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誤會的開端

一個風和日麗的星期四早晨,我例行性的來到諾蘭伯爵領寒暄。


由於眷屬的存在,不用擔心下屬貪污,相比起人類吸血鬼貴族們比較不需要事必躬親。


因此,導致我們有了非常漫長的悠閒時光,直白點來說就是沒事做。


所以吸血鬼的社交活動十分發達。


盧娜怯生生地抓著我的衣袖,她是最近才開始跟著我四處鬼混…美其名曰“歷練”。


拜訪眾多夥伴以穩定關係,是政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而諾蘭伯爵家就是伯倫侯爵家的眾多政治夥伴之一。



"早安,諾蘭伯爵。"


我露出制式化的笑容,向諾蘭伯爵道過早安。


雖然我們是侯爵家,但我只是一個小輩,禮貌還是要有的。


"早安,盧卡。"


當我走下馬車,正想如往常一樣閒話家常時...


"誒~" 遠處傳來了傳來了一聲驚叫。


嗯?似乎是從宅邸的方向傳來的?


話說,人聲能傳那麼遠嗎?


難道用了擴音魔法?


有點好奇呢。


"我也跟去看一看?"


"應該是哪位僕人打碎東西了吧。還真是抱歉,不介意的話就一起看看吧。"


"嗯。"


語畢,我催動魔力在腿上構成了一個加速的術式,之所以叫術式而不是法陣,是因為它簡單到不能算是法陣。


諾蘭伯爵見狀也構成術式跟了上來,期間兩人不忘閒聊。


"僅僅十一歲就能如此輕鬆的構成一階術式,盧卡你真是未來可期啊。在成年禮上一定能大放異彩吧。"


"啊哈哈,伯爵您過獎了。"


然後,容我提醒一下您的一個小錯誤吧。


這個術式是二階哦。


基於禮貌,我並沒有說出這句話。



來到大廳,諾蘭伯爵隨手抓住一名僕人。 "聲音是從哪裡發出來的?"


他愣了一下,隨後指向二樓最內側的一個房間。


伯爵臉色一變,直接發動了飛行術式。


雖然我也能勉強發動,但是會導致精神消耗過大,所以我順理成章的抓住了他的手。


"怎麼了嗎?怎麼突然開始趕路了?"


"這是...索菲的房間。"在一問一答間,我們二人就已經來到了房門口,他推開房門,而我則跟在他身後。


諾蘭夫人似乎原本就在附近,在房內向我們二人點了點頭。


...那就是四年前,哦不,現在是五年了,突然陷入沉睡的那個索菲嗎?


據說她在6歲時突然昏厥,許多名醫都嘗試過醫治,但診斷結果全都是靈魂耗弱。


但她昏倒時才六歲啊...六歲怎麼可能靈魂耗弱?那可是活了幾千歲的老怪物才會有的症狀。


據說當時的財產消耗甚至使在伯爵圈子中如日中天的諾蘭伯爵家被迫退居二線。


後來,她的醫治被放棄了,但那些損耗可不會隨著放棄而返還。


這件事至今依然是茶餘飯後的談資。


停止關於她的思考,我抬頭看向本人。


好、好可愛...


從出生來就從未修剪過的長髮披散在床上,而那如寶石般的,罕見的純黑瞳孔此刻正疑惑又有些驚訝的盯著我。


"現在是...魔王歷928年,我11歲?" 稚嫩卻充滿誘惑力的聲音打斷了我無禮的觀察,她的雙眸依然保持著渙散問道。


“妳怎麼知道?” 伯爵疑惑道。


索菲在鴉雀無聲的房間環視一周,隨後將視線落在我的身上。


“他說的。” 她伸出白皙的手指著我的方向。


嗯?剛才不是完全沒人說話嗎?


諾蘭伯爵笑著解釋道:“她可能睡太久,出現幻聽了。”


啊,原來是這樣嗎?畢竟得了那種怪病,精神出現狀況也是很正常的。


“原來如此,這也難怪呢。”


伯爵轉身面向幾乎塞滿房中的傭人:“沒事的話,就先回去做各自的工作吧。”


然後轉過身對著歉意一笑:“內人去泡茶了,請容我去一趟化妝室。”


“啊,好的。”


隨著房門關上的聲音響起,我、盧娜和索菲小姐相顧無言,陷入了沉默。


得找個話題…


唔,就聊關於書的事吧,據說她在昏迷前非常愛讀書。


呃,書的話...


"剛才,謊話,為什麼?"


她的主動發話讓我鬆了一口氣,但話語的內容卻讓我一怔。


嗯?什麼謊話?


啊,難道她還是認為我剛剛在說謊?


這幻覺也太嚴重了吧,真是可憐的孩子。


雖然說是孩子,但我跟她其實同歲就是了。


不過由於幾乎沒有運動而發育不良,她的身體十分嬌小,所以對於她的年齡很容易產生誤解。


不過,說不定是我在無意識中說了?


應該不太可能啊...


"我剛才說了'五年'嗎?"


"沒有。"盧娜搖搖頭,也沒有任何相關印象。


我無奈的看向索菲小姐 "真的沒有呀。"


"我,大概,聽錯。"她似乎終於接受那是幻覺的事實,主動轉移了話題。


"你們,名字?"


唔,我居然忘記了最基本的禮儀...


"啊,我還沒自我介紹呢。我們來自伯倫侯爵家,我是盧卡,她是盧娜。"


她也禮貌性的回答道:"我,索菲。索菲 · 諾蘭。"


在諾蘭伯爵回來前,我們聊了很多文學作品,她似乎有一套自己的見解。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