炆雞和黑牛漢堡一邊聽著其中一名客人說他自己的冒險經歷。薯仔炆雞相當入味,味道實屬一流,黑牛漢堡裡面有洋蔥和番茄還有不知道是甚麽的醬汁,明明就這麽簡單但混合在一起就能這麽好吃漢堡真是不可思議啊。

「……那次打半獸人王真的很驚險,在差點被牠斬中的時候我躲開了,然後給他腳上來了一劍,奪走了牠的機動力!」

「少吹牛!那次你只是絆倒然後剛好插中牠的腳吧!」

「少囉嗦!談起故事總要美化一點吧!」

「你這也美化太多了吧哈哈哈哈!」

在和我們說冒險經歷的客人被像是他隊友的男性調侃。

「真會說啊!來單挑啊!」

「好啊!誰怕誰!比甚麼?酒?掰腕子?」

「酒!」

他們兩人無視了我和艾蒂開始了拼酒,周圍的人見狀馬上圍起來為其中一方吶喊助威,還有一名老爺爺在外面開起了賭盤…

感覺很熟練啊,應該不是第一次吧?已經有不少客人在賭了,剛才和我們聊天的男人是…2.5倍嗎?,另一名男人是1.5倍,他酒量有比較好嗎?

「艾蒂支持那一邊?」

「嗯…右邊?」

「剛才和我們聊天的人嗎?那我也支持他吧。」

艾蒂支持剛才和我們聊天的人,我支持那邊都沒差所以跟艾蒂一樣吧,我走去老爺爺那裡。

「老爺爺,我也要賭!右邊那個一枚銀幣!」

「好呢!」

是十分有活力的老爺爺呢。

「我也要賭!」

吉兒不知從那冒了出來,手上還拿著二十枚銅幣。

「吉兒妳不用工作嗎?」

「現在是休息時間!這麼熱鬧我怎麼可能不插一腳呢!」

吉兒還是孩子看到這麼熱鬧一定很想參與吧,但賭博……管他呢!吉兒父母也在真的不給就會阻止吧!艾蒂也走了過來,手上拿著兩枚銀幣。

「艾蒂也要賭嗎?」

艾蒂也從懷裡拿出一枚銀幣說要賭剛才和我們聊天的那個男人後給了老爺爺,其他客人看見我和艾蒂都支持說故事的男人,都把錢賭在左邊的男人…你們就這麼單純嗎?

「可惡!區區巴里居然有美女支持!這我可不能輸啊!!!」

「哼!!有美女支持的我是不可能輸給你的!!!」

給我們說故事的客人好像是叫巴里,我們回去觀戰時,他們鬥志好像更高昂了,不停的把酒往口裡灌,說有美女支持,是有誰告訴了他們嗎?仔細一看他們已經喝了七杯了,那一杯應該有300毫升欸,酒量很不錯啊。

看見他們喝得更起勁,周圍打氣的聲音也更大了。

「繼續喝下去!!巴里!!」

「蓋爾!!!不要輸給巴里了!!!」

「我可是賭了你兩枚銀幣的啊!!!喝倒蓋爾!!」

「才兩枚,我可是賭了四枚的啊!!!喝啊蓋爾!!!」

這當中也有混進自己欲望的傢伙…慾望暴露無遺啊這些傢伙!我捧腹大笑,艾蒂則是傻眼地看著他們。

在一輪你來我往後,蓋爾在第二十二杯終於倒下了,巴里雖然連站都站不穩了但還是高舉拳頭怒吼。

「喔喔喔喔喔!!!就憑蓋爾你想贏過我本大爺還早了一百年呢!!!」

「幹得好啊巴里!!!」

「可惡!!!!蓋爾居然輸給巴里,我的四枚銀幣啊!!!!」

賭贏了傢伙在歡呼或是馬上去老爺爺那裡拿錢,賭輸了的人則是不甘心地跪在地上槌地,勝者與敗者之間形成強烈的對比。

「話說,酒錢是五五分帳嗎?」

「不,是由輸的那個付,畢竟輸了嘛!」

旁邊的客人好心回答了我我疑問,原來如此…贏了就可以喝免費的酒嗎?我一瞬間心動了,但很快便用理性阻止自己了,雖然前世的我酒量很好,至少認識的人裡面沒人酒量比我好,但不知道這副身體的酒量呢……今天也是第一次喝酒,非常遺憾地!只好把這樂趣留在下次了。

「艾蒂,我們去拿錢吧!」

「嗯。」

艾蒂同意我要去拿錢,我到去到老爺爺那裡分別拿了兩枚銀幣。

「說起來,這好像已經和慶祝隊伍組成沒關係了?」

「好像是呢~」

被一針見血吐槽了,從途中…好像一開始就已經是這樣吧?

「熱鬧就行了吧!」

我舉起拇指說著。

「沒錯呢。」

艾蒂也微微一笑,這就是一笑傾城嗎!?不過她是艾蒂而不是汪先生呢,幸好這個笑容只有我看見,讓其他人見到這個笑容我只能看到場面非常失控的未來。

在這之後我們盡情享受了宴會,當然有注意不吵到鄰居……大概吧,至少愛莎沒生氣,所以應該安全的,嗯。

»»»»»»»»»»»»»»»»»»»»»»»»»»»»

第二天早上,我和艾蒂在旅館吃完早餐後來到了冒險者公會,去委託板看看有甚麼委託。

這時櫃台小姐叫住了我。

「啊!您是琴小姐嗎?昨天您要的肉已經解體完了。」

原來是昨天的紅豬和一角兔肉。

「昨天打的魔物的肉還沒拿回來,艾蒂妳先去委託板看看?」

「嗯。」

因為我要去拿昨天的肉所以暫時和艾蒂分別行動了,我去到叫我的那位櫃台小姐的櫃台後,她帶我到了屠宰場。

在那裡我從湯姆大叔好像在等我。

「喔,來了嗎,這裡面就是妳要的肉,看一下吧。」


他打開了地上的幾個大布袋給我看,裡面是非常漂亮的生紅豬肉和兔肉,很新鮮啊,也沒有雪藏過的痕跡,是用了甚麼魔法嗎?

「看上去非常新鮮啊,是用了甚麼魔法嗎?」

「嗯?小姑娘妳不知道嗎?冒險者公會的屠宰場倉庫都附有防止食材腐壞的魔法,畢竟解體也需要時間,食材又不能變壞啊。」

湯姆替不解的我說明,原來如此,要說是理所當然也是理所當然呢。

「原來如此,長知識了,那這些肉我就拿走了。」

我把這些肉都放進〔妖術:異空間〕。

「果然有〔收納術〕就是方便啊。」

這點我也同意,雖然我的不是〔收納術〕而是〔妖術:異空間〕呢,我離開屠宰場後去委託板找艾蒂

「抱歉,等很久?」

「嗯,沒有。」

那就好那就好,我看了看委託板,基本上和昨天一樣呢,畢竟才過一天也不會有甚麼變化吧,既然如此這天就不接委託了,我也不是很缺錢沒必要每天都接吧。

「艾蒂有想接的委託嗎?」

「沒有,採集藥草和討伐哥布林不用委託。」

「也是呢,那今天不接委託去『哈爾森林』?」

「嗯。」

我和艾蒂離開了冒險者公會前往南門。

「艾蒂不用買些食材嗎?妳看,中午飯嘛。」

「都放在〔收納術〕了,沒關係。」

原來艾蒂和一樣長期帶著食物啊,說起來艾蒂好像是我第一個見到的〔收納術〕使用者呢。

「精靈都會用〔收納術〕嗎?」

「嗯,畢竟不是很困難的魔法。」

艾蒂淡淡地回答到,我想能這麼說的也只有非常擅長魔法的精靈吧。

「琴也會類似的技巧吧?」


「我的是〔妖術:異空間呢〕,果然精靈是能分出來嗎?雖然都差不多就是了。」

艾蒂一眼就看出我用的不是〔收納術〕了,其他人見到都以為我用的是〔收納術〕呢。因為都差不多所以我也懶得作解釋了。

「嗯,畢竟沒有魔力流動。」

原來是這樣分辨的嗎?說起來目前遇見的人好像都是戰士系的,所以都快忘了我的〔妖術:異空間呢〕不會有魔力流動呢。

說著說著已經來到南門了,循例檢查一下後便讓我們出去了,走了半個小時左右便來到了『哈爾森林』。

「那現在教琴如何採集哈亞草和希爾藥草吧。」

「噢!教教我吧艾蒂老師!」

「艾蒂老師…有點難為情呢。」

艾蒂有點害羞地說著,這麼可愛的老師去那找呢!?

「那麼我們開始了琴同學。」

「噢!」

「首先……」

艾蒂在森林一邊走著一邊很詳細的教導我怎麼觀察森林的生態,一般來說擅長一件事不等於擅長教別人,艾蒂卻能說得相當簡單易明,連我都能很快理解,艾蒂非常擅長教導別人啊。

路上雖然也遇見了哥布林和灰狼等魔物但有我和艾蒂在很快就解決掉了,艾蒂的弓術很厲害啊,明明是在視野不好的森林裡卻能箭箭中頭。當我稱讚她弓術時,艾蒂卻認為我的刀術才更厲害…明明只是快速接近後把頭斬下來而已,艾蒂相當謙虛呢。

時間很快就來到中午了,艾蒂正在準備煮午餐,我雖然也想幫忙但艾蒂說不用,所以我只好坐在一旁看著艾蒂,順帶一提地點是昨天的河川,當然已經用了結界。

「艾蒂打算煮甚麼啊?」

「嗯,我打算煮辣醬肉和沙拉。」

艾蒂一邊從〔收納術〕拿出廚具和食材準備一邊說著,辣醬肉和沙律嗎?用黑牛的肉…光想像就快要流口水呢…

「光是想像就覺得很好吃呢!」

「嗯,盡管期待。」


艾蒂似乎對自己的廚藝相當有自信…可惡!不能快點吃到嗎!?


艾蒂切菜的刀法非常乾淨俐落,一看就知道她相當有經驗,是在聚落時的經驗嗎?


很快艾蒂已經煮完了,艾蒂拿出碟子把辣醬黑牛和沙律裝在碟上,鍋子裡還有很多辣醬黑牛,明顯不是兩名女性的份量,但畢竟是我和艾蒂,一定能吃得完吧。


「那麼請用。」


艾蒂把碟子放在桌子上後,我迫不及待便夾起一片黑牛片放進口裡,嗯~!這入口即溶的口感,肉汁和辣度完美地混合在了一起,兩邊都不會過度搶戲,辣的刺激和開胃還有黑牛的濃郁味道都在刺激我的食慾。


「這超好吃啊艾蒂!妳的廚藝很厲害啊!」


「嗯,能吃得開心比甚麼都好,我也很開心。」


艾蒂看見我不留餘力地稱讚她,她稍微揚起嘴角,自己也吃了起來,剛才是在等我的感想嗎?


「剛才艾蒂是在等我的感想嗎?」


「嗯,第一次煮給家人以外的人,有點不安。」


「原來艾蒂之前一直都是在家裡煮飯啊。」


「嗯,廚藝都是從母親學回來。」


「那妳母親很厲害呢!當然艾蒂也很厲害!」


我們一邊吃著一邊聊著,原來艾蒂的廚藝來自母親的教導啊,雖然不知道您是誰但還是非常感謝!


「嗯,母親非常厲害,聚落裡的人都對母親讚不絕口。」


「那麼是她把艾蒂變成大胃王的嗎。」


我捉弄起艾蒂,艾蒂的臉變得有點害羞。


「應該是遺傳父親,父親也相當能吃。」


「所以艾蒂的母親是捉住了那位父親的胃嗎。」


「嗯,父親說過沒了母親煮的飯會活不下去。」


「這樣嗎~精靈其實意外地多吃貨嗎?」


「我和父親是特例。」


原以為精靈都是吃貨原來不是嗎?


「琴的父母甚麼樣子的?」


被艾蒂問起了父母,父親和母親嗎…


「我父母嗎?我想想…父親和母親都是聚落裡最強的鬼人,我所有戰鬥技巧都是從父母學回來的。」


雖然我有不少原創招式但沒有父親和母親教的基礎這些招式我都用不到吧。


「具體來說有多強?」


「嗯…我想想喔,即使是成龍群也不是父親和母親的對手吧,畢竟父親和母親都進化了。」


這倒是事實,我還在聚落時曾聽別人說過父親和母親有一次心血來潮,跑去了比誰能討伐更多的魔物回來,雖然成龍是有智慧的存在,但其中也不缺相當戰鬥狂且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群體……而牠們剛好遇見了父親和母親,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兩人都討伐超過四十隻回來,聽說好像是平手,說給我聽的人說他永遠忘不了兩人單人匹馬衝進成龍群的背影……父親和母親都相當破格呢。


「進化嗎?鬼人族也會啊。」


「這麼說精靈也會嗎?」


「嗯,族長和長老都進化成高等精靈,一般族人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和我們一樣啊。」


「嗯,是聚落裡所有人的偶像。」


「艾蒂也是嗎?」


當我問了這句,艾蒂的臉變得有些沉重。


「…他們很強,但同時也是最墨守成規的一群人。」


「原來如此…」


活久了就會像他們那樣嗎?現在的我想像不了呢…伊利奧斯聚落裡的人也沒有一成不變,所以這只是精靈特有的問題嗎?


氣氛變得有些沉重呢,這可不好!現在還是享受美食的途中呢!


「好了!不要聊這麼沉重的話題吧,食物都被糟蹋了!」


「嗯。」


艾蒂也這麼想吧,表情比剛才明朗一點了。


「剛才說到成龍群也不是父親和母親的對手吧?其實父親和母親曾經試過比賽誰能討伐更多成龍喔!」

「咦?真的嗎?」


這似乎連艾蒂也被嚇到了,成功轉移她注意力了,很好很好,順著這個話題繼續吧,艾蒂還是表情開朗一點比較好看啊!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