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話 匆匆作結的戰爭

回到神殿後,托利尼王子與假扮成見習神官的卡瑪王子會合,並對他說:「孤決定明天便回國,你去收拾行裝吧。」


  卡瑪王子一臉詫異地說:「明天!?王兄不是在開玩笑吧?」


  托利尼王子冷冷地說:「君無戲言。快去準備吧。」


  卡瑪王子灰頭土臉地回應:「我明白了。」然後又忸忸怩怩地問道:「敢問王兄,到底為甚麼要急着回國呢?雖說這個國家的愚蠢貴族『反叛軍』和披圖溫族也失敗被擒了,但我國勇士不是還佔上風嗎?」


  托利尼王子嘆了一口氣,沉默了一會才緩緩地說:「那只是暫時而已。孤低估了那個人的能耐和這個國家的人的實力了……不論是上次的烏宛病藥物,以至這次的火攻,很大機會是身處千里之外的那個人在背後出謀劃策,然後由這個國家的人執行。孤沒想過那個人竟然可以做到決勝千里之外,也沒想過這個國家的人這樣有能耐,能夠執行如此大規模的計劃。雖然現在我軍仍佔上風,但孤有預感那個人肯定會令這個國家顛覆這樣的戰局。這次是孤輸了……在這成王敗寇的舞台,敗者就是要從舞台上退下來。快去傳孤口喻讓我軍做撤退準備,孤和你兩個也要做好回國準備,不然我方所有人連活着退場的機會也沒了……」


   卡瑪王聽完托利尼王子的話仍然不太懂兄長的用意,但隱約理解到自己不去準備,二人便會被殺。於是便懵懵懂懂地點頭,然後命人傳達托利尼王子的旨意,讓「畢斯卡斯奧共和國軍」盡快收拾好行裝回國。




   另一邊廂,大敗了反叛軍和披圖溫族大軍的莫爾格斯王國眾人正在商議消滅披圖溫族殘黨和「畢斯卡斯奧共和國軍」的方法。曼撒王坐在國王辦公室的王座,一邊喝着艾莉西亞剛泡好的紅茶,一邊一臉無奈地看着眼前的大臣們在唇槍舌劍地爭論到底該採用哪個作戰方案。


   「事情為何會變成這樣子……」艾莉西亞花容失色地對曼撒王驚嘆,而曼撒王只是苦笑聳肩搖頭,然後把被嚇到的艾莉西亞抱入懷裏。


  這時,大臣們的爭論聲停了下來,然後眾人望向曼撒王,異口同聲地大聲「質問」曼撒王說道:「陛下!您既然有空能與王后殿下卿卿我我,定必有了主意吧!?不知陛下的聖意如何!?」


  曼撒王頓時被嚇了一跳,馬上鬆開了懷中羞紅了臉、不斷喃喃着「王……王后殿下……」的艾莉西亞,然後又再次擺出從容不迫的樣子說:「朕可是有在思考的!朕打算……」




  時間稍微回到被俘的反叛軍和披圖溫族剛進城門,正在遊街的時候,一反常態地身穿禮服的艾莉西亞匆匆忙忙地闖進了國王辦公室。


  看到背對自己,一副不敢鬆懈、全身也繃緊起來的樣子的曼撒王,艾莉西亞喜孜孜地對他報告說:「陛下,我們贏了!」


  聽到艾莉西亞的話,曼撒王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過了一會,他忍不住從口中漏出「啊?」的一聲。艾莉西亞被曼撒王的反應逗笑了,「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這時曼撒王不斷反芻着艾莉西亞的話,並慢慢反應過來。終於理解到王國軍取得勝利、王都已經解圍的事實後,全身放鬆起來的曼撒王便突然高喊一聲「太好了!!!」,並把艾莉西亞拉進懷裏抱着她轉圈,甚至親吻了她的臉頰幾下。


  「陛……陛下,妾身好暈啊……」轉了數圈的艾莉西亞臉色發白地對曼撒王說。


  「抱……抱歉!朕太高興了!」曼撒王連忙道歉,並放開了艾莉西亞。


    臉色蒼白的艾莉西亞癱坐在沙發上,擠出微笑對曼撒王說:「不要緊,妾身剛才也太得意忘形地闖進了陛下的辦公室。」


  二人因而相視而笑。艾莉西亞休息了一會後,臉色再次變得紅潤起來。


  「陛下,臣是阿黛釋歷伯爵,失禮了。」門外突然傳來阿黛釋歷伯爵的聲音。話音剛落,阿黛釋歷伯爵便把門推開,而艾莉西亞馬上反射性地從沙發站起來。阿黛釋歷伯爵進入國王辦公室後,四位隨軍的大臣也跟着進入國王辦公室。緊接着,梅普史諾公爵、里茲迪哈堡女公爵和檀般倫伯爵也來到了國王辦公室。當眾人也圍在國王辦公室的辦公桌前數步之外,準備商討後續事宜時,眾人此時才留意到艾莉西亞身上並非平常的侍女打扮,而是以極為高級的布料打造的禮服。


  曼撒王見到眾大臣也露出驚訝的表情,便解釋道:「朕本來就打算與作為行宮伯爵千金的艾莉西亞定下婚約,所以朕命艾莉西亞這幾天穿上禮服習慣一下,準備日後在王都眾人面前舉行訂婚儀式。」


  聽到曼撒王的說法,眾人分別露出不同的表情。有人對於平日看似普通侍女的艾莉西亞的行宮伯爵千金身份感到驚訝;有人一副早已料到的樣子;也有人對於訂婚一事毫無先兆而感到錯愕。


  曼撒王接着又說:「嘛,我國仍然存在外憂內患,婚約之事亦不會在戰事結束之前推進,諸卿放心吧!」

  

  話畢,曼撒王便抽出放在懷裏的錦囊,並說:「根據芬思加侯爵信中的留言,朕手中的錦囊載有解決剩下來的問題的方法。然而,朕看過裏面的內容,裏面只有兩幅畫滿密密麻麻記號的地圖。」


    說完,曼撒王把兩幅地圖並排放在桌上。眾人陸續向前圍觀之際,艾莉西亞離開了國王辦公室,前往廚房命人準備曼撒王和眾位大臣的點心和紅茶。


  看到兩幅地圖的內容,熟知軍事的梅普史諾公爵、帕砬達伯爵、烏拿卡夫伯爵和康諾史魯子爵便理解了奴隸少女醬的意圖,分別露出了不同的表情。正當其他的大臣仍在沉思兩幅地圖的意思時,檀般倫伯爵忽然想到甚麼地大喊道:「這兩幅不也是漢博爾城的地圖嗎?有甚麼區別嗎?那個人,芬思加侯爵,到底是想幹甚麼?」


  康諾史魯子爵意味深長地說:「麥斯米利安,不,芬思加侯爵大概是想陛下作出選擇。」


  檀般倫伯爵問道:「作出選擇?」


  梅普史諾公爵接着說:「大概就是陛下是否要御駕親征。」

  檀般倫伯爵聽到梅普史諾公爵的回答後,忍不住喊道:「怎麼可以讓陛下到前線這樣危險的地方!?芬思加侯爵是瘋了吧!?」


  阿黛釋歷伯爵這時說:「我倒是覺得那傢伙,不,芬思加侯爵不會無緣無故便提出要陛下御駕親征的主意。」


  就這樣,大臣開始爭論起來,而艾莉西亞剛好從廚房推着點心和紅茶回到了國王辦公室。艾莉西亞試圖搭話道:「各……各位,要不先停下來吃些點心、喝口紅茶休息一會吧?」


   然而,除了曼撒王和里茲迪哈堡女公爵,並沒有人理會艾莉西亞。曼撒王和里茲迪哈堡女公爵只好一邊吃吃點心、喝喝紅茶,一邊旁觀着大臣們的唇槍舌劍,而艾莉西亞被眼前的境況嚇到,因而發生了剛才描寫的事。


   


   時間也再次回到曼撒王被大臣們質問後,把懷中的艾莉西亞鬆開的那一刻。


  曼撒王從容不迫地說:「朕可是有在思考的!朕打算御駕親征,以振軍心。現在我國軍民人心不安,朕作為一國之君若是不身先士卒,何以讓國民安心!?」


  聽到曼撒王的發言,反對御駕親征的大臣們也不好再說甚麼。曼撒王隨即下令道:「梅普史諾公爵、阿黛釋歷伯爵和康諾史魯子爵,爾等準備與朕御駕親征漢博爾城。帕砬達伯爵、烏拿卡夫伯爵、吉蒲荷夫伯爵,爾等三人則領軍前往洛特坦城援救梅普史諾公爵夫人。其他人則留守王都,以防敵軍來襲。」


  冷靜下來的艾莉西亞這時憂心忡忡地看着曼撒王,眼神裏流露着不希望愛人親赴戰場的想法。曼撒王見狀便露出他自認為最帥氣的表情對艾莉西亞說:「放心吧,朕在這次戰爭回來後,便會與妳定下婚約的。」  


   如果奴隸少女醬在場的話,她肯定會吐糟曼撒王「這是在立死亡旗幟啊!」。然而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這個概念,所以也沒有人說曼撒王的話有甚麼問題。相反,當眾人見曼撒王和艾莉西亞含情脈脈地看着對方時,便已經很識相地退出國王辦公室了。




   曼撒王決定御駕親征的數天後,本來被圍困在洛特坦城的梅普史諾公爵夫人派來的人傳來消息:從中毒狀態康復過來的梅普史諾公爵夫人已經連同深受王都解圍消息振奮的洛特坦城軍民把披圖溫族殘黨擊潰了,現在正率軍回王都覆命。收到這個消息後,曼撒王馬上命人通知本來打算讓其營救梅普史諾公爵夫人的帕砬達伯爵、烏拿卡夫伯爵和吉蒲荷夫伯爵,讓他們也留守王都。


  緊接着,托利尼王子便前來覲見曼撒王。見到曼撒王後,托利尼王子恭恭敬敬地單膝下跪行禮,並開口道:「陛下,作為神官的吾打算遵循神殿長的願望,為陛下進行平息神憤儀式。還請陛下批准吾環繞全國一周進行儀式。」


  曼撒王聽到後大喜,沒多想便批准了托利尼王子的請求。然而,曼撒王並不知道這只是托利尼王子逃回母國的借口,而這也成為了曼撒王日後其中一項感到後悔的事。




   與此同時,在漢博爾城外的大多數的「畢斯卡斯奧共和國軍」也依照托利尼王子暗中下達的命令在兩天前撤退了。話雖如此,某些立功心切的「畢斯卡斯奧共和國軍」軍官卻拒絕接受托利尼王子的命令,繼續包圍着漢博爾城。


  站在漢博爾城城牆上的卡諾威施尼亞侯爵、阿康斯尼侯爵、拉比達侯爵,以及後來試圖前來解圍但失敗的嘉仕裘伯爵和比斯吉女伯爵見狀,便一致決定反守為攻,主動出城突襲眼前的「畢斯卡斯奧共和國軍」並將其殲滅。


  就這樣,這次被後世稱為「莫爾格斯護國戰爭」的戰爭,在曼撒王還沒御駕親征、奴隸少女醬在此次戰爭中的最後一策不為世人所目睹的情況下,以歷時兩個月之久落幕了。

---------------------------------------------------------------------

作者:大家好,我是作者瘋帽兔!相隔差不多一個月,又再次與大家見面了!最近兔子愈來愈忙了,所以這樣久才完成本話,希望大家能原諒兔子吧。為了表示兔子的歉意,以及令讀者們更能了解和想像出作品中出現的地方的地理,兔子弄了一幅莫爾格斯王國的地圖放在下面,希望大家會喜歡吧!


說回作品的內容,這次的標題不單是呼應文中的內容,也是兔子對本話的小小自嘲。不知各位又會不會覺得這結局太突然呢?另外,兔子重新修改了前面話數寫錯了或是不太合理的地方,大家有空可以去看看,試試能不能發現有甚麼改動呢!下一話會是事後處理,以及之後發生的事,大家可要繼續支持喔!


那麼,我們下一話再見吧!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