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马匪

「十点钟方向,五十六个生物正在接近,距离两里,强度在三阶到四阶。」


「那我就提前布阵喽。」


我在沙子上开始布置陷阱法阵,流沙啦,爆焰啦。只要现在能用的陷阱魔法我全放置了一遍。


这时候敌人出现在了视野之内,二十八个马匪向我们这边冲来。


前面三个人一下子就落入了陷阱中,流沙连人带马吞噬进去。


后面一个马匪手中举起一个闪烁着银光的法杖,接着二十六个人嗖得一下消失在原地,直接越过重重法阵出现在我们不远处。


空间魔法吗?有点小小的惊讶,不过能在死亡沙漠拦路抢劫的马匪肯定有自己的实力。


只有一个四阶,剩下的都是三阶,看起来真的不强诶。


将手中储蓄着的多重闪电链扔出去,顺便扔出去沙漠旋风。


沙漠旋风,只能在沙漠使用的四阶魔法,就是容易引发大规模的沙尘暴。


多重闪电链在马匪身上跳跃,让他们的身体僵住。接着沙漠旋风将他们的身体吹飞,落在陷阱阵中。


一下子全歼灭了,果然利用地形的魔法就是强啊。现在魔力量也比一开始多了一倍,这么快的魔力增长该不会又是魔蚀吧,我可不想再体验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了。


「姐姐你刚才释放灵魂冲击了?」


「啊,把那个空间魔法师干掉了。不然用空间魔法从陷阱里逃出来就麻烦了。」


「反噬没问题吧。」


「那家伙灵魂很弱的,反噬小的可怜,不用担心的。」


「那种能力还是少用比较好。」


「我有分寸的。我提取了一部分记忆,简单来讲,他们被人操控了。」


「谁?」


「追查不到根源,但是对方很强。至少是八阶以上的实力。」


「神明游戏吗?」


那些神明闲得无聊,总是会拿凡人取乐,尤其是我们这些神使。以前就有神使被神明调戏的现象。


「死亡沙漠不在神明光辉笼罩内,神明管不到这里的。」


「只是单纯的死亡沙漠的恶作剧吗?」


据史料记载,死亡沙漠早在远古时代就有了,自然也诞生出自己独属的意志了。不过那家伙在史料上留下的痕迹很少,仅能证实它的存在。也不能排除相关史料被摧毁的情况,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恐怕是的。」


「也就是说之前我的感觉没错吧。」


「嗯,我家小贝真聪明,让我奖励一下。」


姐姐抱住我就是一顿乱蹭,衣服和头发都乱了啦。


「这样的话就不用担心生命危险了,就是麻烦了点。」


「话说传说里那家伙没有性别是真的吗?」


「没见过本人我也不好下定论。」


「这些家伙身上钱还不少啊。」


我把尸体从陷阱中拽出来,搜刮身上的东西。光那个空间魔法师身上的现钱就十枚奥都金币,更别提其他更值钱的装备了。


把这些人搜刮一顿,一共拿到了97枚奥都金币,还有一堆无法估价的装备,不过也至少能赚到两百奥都金币。


现在现金就有一百枚奥都金币了,感觉离买装备的目标越来越近了,好耶!


把这些马匪埋葬好,默哀一会后继续上路。


说起来,感觉我现在好强啊。海量的魔力加上现在能用的上千种魔法,还有超过常人的精神力,只要不近战我就能发挥巨大的作用。


禁忌书库里上万种各种阶级的魔法我记得的有七七八八,而且还都能使用,我还是真强啊。


不过姐姐好像天生就克制我啊,灵魂魔法根本让我无法集中精神使用禁忌魔法,然后近战直接就能把我拿下。呜呜呜,好难过啊。


「又来一批敌人,数量三十。」


「怎么又来?还是马匪吗?」


「恐怕是的,这次由我来吧。」


姐姐活动手脚,取出一把长剑。


「不用短剑吗?」


「长剑砍马比较好点。」


很快十五个黑点就出现在天边,姐姐身上红光闪烁。随着一阵沙尘腾起,姐姐的身影猛然冲出。


「真是的,这么大沙尘,就不会小点劲啊。地面固化魔法也扛不住这么大的劲。」


我用风魔法把周围的沙尘吹散,不然粘在衣服上就很难弄下去了。我站在原地发动远视魔法远远看向交战的地方。


姐姐以极快的速度逼近敌方,敌人有三个火魔法师释放火舌术试图阻挡姐姐的前进。其他人也取下背上的弓箭,张开弓射出箭矢。


姐姐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在魔法与箭矢之间闪过,连人带马一刀砍断最前方的马匪。接着三个魔法师眼睛一翻,身子一软跌落马下。显然是被灵魂冲击直接击碎了灵魂。


其他马匪座下的战马受惊,不少骑术比较差的马匪直接被跌落马下。


姐姐迅速收割着还在马上的马匪,连人带马的斩杀。等落在地上的马匪重新站起时,马上的马匪已经全倒在了血泊中。剩下的马匪也很快被肃清。


「真是的,姐姐你还真是乱来啊,就一个小小的马匪开什么极限模式啊。」我来到半跪在地上喘着粗气的姐姐身边吐槽道。


姐姐的身体强化有两个模式,一个可以长时间维持的续航模式,一个可以极大提高战力但魔力损耗极大的极限模式。


「很长时间没用了,偶尔用一下熟悉熟悉啦。」


「熟悉一下?确定不是耍帅吗?」不过姐姐刚才确实挺帅的。


「有一点点吧。」


「剩下四匹马,应该够赶到目的地了。」


我把那几匹还活着的惊马控制住,然后开始打扫战场。


「极限模式果然还是不能随便开啊。」姐姐从地上勉强站起,吃力地说。


「一共五十枚奥都金币,还有一些零碎的装备。为什么这些马匪都要把钱带在身上,搞不懂。」


「可能是怕在沙漠里埋藏找不到了吧,也可能是为了跑路方便。」


「姐姐你看看这批人,他们肩膀上都纹着蝎子图案啊。」


「别光顾着看那东西了,过来赶紧扶我一把啊。」


「等会啦。」


我把尸体都安葬好,只要不是极恶之人,尸体都应被妥善对待,毕竟死者为大嘛。


「轻点,疼。」


「这里吗?」我戳了戳姐姐的腰。


「疼疼疼。」


「真的吗?」


「别闹了,正经点。」


「知道啦,知道啦。」


————


死亡沙漠某处一个绿洲旁,一名浑身蜡黄色的巨大蝎子正懒洋洋地躺在沙子上晒着太阳。


一道黑影幽幽地出现在它身后,它缓缓向后看去。


「卧槽,你怎么还活着。」


蝎子口吐人言,像见到什么灾星一样恐慌地向后退去。


「你都还活着,我为什么不能活着。」


「权柄神不都被炸死了吗?灵钰没有针对你吗?」


「灵钰能杀死我的肉体,又不能杀死我的灵魂,我好歹也是司掌灵魂的暗魂之神。」


「说吧,什么事,你总不能来找我闲聊的吧。」


「帮我锻炼一下这俩人。」


「咦?你新的部下?」


「不全是,我现在只是代行书籍之神一职。」


「什么程度的锻炼?」


「不死就行。」


「什么手段都可以吗?」


「别过分就行。」


「我要娜迦海域的阿美罗鱼一百条。」


「可以,但是必须在事成之后,我要监督你的成效。」


「也行,你的信誉我还是信得过的。」


「交易愉快。」


「交易愉快。」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