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最糟糕的遭遇戰

第三章 最糟糕的遭遇戰



隨著四人不斷的接近,黑袍人也慢慢的向着四人前進,雙方都在互相距離縮短到三米後停下了。


「雖然也已估到是針對我們而來,但也姑且問問你的目的吧。」抱著試探一下對方的心態,薩麥爾開口問了對方出現在他們面前的理由。根據他的經驗,專業的刺客往往不會透露任何資訊給對方,面前穿黑袍的人如果是專業的話甚至可能一言不發就立刻進攻,所以他即使是在發問時仍在警誡著對方可能發起的突擊。


「可以呀,我會出現在你們面前,就只是為了把你們綁架去另一個世界,所以如果你們能乖乖配合的話那就真的幫大忙了,是的。」


居然真的回答了。雖然從聽起來有點怪的中性聲音中幾乎得不到甚麼有用的情報,但刺客主動透露情報給目標在薩麥爾眼中就只有兩種可能。考慮到面前這人實力甚至有可能超越尤利西斯,他很快便排除了眼前這人是門外漢的可能性。


「對他來說透露情報這舉動並不危險,也就是說他對於打贏我們有十足的把握嗎。。。」


「對喔,反正你們最終也會敗在我手上所以沒所謂,是的。」


「別開玩笑了!!」已按捺不住的邪龍直接把他巨大的前爪插入地面並向黑袍人發出毀滅性的音波攻擊『龍吼』。同時尤利西斯亦把他的法杖指向黑袍女並試探性的發射了高速直線前進的雷擊魔法。直線飛行的雷電和範圍逐漸擴大的音波合體攻擊很快便命中目標,其威力在命中目標後仍未減退,混合了雷電的音波對黑袍人身後廣範圍的事物做成了無法修復的破壞。


「糟了,又弄得塵土滿天飛了,要我再來一次『龍吼』把阻擋視線的煙塵振散嗎?」


「呀啦,這破壞力還真是恐怖呢。雖然打不中我但仍值得表揚一下。」


尤利西斯立刻改為發動風魔法把煙塵吹散,然後眾人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懾住了。除了黑袍人仍完好無缺的站在同一位置外,攻擊在地面留下的直線坑道在來到黑袍人所站立的位置前忽然改變了方向避開了目標,即是說本來是直線前進的攻擊被黑袍人以未知的方法干涉並強行改變了路線所以擊空了。


「這種事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就只是很簡單的在被打中前扭曲了身邊的空間而已。」說完的黑袍人稍微揭開了自己的黑袍的前端,並從揭開後同樣被幻術遮蓋的開口位伸出右手,拾起了一條掉在地上的樹枝。


「好了我們就別浪費更多寶貴的時間了,你們所有人一起上吧,這才是我所期望的發展,一場能讓我打得盡興的戰鬥呀」


在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後,莉莉絲立刻開始幫薩麥爾施加各種增益和加護。本來莉莉絲能用的所有魔法都是由尤利西斯教導而學回來的,效果並比不上精通各式魔法的尤利西斯。但現在的尤利西斯正火力全開以各種魔法從每一個角度攻擊黑袍人,因此薩麥爾選擇不要使尤利西斯分心。


過了數分鐘後,以黑袍人為中心的大範圍草地已變得面日全非,但最關鍵的黑袍人仍毫髮未傷,甚至連他拿在手中的樹枝也仍在。與之相反尤利西斯卻已很明顯的消耗了大量魔力和體力,現在正在大口喘氣。


「真厲害呢,火、水、地、風、雷、光、暗、召喚和創造魔法,甚至身為不死者理應用不了的神聖系魔法,你居然都能活用自如,在我見過的所有魔法吟唱者中也是頂尖的水準呢~雖然也仍是打不中我啦」


「薩麥爾君,邪龍君,看來我的魔法對他完全無效,攻擊全都被扭曲方向或被他瞬移避開了」


「沒問題的,你就專心負責助攻和保護好莉莉絲吧。要上了邪龍兄!」


「喔!」


兩人果斷的衝向黑袍人。走在前方的邪龍先是抬起了其厚重的前爪並朝黑袍人狠狠的揮下,但被黑袍人往後一躍避開了。邪龍的前爪在擊中地面後直接把地面打凹,地面立刻出現了數條往外擴散的裂痕。人還在空中的黑袍人立刻被邪龍以極近距離發出的『龍吼』攻擊,但這次的攻擊在來到黑袍人前時卻直接消失了,在一秒後反而出現了在薩麥爾前。


薩麥爾正在全力向前衝,在察覺到不妥時已來不及閃避。尤利西斯在遠方見狀立刻發動了魔法,在薩麥爾前的地面迅速生成了多面土牆,但這也只能降低攻擊的些少威力,音波在瞬間粉碎土牆後直接命中薩麥爾,胸前的的輕鎧被震碎,薩麥爾也被衝擊波震飛。


薩麥爾倒地後,莉莉絲和尤利西斯立刻沖上前並對他使用治療魔法。但同時隨著一聲慘叫,邪龍整隻左手從肩膞處被黑袍人用樹枝一下子斬斷了。右手按著傷口並立刻拉開距離的邪龍,此刻全身都已佈滿長長的傷痕。


「不可能,居然用一支樹枝斬掉了邪龍君的手。。。」莉莉絲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


「也沒甚麼特別啦~我就只是把樹枝自身的時間停住並從這個世界割離,令身處這個世界的你們不管如何也傷不了亦擋不住這支樹枝而已。好了,那麼打到現在我也已滿足了,看來也差不多是時候該收尾了,是的。」


下一秒,以黑袍人為中心,整個世界的時間被暫停了。接着黑袍人慢慢走向剛被治療好的薩麥爾,並開始自顧自的說起話來。


「說起我好像還未看過這傢伙出招呢,要不要也給他一個在我面前表演一下的機會呢?」黑袍人側頭想了一想後搖了搖頭。


「還是算了吧,今天都算盡興了,還是稍微弄傷一下那邊的幼女削弱一下她的戰力。。。」


就在黑袍人看向莉莉絲而短暫分心時,判斷距離已足夠近的薩麥爾立刻讓火焰纏繞在自己的拳頭上並向幾乎毫無防備的黑袍人身上如水銀瀉地般連續打出了很多拳。隨著薩麥爾的拳頭不斷的擊中,神秘人的黑袍亦被愈來愈多的火焰纏繞並持續燃燒着,直到薩麥爾打出的最後一拳火焰拳,黑袍人身上的火焰熱度因超越臨界點而引發了大爆炸,整個人被炸飛了十來米。


在黑袍人被打飛後,被停止了時間的世界瞬間恢復了運轉。而因時間被停止而變成了雕像的三人,也恢復了行動力,現在尤利西斯正在對失去了左手的邪龍使用治療魔法。


「弟弟喲,你把那穿黑袍的人打倒了嗎?很厲害喔,真不愧是我的弟弟呢~」莉莉絲一從時停的效果中解放便立刻飛奔到薩麥爾身後並一把抱住了他(的腰)。


「莉莉絲先等一下,雖然能確認有誘爆但感覺不到得手時該有的手感」 薩麥爾輕輕的推開了剛開始用臉在蹭自己的莉莉絲並看向了黑袍人倒下的位置。「恐怕這場戰鬥還未結束,以防萬一莉莉絲妳還是先保持一下距離吧。」


「要叫莉莉姐啦!」


正如薩麥爾估計的一樣,黑袍人再次出現在眾人的視線內,身上的黑袍不但沒有任何血跡,在經歷完火燒和內部誘爆後卻只是留下了數個被火燒穿的洞,露出了內裏的雪白肌膚。


「真沒想到呢~你居然擁有時停抗性。。。啥?」


不只是黑袍人有這反應,正站在數米外的薩麥爾和莉莉絲,甚至在更遠處治療中的邪龍和尤利西斯,亦同樣錯愕不已,因為黑袍人說這句話時並非用那聽起來很怪的中性聲音,而是用女姓的聲音說的。


「。。。原來如此,變聲器被燒壞了呀,難怪又變回本來的聲音了。」


「居然是女的,還真是意料之外的發展呀」


「是男是女也沒差啦,反正等待你們的命運也不會因此有絲毫改變。」黑袍人---黑袍女說完後再隨便撿起了另一根樹枝,薩麥爾也重新擺好備戰的姿勢。


戰鬥至此正式進入第二回合。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