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傾玉的末日

「快點簽一簽,就不要再浪費你我的時間了,還是說是到如今你仍然在期待會有奇蹟出現?」

少女咬著嘴唇,低著頭看著眼前的合約,沉默不語的態度似乎讓男子趕到了厭煩。

「寧兒你還在猶豫什麼,難道真的要等到你的那些親人變成一塊一塊冷冰冰的器官才滿意?」

少女,也就是寧傾玉,原寧家的掌上明珠,如今只能緊緊握著筆,似乎要表達她最後的掙扎。

眼淚沿著寧傾玉那白皙的臉頰緩緩滴落,最終放棄了反抗,痛苦的簽了下名。

「很好,從今天開始寧兒,你就是我的奴隸了,好好取悅我,或許...我會對你好一點。」

2080年,地球人口突破了300億,小小的地球已經無法負荷這大量的人口,儘管技術有了突破,各種資源卻也陷入非常嚴重的供不應求。

「這世界什麼都缺,唯獨不缺人類,那為什麼不讓人類也成為一種資源呢?」

一種非常瘋狂的想法被提了出來,一瞬間受到全球無數人的反對,提出這個說法的人也被眾人唾棄憂鬱至死。

全世界的人為了爭奪那一點點僅僅存的資源,爆發了一次又一次的戰爭,原本的政府相繼垮台,地球變得破爛不堪。

唯有少數財團倖存了下來,他們帶領人們重建社會,他們掌握了世界僅存的所有技術,缺少了這些財團,人類將會發生嚴重科技斷層,回歸原始生活。

理所當然的,這些財團代替了原政府成為了世界的掌控者。

他們稱自己為貴族。

然而在這些倖存下來的人類裡,充斥著太多無法為貴族獻出貢獻只會消耗資源的廢物。

這些人沒有能做粗工的體力沒有能研究科技的頭腦。

這個時候,人類資源說再次被提了出來。

然而這一次,貴族壓下了所有反對的聲音,推行了這項法案。

一瞬間人們被分成三六九等,無數人被貶為奴隸。

奴隸沒有人權,被視為貴族的物品,就算玩死了也不會有人責怪。

林墨淵——林家的唯一繼承人,在一次宴會上看上了寧家的掌上明珠。

為此林墨淵花費了五年的時間布局,最終在不久前成功吞掉寧家,而寧傾玉也落到了她的手裡。

林墨淵從公事包裡拿出一個紅色的金屬項圈,寧傾玉看到後臉色突然白了不少。

這是貴族們合力研發出來為了防止奴隸反抗的項圈,寧傾玉也知道它有什麼功能,可以說一旦戴上,這輩子就再也無法逃脫奴隸這身分了。

貴族們為了好好統治這個世界,在出生不久後都接受過改造,身體的各項數值都遠大於一般人。

奴隸項圈會自動配對貴族體內的晶片,它會在腦海裡顯示出奴隸的名字、年齡、身體狀況等等。

貴族還可以透過它去進行懲罰、追蹤奴隸,甚至奴隸是否說謊都會一一顯示出來。

「寧兒,很感動吧,這是我專門為你訂製的,上面還有刻著你的名字呢。」

寧傾玉對此只是一臉厭惡的看著林墨淵。

「不要反抗,讓主人來幫你戴上項圈。」

寧傾玉害怕般的往後挪了挪身子,然而林墨淵一點都沒有要惜香憐玉的意思,用手壓住了寧傾玉的肩膀,把項圈銬在她脖子上。

項圈一碰到寧傾玉的脖子就自動調整成適當的大小,緊緊貼住她的脖子,但又不會讓她感受到不舒服,甚至可以說不要特地去看都會忘記自己身上還帶了這一個項圈。

「不要想著拆下來喔,你身為前貴族應該知道會發生什麼吧?」

寧傾玉當然知道,一旦奴隸想透過暴力去拆解項圈,項圈會發出強大的電流把奴隸電暈,有的惡趣一點的貴族會直接讓項圈爆炸,以錦效尤。

「你也就只能透過著個來控制我而已,有膽就不用項圈讓我臣服阿!」

「激將法嗎,真無趣,我想寧兒你還沒有搞清楚你現在的身份呢。」

一瞬間,電流從項圈裡流入寧傾玉的全身,即使這是最弱的強度也讓她痛苦的跪在地上,雙手死死用力抓住項圈。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