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重生係荒山野嶺

    「呢度……喺邊度嚟?」青年雙目逐漸睜開「我嚟咗異世界?」佢慢慢起身觀察周圍,發現自己處於荒山野嶺,有喺前世見唔到嘅植物,空氣亦都好唔同,特別清爽。


   「我咩衫都冇全裸,屌呀。」佢係度抱怨冇衫著同一時間,發現身體有異樣「……我咁樣點行路呀。」咁樣講身體就開始有變化,變得稍為正常少少「好彩可以縮埋……」


    佢再望下自己身體「好在係有得調節嘅啫,身體變到咁樣……我己經唔係人,又有鱗片、又有翼、有條尾、啲手手腳腳仲成隻爪咁樣……成隻龍人咁樣……唯獨塊面係人樣。」


    「對翼同埋條尾可以收埋,隻手同埋腳仲有啲鱗片。」而家佢嘅身體睇上去比較似一個人。


    周圍環境同青年所認識嘅大自然唔同,比較起佢所認識嘅綠色自然,呢度似係畫家用盡一切辦法用最鮮豔,但又唔會失真描繪嘅虛構大自然,有外星般植物,天空有不只青藍,周圍有唔同動物面貌。


    青年將目光轉移到佢嘅腳下「呢啲鱗片厚到幫我整咗對鞋,好事嚟嘅。」 周圍探索呢片異常鮮艷大自然,係呢個時候,佢停低咗腳步,抬頭望住個天「嚟到異世界就唔會用之前嘅名……普頓,而家我嘅名係普頓・戴・雷瑟。」 


    荒山野嶺生存從劈樹開始,佢附近見到一嚿大石頭,輕而易舉單手就攞起咗石頭,佢好驚訝「唔只係外貌變化,而係真係有實質身體體能上嘅變化……」佢望咗一下身後嘅翅膀,「唔通我……可以……飛?暫時唔好理呢啲住,我要整工具先。」


    用咗啲時間佢搵到一棵大小適中嘅樹,普頓由單手改為雙手舉起石頭,佢然後用力一掉,嘭!石頭撞爛咗一部分,樹幹直接斷咗一部分,仲有部分係黐住,但亦都好快承受唔住發出依──依依聲,樹幹應聲倒地……「我冇諗會咁大力,不過係唔使掉咁多下嘅情況底下算好。」


    佢用石頭撞爛咗嗰一部分嚟打側支,側支係一啲粗嘅樹枝,大小適合做石斧握把。 用小石頭打個窿落打到咁上下,然後搵咗相對薄少少嘅石頭,之後搵咗一個比較粗嚡嘅石頭用嚟磨刀刃。佢喺度諗,要點樣先可以用盡曬啲木整工具?


    突然有黑洞出現!嚇到普頓仆咗落地,驚嚇令佢忘記疼痛,指住黑洞話:「點解會有黑洞!」、「但係佢冇吸我入去,唔通呢個係……」 佢嘗試將成條樹幹掉落去個「黑洞」裏面, 然後心裏面諗「唔用」,個「黑洞」消失咗。


    普頓佢就明白啦「原來係空間袋……我相信異世界第一個發現空間袋嘅人,反應應該係咁?啲書入面描述都只不過係個魔法陣,又或者一個黑色嘅盒,現實見到咁嘅嘢真好恐怖,比望住超現實主義油畫更加嘔心。」、「不過真係好大力!異世界嘅人全部都係怪物。」佢心裏面咁樣諗。


    一諗到異世界就點解會忘記魔法,究竟係點樣先發動到。想像力腦補?有公式可尋?定身體本身就已經識?保持住呢啲疑問,佢開始尋找方法嚟用魔法。


    心中諗起以前好鍾意,好型嘅魔法……嘅元素,喺普頓諗緊啲嘢嘅時候,佢嘅雙眼係合埋咗。


    佢聽到一啲動靜「……得咗嚇?」擘大返對眼嘅時候,佢唔知點講好,有十個唔同屬性嘅球出現咗。「一下子就有十個唔同屬性……火、水、土、岩、金屬、木、風、光、黑、同埋純粹的魔力,就咁睇落去就係呢十個。」佢望咗一下呢球,再望下自已「我都唔知係呢度自已係正常定唔正常。」


    「睇嚟係身體本來就識同埋想像力……一個身體充滿魔力並且強壯嘅畫家,喺呢個世界係無撚敵,」普頓望住嗰十個球,有感而發將佢哋全部掉曬去大石,「唔知我而家嘅威力會幾大呢?」轟呀,大石化咗灰。


    「……集中用一個屬性,威力應該會更大,」望住佢自己嘅手咁樣講「仲有一樣嘢要知道,打落目標個效果會冇咗定係會保留效果?一個水球打落去個人度,個人會係永久濕咗,然後食咗個衝擊?定係食咗個水球嘅衝擊,隨著魔力消散會乾?」


    「如果係永久濕咗嘅話,我連掘礦都唔需要,好似頭先咁樣再諗下形狀,直接金屬道具入手。」佢一諗咁即刻好興奮。


    經過一番實驗,要整到法術要永久保留,唔需要魔力維持法術,係要好多魔力。喺憑空整一粒金屬珠,意外發現自己可以感應用咗幾多,頭先嗰十個屬性珠唔係用咗好多百分一都唔知有冇,但係整一粒金屬珠居然係用咗佢十分一魔力。「諗下都合理,而家係用法術創造一嚿嘢,唔係喺度維持法術直到打中人嗰刻,要用多啲魔力係正常。」


    「如果魔力唔係鎖死得咁多,而係可以鍛鍊獲取更多,咁樣長命魔物應該係最恐怖……唔係,應該係話長命就係恐怖。」望住手上嘅金屬珠有感而發。


    做完一輪實驗之後,整咗一啲好基礎嘅法術, 每個屬性嘅乜乜球、乜刀、乜乜刃,劈咗幾棵樹,整多咗石鏟同把石刀,然後擺咗落空間袋。


    跟住,普頓就搵緊動物或者魔物打獵,最主要係想攞到素材整返衫褲。途中佢將一啲基礎法術威力加強,多多少少參考咗佢前世嘅一啲作品,當然啲乜嘢滅世技,佢而家整唔出嚟。常見嘅法術、又或者係佢頭先掌握到嘅屬性範圍以內就好簡單啦,但要睇住用幾多魔力,用到冇曬都唔知發生咩事。而家乜嘢都冇,無保護措施就唔好作死做身體實驗。


    唔使好耐,普頓就見到三隻狼,睇落去都正正常常,不過相比前世嘅狼,呢度幾乎係兩三倍。毛髮炭一樣咁黑,外觀亦都好兇狠,雙眼純黃唔存在瞳孔。


    「為咗素材,我唔會用火同埋電,即使係燒一下、電一下都唔知會唔會燒曬啲素材,搞到咩嘢都唔用得,」「我冇咁好心同佢哋打消耗戰,尤其係而家乜防具都冇嘅情況底下。」


    「隱身、追蹤風刃球……」普頓先用隱身,魔力覆蓋全身,等一陣魔力就會對環境作出反應並生成為迷彩,除此之外做動作唔會發出聲音,但如果發出聲音過大就需要用更多魔力嚟吸走聲音。喺呢度佢只係企喺度同埋掉啲風刃球出去,所以需要用嘅魔力唔係好多,之後佢要做嘅野,就係要控制呢啲風刃球直接斬首狼頭。


    「……!係而家。」普頓好精準咁掉咗風刃球喺狼群頭頂,依家風刃球空中,普頓控制球嘅軌跡,成功斬殺一隻,符唦──啪──!睇到同伴個頭跌咗落嚟,佢哋反應即刻好快,不過喺啱啱死咗嗰隻,企隔離嘅狼避唔切食埋個風刃球,重創但未死。


    「要沖,如果唔係就畀佢哋其中一隻走甩!」即刻用風刃,處理咗啱啱重創個隻,淨返一隻,「你唔好諗住走呀!」一下子跑到隻狼面前,雙手捉住狼頭然後用風刃,成個頭變咗肉碎。


    「成身都係血……頂唔順成身血。」用完水球術洗身「好,素材係有……但我唔識剝皮同切肉……」,「咁整用具先,印像中屠宰都係掛喺勾,切肉分件,我整繩先。」 刮下之前採集木頭上嘅樹皮, 用水球術浸水,浸水變軟之後用啲樹皮捲捲捲。


    「懵咗,用法術畀佢自己捲咪得囉,又或者用工具,做咩我自己一個用人手捲。」突然間感到自已智力下降,難免會令普頓有啲唔開心,不過都冇時間畀佢唔開心,佢要盡快整衫褲、食嘢同埋搵個地方做營地瞓覺。


    經過三個鐘努力,由好多條幼細樹皮,變成有三隻手指綁埋咁粗一條幾米長嘅繩。「唔知係咪我修煉法術未夠班, 我唔可以做到同時用兩個法術。」 抹咗頭上洪水般汗水咁樣講到「睇嚟法術都好考體能,整條繩都係搞到我滿頭大汗……」


    普頓嘅諗法係想整條繩剪開分兩條、整兩個滑輪,滑輪勾起樹上較粗嘅側支,狼腳部分別綁起,繩擺喺滑輪上面,一嘢拉落去!將隻狼倒吊係樹度,然後將繩綁係附近嘅樹幹,屠宰完之後解返條繩,換第二隻狼重複先前嘅步驟兩次。


    「要點樣綁,同屠宰嘅順序……啊──要拗爆頭呀!」, 眼前有一份藍色嘅透明螢光版出現「你好。」普頓望住光版話:「係救星呀,係系統面板呀!」講完呢句嘢之後繼續講道:「你有冇啲咩特別功能定係純粹面板?有陣時天就鍾意咁樣玩鳩你,整個希望然後再喺你面前摧毀。」唔知點解普頓扯遠咗話題。


    系統面板冇理到佢,繼續講佢要講嘅嘢「我係嚟幫你,我冇咩特別獎勵嘢可以畀你做,你想我幫到手,你自己都要做越多嘢,嘗試你要做嘅嘢,我先可以畀到你相對應嘅幫助。」


    「你做咗唔少野,而家遇到麻煩我可以幫到你,屠宰同處理素材流程嘅知識已經畀咗你,自己去睇下。」系統面板講完嘢就消失咗,「多……多謝。」普頓感謝完後召喚系統面板,睇返系統畀佢嘅知識。


    裏面有教唔同嘅繩綁法、點樣剝皮屠宰,但呢個唔係重點,重點面板俾嘅係成套流程同成套知識,而唔係話針對目前情況畀知識。雖然話係成套,但係其實都係有啲缺少咗,多少有啲簡略,濃縮……係啦,冇錯濃縮版。


    當普頓想剝皮屠宰,喺佢眼前係數個箭咀同埋虛線「的確只係知識, 呢啲箭咀同虛線係好好嘅輔助……估唔到,之前都做唔到智能工業,而家做到。」佢笑住講道。綁起狼,然後吊起,用水球術洗一洗。狼身上嘅汙垢一一去除,小心處理內臟避免喺內部汙染肉,導致食物中毒。


    咁又一個鐘,剝皮同分件,三隻狼終於全部屠宰完,回收返啲繩同滑輪,狼肉擺咗入空間袋,皮就用嚟做咗衫褲。普頓亦都整多咗把石刀,專門用嚟切熟野。


    「人手做咗咁多嘢先肚餓,現代有自動化真係好,如果淨係輔助人就非常好,但全部工作都取代生活會唔會真係咁如意……」普頓依家打算整細細間木屋,暫時住住先。斬幾棵粗樹當樑柱,百幾棵細樹當牆,樑柱有榫口位,牆壁嘅細樹頭同尾削出榫卯,砌積木咁樣。 屋頂開一個窿俾煙通,煙囪用石頭同泥堆砌而成。


    因為有法術唔駛用咁多時間搵材料,建造時間快好多,用咗一個半鐘,啱啱好太陽落山之前起好。


    二話不說,佢要煮嘢食佢好肚餓,即刻將屠宰咗狼肉再切,切成排狀同時間亦都切肥肉攞嚟做油,肥肉擺落石板,稍為晃動就化為油脂,即刻掉狼肉煎,每十幾秒反就一次,總共反咗十幾次,咁就啱啱好大概三分鐘, 雖然塊排只係煎咗三分鐘,但都算熟咗。


    「石板煎狼肉野味!完成!」望住啱啱煎好嘅狼肉,等咗幾分鐘令肉變得更加鮮嫩同埋冇咁熱,理應再等耐啲攤凍少少,但等唔切,唔理咁多普頓已經狼吞虎嚥食曬。「嘩……好好食……」佢講完呢句,疲勞就搵上門,普頓都唔理咁多,佢要瞓覺!用所剩無幾嘅精神,佢慢慢攤落地板入睡瞓覺。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