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話 眾人的商討

離開了覲見之間後,侍女長艾莉西亞.簡便向曼撒王遞來一封信,並說:「陛下,這是陛下與兩位大人在準備聖約之儀時,那個讓陛下和兩位大人連晚上也等不及便要馬上在國王辦公室內寵幸的奴隸少女交給妾身的信,還請陛下過目。」


   曼撒王慌張地說:「艾莉西亞,你誤會了!那傢伙她可不是(性)奴隸,只是一個愛作奴隸打扮的古怪少女!只是朕的智囊而已!上次她找朕是為了指導朕真神語,你真的誤會了!」


  艾莉西亞露出不仔細看便不能注意到的笑容說:「既然陛下這樣說,那妾身就這樣理解吧。不過,妾身認為陛下身為男人有着這樣的性癖也不用感到羞恥,也不用特意找理由向妾身解釋的。沒甚麼吩咐的話,妾身先行告退了。」說完便行了一禮離開了。


  曼撒王有冤無處訴地大喊:「這不是沒理解嗎!……」然後無奈地搔搔頭,把交到自己手中的信打開。


  信中這樣寫道:


「曼撒王鈞鑒:


   當您收到這封信時,您應該已經看到奴隸少女作為麥斯米利安.費亞乍.芬思加侯爵的打扮,也知道了奴隸少女的身份。請您不要太慌張,奴隸少女並不是這樣身份尊貴的人,所以您照平常那樣對待奴隸少女即可。


   言歸正傳,想必您正在為朝會上托維亞斯.提波基斯多拉.甘曼迪.蘇利斯布魯的建言,以及這個國家的財政問題感到苦惱,需要一些建言吧?奴隸少女明天早上會來找您,您和您信得過的大臣在國王辦公室等着吧。


奴隸少女拜啟」



    讀完奴隸少女醬的信,曼撒王馬上吩咐侍從把梅普史諾公爵、梅普史諾公爵夫人、里茲迪哈堡女公爵和阿黛釋歷伯爵找來。


   同一時間,蘇利斯布魯侯爵正在為剛才奴隸少女醬搞砸自己的計劃一事而大發雷霆。他大聲地在走廊大喊道:「甚麼埃夫米斯帝國的貴族!?有甚麼大不了!竟然敢在我國說三道四!」


   蘇利斯布魯侯爵的黨羽馬上勸阻道:「侯爵大人,您可要慎言啊!埃夫米斯帝國乃是國力遠超我國的大國。雖說帝國遠在大陸的另一端,但帝國高位貴族可不是我國能招惹的存在啊!」


  蘇利斯布魯侯爵疑惑地問道:「那個來自甚麼埃夫米斯帝國的芬甚麼甚麼侯爵真的有那麼了不起嗎?」


  侯爵的黨羽一臉鐵青地回答道:「正是,帝國乃是大陸有名的強國,曾經滅掉不少像我國這樣的小國,更別說那個芬思加侯爵乃是身為在帝國中舉足輕重的重臣——國務大臣的一員,處於一句話便能讓帝國出兵滅掉一個國家的立場,可不是一句『了不起』便能帶過。」


  蘇利斯布魯侯爵聽到後,口中說着「滅……滅國……」回想起剛才自己多次頂撞了身為埃夫米斯帝國國務大臣的奴隸少女醬一事,便開始一臉鐵青地昏了過去。


  「侯爵大人!!!」蘇利斯布魯侯爵的黨羽的悲鳴繼而在王宮走廊迴盪着。




    與此同時,托利尼王子則一邊走在王宮走廊上,一邊焦慮地想着奴隸少女醬的事。他喃喃地說:「想不到這個國家竟然有埃夫米斯帝國的人,而且還是國務大臣……這下子我們的計劃該如何進行下去呢……嘛……寫信給父王,問他的意見吧。」


   這時,托利尼王子看到昏倒的蘇利斯布魯侯爵一行人,便心生一計,並裝作驚訝地向侯爵的黨羽搭話道:「請問發生甚麼事了?蘇利斯布魯侯爵是昏倒了嗎?」


  蘇利斯布魯侯爵的黨羽見搭話的人是托利尼王子,便恭恭敬敬地說:「原來是托利尼王子殿下,您說的沒錯,侯爵大人突然昏倒了,讓您見笑了。」托利尼王子擺出爽朗的笑容說:「不必多禮!吾現今乃神官一名,不比各位尊貴,各位以平輩相處即可。不介意的話,能讓吾幫忙送蘇利斯布魯侯爵回府嗎?」


   蘇利斯布魯侯爵的黨羽聽到托利尼王子的話,不禁喜形於色地說:「當然不介意!非常榮幸能與殿下一同送侯爵大人回府!」


  得到允許後,托利尼王子一邊在心裏盤算着如何在蘇利斯布魯侯爵醒來後說服他加入自己的計劃,一邊與蘇利斯布魯侯爵的黨羽送蘇利斯布魯侯爵回府。




   蘇利斯布魯侯爵一直昏迷不醒,直到翌日早上才醒過來。蘇利斯布魯侯爵醒來後,看到托利尼王子在自己身旁,不禁嚇了一跳。他嘴唇顫抖着、戰戰兢兢地問:「托……托利尼王子殿下,您是來殺我的嗎?」托利尼王子「噗」的笑了出來,然後又恢復嚴肅的神情地說:「不,吾是要尋求與侯爵閣下的合作……」


   

   巧合的是,曼撒王、梅普史諾公爵、梅普史諾公爵夫人、里茲迪哈堡女公爵、阿黛釋歷伯爵,以及在梅普史諾公爵建言下而被召來的檀般倫伯爵正好在國王辦公室與奴隸少女醬商討王國的情況。


  看到如同往常打扮的奴隸少女醬,曼撒王傻眼地問:「為何卿又作這身打扮!?卿不是有着芬思加侯爵的打扮嗎!?」


  奴隸少女醬不以為然地說:「奴隸少女就是奴隸少女,一身奴隸少女的打扮不是很正常嗎?而且奴隸少女醬在信上不是自稱奴隸少女嗎?雖說都是同一人,但奴隸少女又怎會以芬思加侯爵這不相干的身份打扮出現呢?嘛……這不重要,還是開始說正事吧。」


  眾人一臉無語,里茲迪哈堡女公爵和檀般倫伯爵嘀咕道:「這……是昨日朝會上的芬思加侯爵嗎……」


  奴隸少女醬無視眾人,開始講述自己的看法。


  「所以說……卿認為蘇利斯布魯侯爵會因為復辟先王時期聖騎士制度不順利而發難?」曼撒王在聽完奴隸少女醬的發言這樣問道。

    

   奴隸少女醬平靜地說:「只是有這樣的可能性而已,曼撒王您又不必過分憂慮。不過,凡事還是小心為妙。至於托維亞斯.提波基斯多拉.甘曼迪.蘇利斯布魯提出復辟前任國王時期聖騎士制度一事,奴隸少女還是不敢苟同。」


   身為財務大臣的檀般倫伯爵一臉難以置信地問道:「為甚麼!?你,不,閣下不是知道我國的財政困局,也預見到蘇利斯布魯侯爵會因為復辟先王時期聖騎士制度不順利而發難的可能性嗎?為何反對復辟聖騎士制度這樣一個既能為我國帶來可觀收入,又能讓蘇利斯布魯侯爵滿意而不造反的方案呢?」


  奴隸少女醬搖搖頭說:「難道閣下打算讓這個國家陷入字面意思上的『滅國』嗎?復辟前任國王時期聖騎士制度就是這樣的一個方案。若是要解決這個國家的財困,方法多的是……」


   檀般倫伯爵激動地大喊:「那閣下說來聽聽!我費煞思量也想不出擠出更多錢的辦法,閣下這個門外漢又懂甚麼?」


  作為奴隸少女醬的朋友,也是世上其中一個最了解奴隸少女醬身份和能耐的人——阿黛釋歷伯爵聽到不禁睜大了眼睛,像是看着傻瓜的樣子說道:「你竟然這樣愚蠢去挑戰……」


  奴隸少女醬舉手制止阿黛釋歷伯爵說下去,並聳了聳肩,然後一派輕鬆地說:「嘛……要奴隸少女這個門外漢即時說,奴隸少女也只說得出重整全國戶籍冊、裁減文官和軍隊中的冗員、降低商家利得稅率、賣掉沒用的東西這四種方法。」奴隸少女醬頓了一頓,然後用冰冷的語氣說:「又或是說,檀般倫伯爵希望奴隸少女說出仔細調查國家帳目的細節,並以公權力迫使侵吞了公款的『某些人』把錢吐出來這方法嗎?」


  宰相梅普史諾公爵隨即問道:「芬思加侯爵,閣下剛才說的是甚麼意思?閣下是指有人虧空國庫嗎?這可是非常嚴重的指控,閣下可要慎言!」


  奴隸少女醬露出別有深意的笑容笑了笑說道:「抱歉,奴隸少女只是說說而已。有沒有人虧空國庫一事的詳情,梅普史諾公爵還是問身為財務大臣的檀般倫伯爵吧。他應該會給您一個『滿意的答覆』的。」


   檀般倫伯爵聽到奴隸少女醬的話,不禁冷汗直流,一句話也不敢說。



  

     這時在蘇利斯布魯侯爵府,蘇利斯布魯侯爵在聽完托利尼王子的「合作計劃」後,一時不知如何反應。


    托利尼王子在呆若木雞的蘇利斯布魯侯爵耳邊說:「蘇利斯布魯侯爵,閣下急着要這個國家復辟前任國王時期聖騎士制度一事,是為了填補被閣下虧空了的國庫吧?不用否認了,吾可是掌握了閣下虧空國庫一事。若是此事被曼撒王知道了,閣下覺得會發生甚麼事呢?」


  蘇利斯布魯侯爵聽到托利尼王子的威脅,便顫抖地說:「我……願意與殿下合作……」


  托利尼王子滿意地說:「很好,披圖溫族的事,就交給閣下了。」然後便離開了蘇利斯布魯侯爵府。離開的時候,他心裏想着:這樣一來,莫爾格斯王國肯定會忙得焦頭爛額,那個埃夫米斯帝國的國務大臣也肯定想不到吾的這一手吧!然後吾便可借此機會把這個國家的機密帶回我國,為吞併這個國家做好準備。




  在托利尼王子離開了蘇利斯布魯侯爵府的同時,曼撒王追問奴隸少女醬提出解決莫爾格斯王國財困的方法的細節道:「芬思加侯爵,卿說重整全國戶籍冊、裁減文官和軍隊中的冗員、降低商家利得稅率、賣掉沒用的東西這四種方法能解決我國的財困,能向朕詳細地解釋嗎?」


   奴隸少女醬認真的回答道:「奴隸少女就從重整全國戶籍冊開始說吧。重整全國戶籍冊的目的就是讓全國國民的身份得到紀錄,借此掌握這個國家現時真實的人口數字,以便徵稅。在席諸位也知道這個國家在之前的內戰中損失了不少人口,又因菲魯達地區一事而增加了不少人口,但若是要各位即時說出全國人口總數,相信大家也說不出吧?因此,重整全國戶籍冊便是必要。得知了全國人口總數和比例分佈後,便能依此製作合適的稅制以獲取最多的稅收,亦能避免因存在未紀錄在案的隱形戶口而出現逃稅、漏稅的情況。」


  里茲迪哈堡女公爵聽到後,一臉認同道:「的確,妾身之前只顧安頓因討逆戰爭而流離失所的國民和照顧他們的日常需要,忽略了重整全國戶籍冊的必要性。妾身之後會馬上處理此事。」


  奴隸少女醬點點頭,繼續說道:「裁減文官和軍隊中的冗員的作用就不用多說,奴隸少女相信梅普史諾公爵、梅普史諾公爵夫人和里茲迪哈堡女公爵應該能處理好。至於降低商家利得稅率……」


  曼撒王打斷奴隸少女醬的話,發問道:「先打斷卿的話,朕有疑問。降低商家利得稅率不是會令稅收減少嗎?此法如何能解決我國的財困?」


  奴隸少女醬笑了笑,回答道:「曼撒王您說的不錯。常理來說,降低商家利得稅率會令稅收減少,但這是短期的影響。長遠而言,降低商家利得稅率會令更多商家為了減少成本而在這個國家投資,繼而令這個國家的經濟得而增長,增加可獲得的稅收,最終積少成多,達致增加稅收收入的目的。」


  曼撒王茅塞頓開地說:「原來如此,朕明白了。」又問道:「那賣掉不用的東西又是甚麼回事?」


  奴隸少女醬用像是沒甚麼大不了的語氣說:「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把王家寶物庫中的珠寶、武器、藝術品、空有王家直轄地之名的未發展土地等這類留着沒用的東西賣掉,以換取金錢。」


   檀般倫伯爵終於回過神來,並插話道:「閣下是甚麼意思!?竟然把王家寶物庫中的珠寶、武器、藝術品、王家直轄地稱為『沒用的東西』,並建議賣掉!?這不是……」


  「損害王室的尊嚴和驕傲對吧?」 奴隸少女醬冷冷地說。她又繼續說:「如果保留這些『王室的尊嚴和驕傲』比讓這個國家富有起來更重要,那悉隨尊便,奴隸少女就失陪了。」說完便作身離去。


  曼撒王連忙制止奴隸少女醬,但奴隸少女醬以沒有抑揚頓挫的語氣說:「奴隸少女就先行離去,改日再來拜訪曼撒王您。離開之前,奴隸少女姑且忠告曼撒王您注意披圖溫族,也要注意身邊的人是否真的值得信賴。」然後便揚長而去。

--------------------------------------------------------------------------

作者:大家好,我是作者瘋帽兔!事隔一星期,我們又見面了。最近兔子現實真的頗忙,只能拖到距離上一話已經一週後才能更新,而兔子亦預見接下來的短期內也會是這樣。有見及此,兔子決定接下來的一個多月也是維持一週一更的頻率更新,希望大家不會介意。關於這話的內容,不知大家喜不喜歡呢?兔子很期待與各位多多交流,大家不介意的不妨多多留言喔!


稍微劇透一下,下一話會是以第一視角來寫,希望大家會喜歡吧!那麼,我們下一話再見吧!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