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无欲的黄金

第二章:无欲的黄金


在东方的古都,人安协与冒险者工会建立了联合总部『拓安』,为冒险者工会坐镇的是鲜为人知的『观海书院』,而人安协则是带着勇者和维和部队,作为代表出席的人安协副会长则是瘦弱的文职形象,这点和书院代表的瘦弱老人配合得十分微妙。

「副协,以你我二人做这次作战的总指挥,难免让人心生不安呐。」

「院执,您老的手段我还是信得过的。只是,听闻书院并没有战斗能力,不知王国是否有带来可靠力量?」

「这是决战,王国自当倾尽全力,炼金工房在来的路上了,先行的操光者会排除御龙峰的阻碍……」

院执话说了一半突然沉默了,捋着胡子在思考的样子,副协心生疑惑。

「怎么了?」

「说来,这次的勇者仍然是帝国的骑士?」

「这点还请您老放心,在黄金除掉魔王之后他会被即刻返还,这次的勇者契约已经不像千年前那样漏洞百出了。」

副协的自信并非毫无来源,黄金是召唤的第七个勇者,在他之前的六个均按照契约条件返还了,契约对勇者力量的限制也已经经过实战测试,再加上黄金与人安协有同样的目的,是不会出现第二个魔王的。

「帝国的骑士无论何时都是危险的,希望你们不要忘记万年前那般惨状。」

面对院执的忠告,副协不以为意,而是提起了一个等待许久的话题。

「院执,公主的骑士,黄金说他在这个世界复活了。」

「你说什么!!」

过于震惊的院执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副协见状赶忙提醒他这是秘密会议,看来他们的交流还需要很多时间。而此时的勇者正在『拓安』一楼大厅等待着与英雄的回合。


在古都东方的沿海,抵达了一艘别致的王国商船。王国的商业航线是从北极出发的,往常都是巨大的商船,满载着商品,而这艘船则显得小巧玲珑。

「『勇敢之心』号抵达——!」

伴随着海港管理人员的通告,工作人员迅速为他们腾出了道路。从勇敢之心号上走出了十多个风格迥异的人形,这便是王国的英雄们,面对这样的英雄们,没有人表现出好奇,一切一如既往。

「啧,完全不把咱当回事啊。」

走在最前面的巨汉抡着两把巨斧,一脸不爽的嘟囔着。

「撕裂者,记住使命。」

在队伍最后边一个十四五岁样貌的孩子合上手里的书,提醒撕裂者此行的任务。

「好好好,书院的大人。」

「记录者,这样我们会很感激。」

「是,记录者们。」

敷衍完记录者,撕裂者脸上挂上了笑容,举起右手的斧头,呼唤着他的伙伴。

「走了,兄弟们!」


在英雄的队伍走远后,勇敢之心号里走出了一个圣职者,他也握着权杖,与操光者不同的是,他周遭的氛围带有着神圣感。这样的他正与海港的接待者交谈。

「让你们见笑了,工房的人比较随意,你们也随意对待就好。」

「不敢,没想到『教典』阁下会亲自前来,这是古都教徒的无上荣光。」

「决战在即,教会也不敢怠慢,身为教会的象征,我当然要亲赴前线。」

「决战之后还请教典阁下逗留,为教徒们清心解惑。」

「看来大家都毫不怀疑这次的胜利啊。」

「这是必然,这次的战力可是对标『那位骑士』的。」

「已经有一道光黯淡了,不要忘记祝福。」

「是。时候不早了,就由我来带您前往拓安吧。」

「有劳了。」

跟随着接待者的脚步,教典也向拓安移动着。

勇者,炼金工房,观海书院,人主教会,这次战役人类方的主战力即将相聚一堂。在所有人都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勇者不见了,而最后抵达的教典则带来了操光者消逝的消息。


「骑士君,你真的不一起来吗?」

在遥远的魔王之森,公主双手叉腰,不满的逼问面前恢复原本模样的史莱姆。

「我说过很多次了,我只是一只史莱姆,不是你的骑士。」

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要从数日前说起。

古龙离开后,公主独自一人在森林中生活了十日,为了让史莱姆尽快恢复,她独力捕食着猎物,没有史莱姆的意识在身边,她对食物的处理也失去了兴趣,回归了茹毛饮血的野兽姿态。

在这期间,她拼命回忆着能帮助史莱姆恢复的魔法,却一无所获。自从她接触魔法以来,她就只研究了誓约魔法,但自己的誓约魔法会对灵魂造成相当大的损耗,而史莱姆的灵魂只剩下几乎不可见的一丝,是没法承受如此负荷的。

「骑士契约……」

「不行不行,他不会接受的,他甚至不愿意承认是我的骑士,明明以前说不管多久都会等我的……」

公主不止一次想要把灵魂分给史莱姆,但碍于史莱姆的心情,她并没有这样做。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为此只能再次修改骑士契约。

「这样的话时间不够啊,直接用那个誓约又会变成之前那样,啊啊啊好烦!」

心情复杂的公主把脾气全发在了猎物身上,幸好史莱姆的身体消化能力非常强悍,也得益于此,在第十日史莱姆醒来了。

「公…公主?」

「怎么啦骑士君~?」

公主沾满鲜血的脸微笑着,双手玩弄着扯过来的史莱姆触手,洋溢着幸福的气息,只是——

「先去洗一下脸比较好哦?」

公主瞬间意识到了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挥舞着双手掩饰羞耻和慌乱。

「啊!不不不,你什么都没有看见!」

「公主?」

突然冷静下来的公主十分严肃地警告面前的史莱姆。

「你什么都没有看见!」

「好好好,东边有条小溪,快去洗洗吧。」

清洗过程中公主才发现这些日子自己毫不自重的捕食行为已经往自己身上涂满了鲜血,察觉到才嗅出血腥和腐烂的气味,突然的刺激让公主忍不住呕吐了。

「笨蛋,先屏蔽嗅觉啊!」

看不下去的史莱姆用触手缠着把公主扔到了河里,粗暴地涮了涮,然后夺取身体控制权改变身体表面组织结构让干结的血块脱落,很快把公主洗的干干净净。史莱姆心满意足地把公主拖了回来,放开了公主身体的控制权。

「笨蛋骑士!完全不考虑人家的感受,人家可是淑女呜呜呜呜……」

回来的公主又哭又闹,被这样对待的公主心中似乎什么东西折断了,之后史莱姆花了好些时间安抚她。


这天深夜,公主向史莱姆提起了古龙说的变成人类的方法。

「誓约是必要的,这次就由我来吧,你的誓约魔法太过危险。」

「唔嗯…你也要小心,你的灵魂已经很脆弱了……」

自知自己誓约魔法危险程度的公主没有反驳史莱姆,抱着膝盖表达了对史莱姆的担心。

见公主没有反对,史莱姆便直接开始了术式,看来史莱姆也早就为这个时刻做好了准备。与公主使用誓约魔法时不同,史莱姆的魔法没有夸张的黄金色魔法阵,也没有溢出的黄金色魔力粉尘,只有发出淡淡蓝色微光的魔力粒子在公主身边游荡着。

「?!!骑士!停下!快停下!你在做什么!快停下啊!不可以!」

突然发觉什么的公主拼命要阻史莱姆,然而誓约过程除非将施术者的灵魂消灭,否则是无法被神主或神王以外的存在强制停止的。公主无力地痛哭了。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只有这个是绝对不可以的!万年前我伤害了你,现在你又要伤害自己吗!」

「你不是一直在找你的骑士吗?这样你就得到他了,我只是一只史莱姆,将他还给你也是我的一个心愿。」

「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在公主伤心痛哭时,术士已经完成了,史莱姆与公主的身体分开后,变成了原本的半透明的淡蓝色球体,而公主的身体则固定成了人类的模样,包括机能和强度也变成了普通人(帝国)的水平。

「公主殿下,黄金之海渴望的天空已经返还给您。我与树妖早有约定,在您离开森林前,我会继续守护在您身边。」

「不要,这样的,才不是我想要的骑士……」

史莱姆没有再理会公主,公主哭累了之后缩成一团睡着了。还是和往常一样,史莱姆覆盖住公主进行了伪装,而此时的公主却再也感受不到温暖了。

三日后,距离离开魔王之森只剩下半天的路程,三日间彼此沉默着的一人一只,今天也沉默着。

「骑士君……」

「我不是你的骑士,我只是一只史莱姆。」

「骑士君……」

「我不是。」

「骑士君……」

「……」

「骑士君,我要离开了。」

背对着史莱姆的公主一脸寂寞的望着远方的城镇,看见那样的身影,史莱姆有点动摇了。

「我是魔物,进入人类的城镇与自杀无异,抱歉,不能再保护您了。您的身体是由骑士的记忆做参考调整的,虽然在帝国中属于比较娇弱的那种,但在现今的人类中除了英雄能做您对手的应该屈指可数,希望你能幸福的生存下去。」

公主仍然望着远方,史莱姆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希望不要往危险的方向发展。

「你不能变成人类来陪我吗?」

「……」

「对不起,让你勉强了,不过——」

公主转过身蹲下盯着史莱姆。

「即便是魔物的状态,也是有进去的方法的对吧?」

史莱姆退缩了,但是现在的史莱姆不是公主的对手,想要双方不难堪地道别是一件难事。

「只要假装是炼金工房的英雄,是可以带着魔物到处乱跑的,本来炼金工房就是靠研究魔物和誓约魔法起家的。」

「那么——」

公主站起来双手叉腰,不满的逼问面前的史莱姆。

「骑士君,你真的不一起来吗?」

「我说过很多次了,我只是一只史莱姆,不是你的骑士。」

史莱姆再次坚定的拒绝,公主似乎不耐烦了,抱起史莱姆向城镇径直走去。

「喂喂喂,我去还不行吗!别这样抱着,会被杀掉的!」

「那要怎么办?」

公主嘟着嘴在生闷气。

「衣服,炼金工房的武器和服饰都是利用魔物和誓约制造的特殊兵器,武器是有定式的具体我不清楚,衣服的话就不会暴露了,魔术礼装都是英雄以个人习惯制作的。」

「这样啊……哦对了,念话还可以用吗?现在已经不再是同一个身体了。」

「可以啊,我现在是你的眷属啊?」

听了史莱姆的话,公主歪起了头表示疑惑。

「眷属是什么?」

「公主殿下啊,您学习誓约魔法时没有学过灵魂工学吗?」

「没有…吧?我只学了魔法现象和灵魂构造还有神言文字,这些在制作骑士誓约的时候正好全部用上了!」

抱着史莱姆的公主双眼放光一脸骄傲的样子。

「这才不是值得骄傲事情!」

在公主的强迫下,史莱姆与公主就这样离开了魔王之森,前往古都外围的人类城镇。


在古都的拓安,勇者独自一人在一楼喝茶,等待着英雄的到来,前去和王国方面进行交涉的副协已经在会议室待了大半天,仍然没有结束会议的迹象。

时至正午,在无聊得不耐烦之前黄金先被饥饿击倒了,喝了过多茶水的他现在又饿又胀非常痛苦。从被召唤开始就负责照顾他的女仆看不下去了开始陪他聊天。

「勇者大人,你还好吗?」

「没事,就是有点胀。」

「我问过那边的接待了,好像还要好久的样子,您要不要吃点东西?」

「……」

看见勇者沉默不语,女仆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在勇者面前慌忙地挥舞着双手解释

「啊,是专门处理茶水的魔法食物,您可以放心吃,这之后您再想吃什么请随意点。」

黄金按照女仆说的那样随意点了几个招[恭梓1] 牌菜,很快女仆就把菜品端上来了,勇者在内心感叹着后厨的效率。

「勇者大人,刚才去后厨的路上王国那边的接待让我给您传话,说您今天可以自由活动,英雄那边好像是有紧急会议,会稍晚一点到。你们的会合改成明天早上了,不过今晚应该能相互认识一下。」

「我知道了。」

黄金简单答复后开始专心进食,女仆则坐到黄金对面借机攀谈。

「勇者大人,您是否要考虑一下外出呢?」

「这次作战要与王国合作,您可以先去古都东区的书院分院了解一下英雄们的作战风格,听说英雄们的言行都相当『自由』,为了能够愉快的合作,提前了解一下还是很必要的。」

黄金感受到了麻烦的气息,停下了进食。

「我的目标只有骑士,只希望届时你不要太限制我的力量。」

「以我的权限只能放开七成限制,在这以上还请您去找副协。」

「这足够了。」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还请您自重,英雄绝非善类,再次建议您稍微了解一下英雄们。」

面对女仆的忠告,黄金不以为然,但再推就下去女仆也不会让步,就当暂时的休假吧,怕麻烦的黄金就这样妥协了。

「交给你安排吧。」

「好的。」


另一方面从港口出发的英雄队伍被院执紧急派出的使者拦下,在距离拓安有一段距离的旅店里,众英雄等待着教典归队。

得知骑士复活的众英雄失去了从容,聚集在一个房间里沉默着。这时,教典打开了屋门。

「怎么?各位氛围不太对啊?」

没有人对教典发出的疑问进行解答,坐在房间角落的记录者合上手中的书站了起来。

「教典阁下,不用管他们,先整合信息吧,请您先确认英雄状况,操光者也应该完成任务了。」

「行吧,但是士气是很重要的,即便是那位骑士复活了,大家也不能消沉。」

教典话音刚落众英雄便将目光转向他,眼中流露出复杂的心情。

「教典阁下?」

「怎么?难道说?」

「正是那位骑士复活了。」

「啊……这……」

教典尴尬之下找了个位置坐下了,记录者继续对众人说明情况。

「最坏的情况下我们要与神王时卿战斗,无论如何,我们早已没有退路,即便是神王也必须讨伐。」

强调了处境之后记录者将目光移到教典身上。

「您先确认魔王之森的状况吧。」

「来的路上已经确认过了,操光者死了。」

顿时房间内声音嘈杂了起来。

「灵魂没能回收吗?」

「他使用誓约消耗全部灵魂将森林的地图和注意信息传到了教会,似乎身体伤的很重。」

「去掉操光者还剩下十七位英雄,工房十位,教会五位,书院两位,有战斗能力的只有工房和教会,面对骑士还有最终手段,面对神王则稍显无力啊。」

看到记录者都感到为难,教典察觉事态或许严重了。

「书院与异界的共享信息里有神王的对策吗?」

「除了深蓝骑士的灵魂之外,没有任何对策。」

「既然如此能否使用『那个』来复制骑士的灵魂?勇者也是骑士,稍加改造应该能有一定的拖延作用。」

「我怕的是火力不足……」

书院是多个世界的联合组织,他们的火力评估标准适用于各种大小战争,既然他们开始担心火力,那说明确实力量不足。现在这个世界上想要找到更强大的助力选择不多,或许只能将目标放在『龙种』身上。

「既然如此,要启动搁置已久的『海龙』攻略计划吗?」

「此行必须万无一失,也只能如此了,或许会再次损失英雄,各位可有觉悟?」

众英雄坚定了方向,他们早已有堵上自身的觉悟,他们不怕死,唯恐一败,所以这样的他们——

「「为吾等夙愿,粉身碎骨,魂飞魄散,在所不辞!」」

看见大家恢复了生气,教典松了一口气,开始报告森林的情况。

「虽然顺势将话题推到这里了,但是森林里也有值得注意的消息。操光者传达的信息是『古龙离去,公主重生,小心史莱姆,或许是骑士。另,魔王已卒。』,各位怎么看?」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古龙已经离开了,树之魔王是否会复活暂且不知,森林之战或许没有想象的那么艰难。」

教典传达信息后立即追加了自己的猜想,撕裂者听到史莱姆的字眼也加入了讨论。

「咱还是比较好奇『小心史莱姆』是啥意思,工房研究史莱姆数千年,可没听说过能将英雄逼入绝路的超级史莱姆。」

记录者翻开手中的书,用魔法检索相关信息。

「千年史莱姆,公主的骑士。」

「史莱姆能活千年吗?工房的牧场历代的记录中寿命最长的也就一个活了四百年大胖子。」

「普通史莱姆与那种史莱姆不是一个物种,这种史莱姆有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幻形兽。」

听到这个人尽皆知的帝国人原型,让在座各位英雄都感到难以置信,教典随即追问下去。

「记录者,幻形兽在一万两千年前帝国降临世界时不是已经灭绝了吗?」

「只是推测,骑士解析了幻形誓约,反向利用后从人变成了史莱姆,在理论上这是可以做到的,但是本身就是幻形兽的存在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所以书院并没有相关的观测记录。」

「不管了,对于咱来说,能打的过就好,管它是什么。」

撕裂者的话语让教典傻眼了,不过工房的英雄就是如此,如果是负责技术的老狐狸来这里或许还能做些贡献,英雄则是除了战斗毫无用处。忍住吐槽的教典回想起了教典的英雄实验,然后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推测。

「记录者阁下,有没有一种可能,骑士转生成了史莱姆,然后被灵魂牵引,而后进化成了幻形兽。在机缘巧合之下骑士邂逅了公主,然后舍弃自身的一部分让公主幻化成人?」

「这也不是不可行,总之无论骑士和公主是否复活,以何种形态复活,我们都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想要从外界消灭幻形兽是极为困难的,解散后我去向书院申请专用的武器,现在首要目标是得到海龙的力量。」

「这样的话预定的战役又要往后推数日,勇者那边怎么交代?」

「讨伐海龙十日即可,书院大概需要准备七日,将决战往后推十二天,我会将新的计划传达给院执,待院执修改通过后我再向各位传达,今日就先休息吧。」

此后记录者向各位英雄逐一询问状态,拟定了初步的作战计划书后英雄们便解散了。只剩下记录者与教典两人的屋子,气氛才终于稍微缓和了一点。

「教典阁下,如果工房也是你这般人物此次任务就轻松多了啊。」

「话可不能这么说,工房的力量作为弃子是非常重要的,教会改造的是人之根本,成本颇高,书院是异界的伙伴原则上是不让你们上战场的,总不能指望我们的神官和巫女去和那些怪物战斗吧。」

「说笑而已,作为教会最强的英雄,有个任务要交给你。」

「什么任务?」

「如果公主幻化成人的话,被杀就会死。」

看到记录者严肃的暗示,教典脸上挂满了笑容,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任务。

「明白,这种精细活还是得教会来做啊。」


在英雄们解散休息的时间,勇者在女仆的带领下来到了东都的书院,现在正听书院的讲师讲述英雄的起源。内容是相当老套又王道的故事,勇者心中暗笑,果然事实是不会讲出来的。

女仆也心生疑惑,知道勇者力量的她也很好奇是否真的存在那种故事,于是开口向勇者询问。

「总感觉有点微妙,勇者大人,正常情况下人类可以成长到那种地步吗?」

「那是不可能的,能做到那种事的根本不是人类。」

「这样啊。」

「你似乎并不意外?」

看到女仆瞬间接受了,勇者稍微有点惊讶。

「人类就是会做出各种各样难以理喻的事情的存在,这点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抱歉耽误了您宝贵的时间。」

「无妨,喝茶只会更痛苦罢了。」

「哈哈哈哈!」

想到上午勇者的窘境,女仆忍不住笑了起来。

「喂!你笑什么!」

「既然这边也这么无聊,不如陪人家去吃饭如何?您看,已经是日落时分了哦?」

熟练的转移话题的女仆向勇者提出了用餐的邀请,勇者没有拒绝,两人一起走出了书院。两人漫无目的的物色着街边的餐馆,无意中,两人眼中路过了一抹金色残影。

似乎察觉到什么的勇者立刻追了上去,被抛下的女仆反应过来时勇者已经在视野中消失了。

「勇者大人!啊真是,我可没招惹到他啊……」

抱怨中女仆已经迈开了脚步去寻找勇者。


在不远处的护城河栏杆旁,公主趴在上边惬意的享受着古都的风景,不时与身上的史莱姆交谈。

「公主殿下!」

听到有人喊公主殿下,公主反射性地回头观望,发现了一个身穿黄金铠甲的人,在感到滑稽的同时,公主看到了他的灵魂。

「你是时卿的骑士?」

「公主殿下,时卿一直在等您,帝国不可一日没有神王,还请您尽快归国。」

一句话就表明了目的,公主瞬间不耐烦了,但还在压抑着感情,尽可能地用平静地语气回答了。

「我不是神王。」

「公主殿下!」

话说到一半,勇者察觉到了,公主灵魂中那若隐若现地蓝色纤维。

「您身边的是骑士?」

「公主殿下,请您交出骑士,时卿给他限定的永恒是二十一个世代,这次他必须消失,上次的勇者失败了,这次必须切实的消灭骑士。」

听到要对自己的骑士动手,公主无法忍受了,对着面前的勇者怒吼。

「你说什么?!」

「这是时卿的命令,还请公主殿下交出骑士。帝国新生的骑士拥有者有史以来最为湛蓝的灵魂,只要您回去——」

公主已经怒不可遏,尽管史莱姆拼命安抚公主,但无济于事。

「够了!骑士是我的,我不会交给任何人!在我彻底发怒之前请你离开,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这次勇者的女仆赶来了,看到公主的样貌和骑士的反应,她瞬间明白了状况,向勇者确认。

「勇者大人,您这是在?」

「恕难从命,请您原谅我的冒犯。」

勇者完全无视了女仆,已经再积蓄力量想要与公主战斗。女仆见情况不妙,赶紧大声呼喊勇者,并对勇者力量进行调整。

「勇者大人!」

「契约,对契约…限制,能力解放0%!」

「勇者大人,不可轻举妄动,我们快回去吧。」

突然失力的勇者跪在了地上,勇者这时才察觉来到自己身边的女仆,知道是女仆限制了他的力量,勇者恶狠狠的盯着女仆的眼睛。

「你!」

「您可别这样看着我,每个人都是有职责在身的,没人陪您任性。」

不管勇者的状态,女仆看向了似乎在和什么东西交谈的公主。

「那边的,你是帝国的公主吗?」

「是。」

「我先确认一下,您暂时没有对我们的敌意吧?」

「只要你们不来抢我的骑士,怎样都好。」

「明白了,那我可以带他离开吧?」

「不要让我再看到帝国的骑士,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我的骑士我不希望任何人来打扰和我骑士的幸福。」

「我谨记在心。」

留下忠告后公主离开了,女仆无奈地拖着勇者回去了拓安,事态不知不觉中麻烦了起来,女仆想象着头痛的副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帝国是麻烦啊……」

此时在拓安二楼谈完日后行程的副协和院执还不知道女仆带来的是怎样的惊喜。


时暮:下一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公主与骑士的温馨日常(确信)

PS:最近好热啊,坐两三个小时衣服就湿透了,希望能来点雨水。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