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pt.10 “小小的惩罚”(上)(18+)

Chpt.10 「小小的惩罚」(上)

    昏暗的房间里仅燃着安置在挂壁上的几支蜡烛,暖黄色的灯光照射着房间的中央,让四周的一切都显得模糊。窗户没有关紧,有丝丝风声钻入,仿佛听到声音时就冒出了寒意,而这风却又不是从背后吹来的。


    细小的呻吟和叹息伴随着不安的呜咽,和钻入房间中呜呜的风一起发抖着,貌似还是个少女的完美身躯被麻绳吊起伫立在烛光的焦点中。


    「你...你在哪里...不...不要...」


    一丝不挂的女孩一条腿被吊起,双手也被绑在背后,仅凭着一条腿和两条绳子的拉力勉强站立着。她的双眼被蒙了起来,黑暗带给她的恐惧让这骇人的风声和恶寒随之加剧,她的身体随着疲惫和不安的感觉颤抖、抽搐,嘴里呢喃着一个名字。


    「亚兰佐...」


    她所呼喊着的这个人正安静地坐在房间的角落里,使着法术让这个可怜的女孩连他那微小的气息都不再能察觉。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皮肤上反射出的细腻、温润的烛光,仿佛展馆中最显眼的那尊塑像,或是拍卖会聚光灯下的玛瑙珠,迷离跃动的光线随着女孩身体的抖动更加引人神往。


    因为双手被绑着,女孩的双肩被迫挺起,肩颈和背部迷人的线条在这种状态下能得到最好的体现,而她饱满的胸部也因此垂下成两个近乎完美的半球型,小巧的乳头随着紧张造成的肌肉收缩耸立了起来。匀称的腹部也被收紧了,还有两侧一起一伏的腰身,如果要选择下手,这处的吸引力完全不输给那对乳房。不过最具吸引力的还是那双美丽的腿,无论是长度还是肉感都恰好,左腿被麻绳吊起的同时也被勒得凹下去了一圈,可见这双腿弹性十足。至于臀部和股间,那要留到最后再享用。

    「亚兰佐...求求你!怎么样都可以...对我做什么都好...不要让我一个人...」


    她哽咽了起来,可爱的脸已经变得苍白,泪水浸湿了蒙眼的布,再顺着脸颊滑下。


    「这可是你自己索要的...阿纳丝塔夏...」

    ————


    内城的低迷气氛仍然笼罩着大街小巷,即使是些无关紧要的边缘居民即使风声再差也不难嗅到这股夹杂着奢华香气的腐臭味,前王留下的英明图治的景象仿佛只剩下层外壳。但经历了一系列事件后我却觉得所有的一切都不再匪夷所思,南方边境外的冰川中已有双无形的爪牙伸向了这个国家的腹地,仅仅是一口吐息便将这带着瘟疫的气息送入了王都。


    魔物毕竟是魔物,这不是没有道理的,纵使是被铁链拴住无法动弹的那些也仍有可能伤害到人类,教会的苛责和告诫却在这孱弱的外表下被撕碎在地,再被淬上几口唾沫。醉于肉欲的贵族们认为自己凌驾于神权,抑或是坚信自己早已受尽了恩赐,便我行我素,因而这个偏远岛国那不堪一击的架构便摇摇欲坠。


    那次事件已经过去了一周,这之后每天夜里我都会梦见相似的内容:一个样貌只有十三四岁的红头发魅魔爬上了我的身子,和我做爱。一个身材纤细的小女孩却如同艳丽的王后或是公主那样动人,谄媚地扭动着腰,时而凌驾,时而又示弱,让我将这娇小的尤物掌控于身下,她只是交缠着双腿迎接。


    可欢爱毕竟不能长久,这梦又直到早晨都不能醒来。在脑海中我激战整夜,醒来已是头昏眼花,只有两腿间的家伙倍感精神,还不得不先自行解决才能勒上腰带。而那副身躯和少女的娇喘总是呈幻觉出现,心跳因此快得难以忍受,血液和魔力则被迫涌向下体。这是被梅拉榨取之后的副作用,即使她还不是一个完全堕落的魅魔。和梦魔交合的影响已经到了如此地步。


    接踵而来的,阿纳丝塔夏这一周都在躲着我,不管是在店里还是在她的家,总是见不到踪影。


「我们老板不在哦,不过你付钱的话我也可以满足你的~」


    模样上和维罗妮卡年纪相仿的女侍向我抛着媚眼,虽然我遭受这魅魔的妖术侵袭,我的理智在告诫着我:这样做的话阿纳丝塔夏会毫不犹豫地给我的老二送上一颗子弹。


    「诶?你找安娜姐吗?她最近住到别的地方去了,我来这儿帮她看家的。」


    另一位年长些的女孩仅仅穿着内衣就打开了门,毫无防备地站在我身前,而她的身后是阿纳丝塔夏的家。


    「虽然不是工作时间,不过生意还是可以做的...」


    「告辞!」她的员工都一副德行!


    我不知道她闹别扭要闹到什么时候,在我需要她时她却消失不见,这让我感到懊恼。


    「我明明是为了救她...」


    不过为什么发狂的梅拉会无缘无故找上阿纳丝塔夏呢?


    「也许只是太饿了饥不择食了吧...」


    我的大脑除了那种事情外已经一片空白,好在最近学院内突然加紧了训练,我们这些无关紧要的课程都被挤占了,这样我们这些无关紧要的教师只需要每天到学校去露个脸,无所事事到下班走人就可以了。


    顺带一提,尽管学院走廊里挂的画所画的都是我那位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学生,但那种裸露的风格也让我难受得很。


    薇雅拉忒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她也和往常一样和维罗妮卡形影不离,而一天之中最让我不自在的就是和这两人打照面。


    「哟,亚兰佐老师,你好啊!」

    维罗妮卡总是挑逗地眨着眼从我眼前经过,自顾自地打声招呼,那头浓密而卷曲的金色秀发扎成的马尾随着她高傲的步伐从我的脸前甩过,而后是躲闪着眼神的薇雅拉忒安静地跟在她的身后。


    午休时间,我和往常一样独自到学院顶层的花园休憩。我尝试通过吟诵教会古卷来平复魅魔造成的躁动,可校长夫人的那尊雕塑后面传来的呻吟声却总是将我打断。我只得盘起腿坐在长椅上,用双手捂住耳朵,可每到要翻页的时候总难免要空出一只手来,那尖细的吟叫宛如吸血蝙蝠的嘶吼般刺耳。


    「你们好了没有啊!」我不耐烦地喊到。


    「嗯啊...再...再等一下!今天...呃呃...薇雅她...她兴致很好...」


    毕竟伤势才刚刚痊愈,估计这个小姑娘也压抑了很久了,不过听到维罗妮卡那丝毫不加遮掩的放荡的声音我的拳头不自觉地攥紧了。再我忍受了漫长的折磨后,这场闹剧终于在维罗妮卡刻意拖长的一声「噫——」的叫声后结束了。


    「你这症状持续了那么久还没有好转,有点反常呢~」


    维罗妮卡那张俏丽的脸上同时长了蛇的嘴唇和蝎尾样的舌头,即使只听到声音也能想象到她那副坏笑的嘴脸,隔着墙都能被这毒针蜇到。


    「被吸收的魔力越多副作用也会越严重,而你的副作用一直从你还是个哭鼻子的小鬼的时候一直持续到现在。」我不客气地反攻了回去。


    「啧啧,女孩子哭不是家常便饭嘛?我现在可还是你说的那个小鬼哦~」


    她从校长夫人的雕塑背后走出来,尽管这次她好好穿上了制服,可裙摆下就是两条裸露的白皙的腿,裤袜和手套都被她大大咧咧地搭在了肩膀上,另一只手拎着鞋子。经过训练的双腿健美而匀称,与之不搭衬的是脚趾甲被涂成了闪亮的粉红色。


    她见我盯着她的脚,便凑到我跟前来,得意地伸了伸脚趾。


    「嘻嘻,好看吧?这个是薇雅帮我选的哦~」


    她话音未落,后脑上便挨了一记敲击,整理好着装的薇雅站在她身后,双手抱在胸前显现出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哎哟哟,好痛...」


    「维罗妮卡,不许勾引男人。」薇雅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


    「怎么就勾引了嘛?明明欺负亚兰佐老师那么有趣...」


    「不行,就是,——不行。」


    「我知道了嘛...」


    维罗妮卡对着这个比自己矮小一些的同辈低头认错,她这副委屈的样子竟然让我在心中产生了一丝丝愉悦感。


    「亚兰佐老师这样的状态还要持续多久?」薇雅向维罗妮卡询问。


    「恐怕没有一个月是恢复不了了吧?何况现在阿纳丝塔夏正不高兴呢!」才过了几秒钟,她又挑起眉做出了一副坏笑的神情。


    「至少...让你不及格的权力我还是有的...」


    「哦哟,会怎么样?最多拿不到表彰吧?」她不客气地将左脚踩在了我身旁的椅面上,左手的手肘撑在膝盖上,做出恐吓的表情瞪着我。


    「如果维罗妮卡拿不到优秀表彰,薇雅会觉得她比不上让娜前辈。」薇雅冷不丁地从背后插了维罗妮卡一刀。


    「喂,怎么又拿让娜说事啊!」她一下子就泄了气。看来一物降一物,维罗妮卡的弱点便是薇雅本身。


    「但是薇雅会因此拿到表彰,所以请亚兰佐老师务必这样做。」


    我和这个懂事的学生默契地击了个掌。


    「不过我还是得感谢你,你救了梅拉。」维罗妮卡郑重其事了起来。


    「是吗?我只记得是某人强行把我和那个可怕的魔族关在了一个房间里。」


    「维罗妮卡,你居然做出了这种事?」


    「我...」


    维罗妮卡拉着薇雅,到一旁和她叽叽喳喳地解释了一会儿,也不知道用了些什么花言巧语,薇雅回来时变得一声不吭。


    「梅拉也许是比阿纳丝塔夏更有用的线索,克雷肖女士已经在利用她来开发亲族的追踪术式,很快我们就能知道南方那片魔物山脉的真面目了。」


    「是吗?那是不是可以放过我们了呢?」


    维罗妮卡做出一副「你想得美」的表情,但没有接着往下说。


    「那个女人肯定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因为她对她的母亲只字未提。」


    「随你怎么想都好吧。」我知道和她争论下去必定会无休无止,便草草停下了话题。


    「维罗妮卡,你要为亚兰佐老师的状况负起责任。」薇雅冷冷地说。


    「知道了知道了,那么...」维罗妮卡不怀好意地凑近了我,把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顺势岔开双腿,把我的一条腿置于两腿中间。


    「你、你要做什么?」我连忙后退,却差点撞翻椅子摔倒。


    「哈哈哈哈哈!薇雅,你看看他!」


    薇雅在一瞬间捂住了嘴,但很快又变回了那副没有表情的表情。

    ————


    趁着午休还没结束,几乎三个年级的女学员都聚集在了剑术训练场上,围绕着其中一个场三五成群地在议论着,一些好奇的男学员在远处观望,但由于女孩子们早就挤满了场地,他们也不得不保持些距离。


    无奈地,我穿上了全套的护具站在了场地的一角,手里持着我惯用的剑和匕首。尽管训练用的护具非常轻便合身,我还是觉得被罩在头盔和胸甲里的自己变得像个狗熊一样笨拙,却又没有熊那般的猛力,最难受的还要属被护甲牢牢抵住的不受控制的下身。


    一年级女学员薇雅拉忒站在场地的对角,也许是我这样的对手对于准骑士们来说太过微不足道,她只穿了护手和臂环,把不便利的带跟皮鞋换成了胫甲,除此之外身上穿的就是平时穿戴的学员制服。她只拿了一把护身剑,连平常标配的小型盾牌都没有带。


    「加油啊,亚兰佐老师!」高年级的女孩子们起哄着为我喝彩,我从她们的语调中听出了满满的讽刺。


    「薇雅,可别对亲爱的亚兰佐老师手下留情呀!」低年级的女生们则一点面子也不给我。


    与之相对的,中年级的学员们完完全全就是一副看戏的姿态,等着看她们的学妹三下五除二把我这个老师给收拾了。


    「笃笃——」口哨吹响,站在边线的维罗妮卡举起旗帜,一边挥手示意观战的学员们向后退些,而一位高一级的学员持着训练用的长矛、迈着大方的步伐走向了场地中央。她自信地露出了微笑,将长矛举平,示意我们双方走到场地中间。当她看向我时,她调皮地眨了眨左眼。


    「她是...」


    她就是维罗妮卡她们经常提起的让娜,据说是所有学员里面最优秀的,甚至连外貌都在这群光鲜亮丽的贵族小姐中独树一帜。她是贝尔蒂莉莉公主的贴身护卫,也从小就在王宫里侍奉着公主殿下。虽然经常给我交假条,甚至直接翘课,可次次考试她又几乎都是满分。


    这次我总算看清了她的尊容。年近十七岁的让娜身姿比同龄人都要挺拔些,也许是身高矮了些,又或许是因为锻炼得恰到好处,她的身材比早已成熟的阿纳丝塔夏还要丰满些,四肢也显得更为有力,却不至于失去少女的苗条。一头金发十分浓郁,颜色偏深,且发丝直顺,扎成两条马尾吊在身后,长及肩胛下沿。双眼如深邃的蓝宝石,面容却圆润姣好,带有些稚气,神情却比容貌成熟的维罗妮卡更显得沉稳和优雅。


    「准备好了吗,亚兰佐老师?」她的声音细却响亮,宛如丝弦。


    我点了点头,把视线集中在剑锋所指,让娜把长矛从我和薇雅之间撤下,双方碰剑行礼,正式开战。


    第一个回合,我选择被动防守,可薇雅根本不给我机会,大胆地上步调开了我的剑,又马上变手直刺我的心口。


    「笃笃——」维罗妮卡骄傲地吹响口哨,举起了薇雅一方的旗帜。


    第二回合,我尝试进攻,利用步长和臂展的优势突进,可薇雅单手拨开了我的剑,又快速地闪入了我的臂展内控制住我持匕首的手,反手用剑柄击中了我的脸,随后又一拳将我打倒。


    「笃笃笃笃——」维罗妮卡幸灾乐祸般的哨声引起了在场女学员们的欢笑,被让娜瞪了一眼后才安静了下来。


    第三回合,颜面尽失的我给自己上了所有能用的强化法术,力量、敏捷、视力,甚至是听觉,第一次接触后我勉强挡下了薇雅的三次劈砍和两次突刺,她随即发现了我用了法术,而后自己使用了速度强化,她特殊的体质让一般的强化法术效果倍增,在被强化了感官的情况下她的动作仍然变成了残影,绕到了我的身后用剑砍了我的脖子。


    「亚兰佐老师要变成无头骑士了哈哈哈!」一个女声调侃着。


    「无头苍蝇还差不多吧!」随后又是一阵大笑。


    「笃、笃笃笃——」维罗妮卡的哨声像是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骑士学院剑斗的规定,可以使用一切强化和干扰类的法术,但不能直接用法术攻击,我决定稍微利用下薇雅的弱点,在剑上附上了静电法术,又偷偷准备好了增强咒文。我卖了个破绽,故意让她用戴着护手的手抓住剑刃,在她夺剑成功准备使用踢击的一瞬间放出了强化咒,而后立马松开了剑柄向后退了一步。


    「咿呀!」强化静电进入了薇雅的身体,又被再次增强,这一下电得她七荤八素,站都站不稳了,直直地跪坐了下去。


    「耍赖!耍赖!老师耍赖!」低年级的女生喝起了倒彩。


    「好耶!终于扳回一分了!」高年级的女生们则仿佛期待着这一幕。


    「欸,那个小姑娘一时半会儿站不起来了吧?」在让娜的指示下,两个二年级的女孩子上来把薇雅抬了下去。


    维罗妮卡没有吹哨,也没有举旗,她愤怒地把口哨从脖子上扯下,连着手上的旗帜扔在了地上,怒气冲冲地走到了台子中间。


    「让娜前辈,让我教训教训他!」她二话不说捡起了薇雅的剑,把带跟的皮鞋脱掉随手扔到了场边,瞪大眼睛望着作为裁判的让娜。


    「这样...好吗?」让娜看了看我,我连连摇头。


    「胆小鬼!胆小鬼!」低年级的女生顺势起哄了起来,而其他两个年级的女生则露出一脸的狡黠,等着看好戏。


    「哎呀,这下老师可不妙了,把这个魔女给招惹了。」


    「哈哈哈哈,魔女要打人咯!」


    这次好像没有我选择的余地了,让娜只是悄悄对我说了声「加油」,便把长矛横在了我们之间。


    「开始!」


    没等我上前,维罗妮卡主动碰了我的剑,然后我只记得一阵天旋地转,我的脸和腹部狠狠地挨了好几下,回过神来我的脖子和一条手臂已经被维罗妮卡的腿牢牢地锁住。


    「喂,维罗妮卡!干嘛这样便宜他!」低年级的女生又叫了起来。


    「那个...维罗妮卡,你赢了...把老师放开吧,好吗?」让娜走了过来,猫下身子试图掰开维罗妮卡的「锁」。


    「让娜前辈,我要让她给薇雅道歉!」


    「哎呀!」她用力折了我的手腕,我疼得哇哇大叫,四周的看客们又一次哄堂大笑,我作为老师在这所学院里已经颜面扫地了。


    「听话,维罗妮卡!」


    让娜见劝不动她,就对她的软肋发动了瘙痒攻击,维罗妮卡扭动着身子企图躲避,却很快败下阵来。


「不要啊,让娜前辈!好痒的!」


    总算从束缚中挣脱出来的我松了一口气,立刻取下了头盔和护手,坐在地上大喘着气。我不敢把护甲也脱下来,因为此时我的下半身仍然没有消停。

    ————


    剩下的半天,我总感觉我周围充满了看待小丑一般的目光,有些女生从我身旁经过的时候竟认不出咯吱咯吱地笑了起来。而男学员们的神情则充满了怜悯,我只好盯着手里的文献,假装没有看到,却在一个拐角处和一个女孩子撞了个满怀。我及时反应过来,拉住了她的手,没有让她摔倒。


    「你没事吧?」


    「没...」


    我抬起头,看见了紧张兮兮的阿纳丝塔夏,被我攥着一只手。她被骑士团传唤,又担心和我在学院里打照面,因此低着头急匆匆地走路,却不巧正撞上了我。与上次在学院里见到她不同,她穿着工作时的服装,连女仆头饰都没有取下,在内城里这样的装束会被各种鄙夷的目光注视着,而拉着她的手的我也听到路过的女生发出「喝——」的惊呼声,不过看样子阿纳丝塔夏已经很面熟了,因此看清了她的脸后也就没再有更多的关注。


    「为什么,你一直躲着我?」


    「亚兰佐...你、你先放开我...」


    我放开了她,她转身就要逃走,我只好从她身后又抓住了她的手,这一次是直接握住了手掌。


    「你最近...还好吗?」我向她询问。


    「我很好...」她头也不回地回答。


    「你在生我的气吗?」


    「没有的事...」


    我们相继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她主动转过身,让我拉着她的手离开,于是我带着她回到了自己的家里,这是她第一次到我的住处。


    「地方有点小,请你别介意。」


    「这是...」她一眼就注意到了维罗妮卡挂在我客厅里的那幅画,因为摆了很久,我已经忘记了有这回事。


    「不要!」


    「维罗妮卡?!」她惊呼着,没等我拦住她,她的手就触碰到了那幅画。


    我赶紧接住她瘫倒的身体,把她安置在沙发上,等待她从画像的法术中恢复过来。没有支撑的身体自然而然地靠到了我的身上,混合着啤酒味的香气钻入我的鼻孔中,魅惑术的残余再一次在我的体内躁动。


    「要不要...」我的手扶着阿纳丝塔夏柔软的腰,她胸口处诱人的曲线从女侍的服装的宽大缝隙中露出,我的手忍不住向上游走。


    「不行...会被她讨厌的吧...」我强压下躁动。


    「可是...明明我们是恋人...」


    话虽如此,没有得到她的允许的话...


    「那...只是这样的话...」我把她的身体拥抱在怀里,贪婪地享受着挨身上的柔软触感和她身上散发出的芳香,让过分的躁动得到些许的满足。


    「亚...亚兰佐...」在幻术中,她的脸变得潮红,身上也在发烫着,我不由得将她抱得更紧了些。


    过了一会儿, 她逐渐苏醒,却发现她的双手已经缠上了我的腰间,便连忙弹起,潮红的脸因为尴尬变得更加红了。


    「我...这是...不对!为什么你的家里会有...为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她慌乱地甩出一大堆疑问,我却不准备向她解释,只是把手指抵在了她的嘴唇上。


    「我...解释不清楚的...」


    「到底为什么...」她小声地呢喃着。


    「......」


    接着又是一阵沉默。


    「对不起,阿纳丝塔夏。」我率先发声。


    「什、什么?」她躲闪着眼神。


    「对不起。我从来没想过利用你...」我抓住了她的手。


    「我...这...」


    她咽了口唾沫,随后慢慢将眼神挪向了我,只是不敢看着我的眼睛。


    「我知道的,亚兰佐...我知道的...你不会这么对我,但是我...」


    她把一些话咽了下去,只是缓缓将身子靠在了我的怀里。


    「亚兰佐...请你...惩罚我吧...」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