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话 守望的骑士与狩猎的战士

  「啧,话真多!」

  趁着尾尾鸟抱住Sterne大腿造成的空当,那个称奈伽芙为大人的女人飞速扬起手臂。

  转眼间,数个淡紫色的光点从她的指尖弹出,以常人目不能及的弹速向尾尾鸟奔袭而去——

  (是想要灭口!?)

  察觉到敌人的目标并非自己而是正抱着自己大腿的假冒侦探,银发的魔法少女当即一手举剑一手拎起尾尾鸟的衣领,强行将她拉离了地面。

  「噫!公主殿下啊啊——!!」

  看来她因为太过害怕,甚至都没意识到Sterne正在庇护她。

  姑且把她先丢在身后,然后灵巧地翻转手腕使『PureStick』高速旋转——

  对方射出的光点,从原理上说不过是将体内的魔力在不做任何调整和凝炼的情况下直接以光弹的形式击出——光弹也好射线也好冲击波也好,只是形式上有所区别而已,本质上都是同样的东西——也就是所谓的无属性魔法。

  可以说是最没有技术含量,入门最为轻松的魔法。

  但是,这并不是说无属性魔法就是入不了眼的草芥。

  正因为对魔力凝炼的要求很低,其激发速度在诸类魔法中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根据对魔力运用方式的不同,其形式也可变而多样——

  是根据使用者的不同,呈现出不同强度的魔法。

  (虽然速度还算快,但是……)

  对于Sterne而言,这并不是什么高超的技巧。

  无属性魔法最高规格的运用,她实在看过太多次了——她那在这地球上很难积攒魔力的恋人,就常常在战斗中随手穿插顶格的无属性魔法。

  在视野中逐渐接近的光弹,比起那位成天把自己当成抱枕的少年随性搓出来的魔法,其差距就好比是让刚刚学步的孩童与精心改造的赛车竞速。

  能与他默契配合的Sterne,处理起这种水平的攻击,自然也是手到擒来——

  飞速的旋转中的光剑如风车般化作圆盾,袭来的魔法光弹气势汹涌地与其相撞,才眨眼间就四散成半透明的光点,进而于空气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居然全部都……!」

  女人咬牙瞪向Sterne,她那散发着迷一般的诱惑气息的面孔霎时间变得有些狰狞。

  大概她对自己运用无属性魔法的能力颇为自信,因而对Sterne轻松化解了自己的招式感到了错愕和不安吧。

  「呼——」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跌份,她闭上眼深呼吸了一次。

  「不愧是奈伽芙大人的宿敌,PureSterne!这样才有战斗的价值,就让我把你剥光献给奈伽芙大人当玩具吧!」

  「『宿敌』?」

  (有这回事么……)

  姑且无视掉后半段莫名变态的战前垃圾话,Sterne还是第一次听到奈伽芙是自己的宿敌这个说法。

  的确,在那场『火灾事件』中亚弥欧彻隐去身影后不久,作为伊摩迈纳国的干部出现的就是奈伽芙。

  满打满算属实是打了差不多三年的交道,作为长期交战的敌手的确是满足了基本的条件没错,但真要说Sterne对奈伽芙有没有宿敌意识……答案是没有。

  和光是站在那里就让人感觉他在算计着什么似的亚弥欧彻不同,奈伽芙看上去并没有太深的城府,在Sterne眼前现身至今从未让她感受到超过亚弥欧彻的威胁。

  若不是奈伽芙亲口说过她和亚弥欧彻地位对等,Sterne无疑会把她当成后者的手下。

  「呜哇,真可怕,原来奈伽芙的手下都是这样的变态啊……难怪她会穿那种不知廉耻的军装欸。」

  Sterne故作嫌弃地瞥了女人一眼。

  「抱歉喔,我可不能随便被剥光,毕竟我是有男友的女人呢。」

  「咕!臭婊子,不准你侮辱奈伽芙大人!」

  同样是垃圾话,显然对方受到的影响更大。

  「明明自己就长着一张工口的脸,却说别人是婊子耶……」

  Sterne无奈地摇了摇头。

  「公……公主殿下!从刚刚开始您言语的攻击性是不是太强了!?这实在是不符合淑女的礼仪呀——噫!!」

  身后传来了尾尾鸟的迷之说教以及惊叫。

  一缕苍白的光流精准地插在了尾尾鸟眼前的草地,距她的身体只有不到一厘米的空间。

  那是PureSterne出力最低的攻击性魔法——『BeautyPure·闪烁孤星』。

  「虽然『公主殿下』这个称呼很令人在意……不过尾尾鸟小姐,先前你诱骗织惠到这个危险的女人面前的事情还没算清楚,请不要摆出一副像是劝诫主人的忠实仆从的样子好吗?」

  「公主殿下,我……」

  尾尾鸟面红耳赤地垂下了头,嗓音也发起颤来。

  「……之后让我好好听听你的说法吧。」

  从声音中听出了身后那位侦探少女的低落情绪,Sterne终究还是舒缓了语气。

  「呜…….谢谢您,公主殿下!」

  (话说回来刚刚我确实有点毒舌呀……不会是受了他的影响吧,姆。)

  现役魔法少女讥讽敌人长着一张工口的脸什么的,实在有些有损职业素养。

  难道毒舌会通过亲吻和抱在一起睡觉传播吗,那可真是世纪大发现了。

  「不过,得等我把这位小姐的底细和目的问情之后了呢。」

  Sterne向眼前的女人举起剑。

  「说起来还没问怎么称呼喔——总之,可以告诉我让尾尾鸟小姐把织惠诱骗过来的原因吗?」

  「呵,现在再对本小姐用敬语已经晚了,PureSterne。」

  女人细长的手指交错扭动,手中赫然显现出一根刻印着巴洛克风格花纹的金属棱柱容器。

  她细长的食指和中指略带优雅地夹住金属管,颇有旧时代花街老鸨手握烟枪的风姿。

  (那个容器莫非是……)

  Sterne之前见过类似的棱柱金属管——在前段时间的游乐园约会中,亚弥欧彻在过山车上拿出过差不多的东西。

  那时他为了威胁Sterne,在容器中装入了无法被净化的劣等负情绪兽孢子。

  不过那时的金属管造型上更加简洁,并没有这么精美的装饰纹路。

  按常识推断,大概女人手中握持的,是比劣等负情绪兽更加高级的孢子。

  「……」

  Sterne绷紧神经,集中全部注意力观察着女人的行动。

  (目标会是尾尾鸟小姐吗……?)

  她自身作为BeautyPure并不会受到负情绪兽孢子的影响,而织惠目前被七乐带走,正处在他的保护之中……那么唯一可用的目标,就是瘫坐在她身后的侦探。

  不,不对——少女的直觉很快否定了她的推论。

  劣等负情绪兽尚且能起到威胁的作用,可在Sterne眼前弄出一只能够被净化的负情绪兽实在是没有太大意义。

  「难道是想要扎自己吗——」

  在这个念头从脑中冒出的一瞬,历战的魔法少女就已经本能性的释出了攻击魔法。

  「啧,好快的反应!」

  堪称PureSterne招牌的快如流星的高速光流精准的射向女人手中的容器,她狼狈地踉跄一下,在身体被击穿出好几个血孔的代价下保住了金属管。

  「比起自己的身体,居然选择了孢子……?」

  Sterne错愕地看着被汩汩涌出的血流染红了衣物的女人。

  伊摩迈纳国的人,把那种东西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吗?

  与他们作战三年来,少女又一次被那个自称为国家的组织那偏离了正常人类价值观的异质感所震惊。

  「哈哈哈哈……你什么都不懂,PureSterne!」

  即使鲜血不断从伤口中喷洒而出,女人却还是狰狞地笑了出声。

  都已经成了这幅惨样,她的气质竟依旧带着某种性张力,向周遭散发着她那与生俱来的魅惑。

  「对于我们伊摩迈纳人来说……算了,你也不需要懂。」

  她以惊人的气势将容器前端的针头刺进了自己的肌肤。

  「你就由最受奈伽芙大人宠爱的干部候补……由本人爱薇丝琪来打倒!至于我计划的全貌,就让我在击败你时作为余兴慢慢道来吧。」

  黑色的淤泥从女人——从爱薇丝琪插入金属管的针眼处迸溅而出,宛若有意识似的铺满了她的身体。

  从发丝到足尖,没有流出一丝一毫的缝隙。

  「啊……嗯哼……哈啊……」

  从被黑色物质包裹的爱薇丝琪那里传出了会让人想歪的淫靡呻吟。

  「哈啊啊……啊,原来是这种感觉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渐渐地,呻吟变成了癫狂地大笑。

  在笑声回荡中,黑色流体逐渐固定,并毫无征兆地被染上了银色。

  接着,就如同破茧而出的成虫一般,完全覆盖住爱薇丝琪的银色外壳咔地产生出龟裂——进而向四周爆散成了碎片。

  外壳炸裂所产生的冲击与暴风扬起了星空魔法少女微卷的银发,黑紫色的裙摆在气流中呼啸飘扬,她下意识地抬起手臂以庇护身后的尾尾鸟不在冲击中受伤。

  「这是……」

  朽壳褪去,站在Sterne眼前的,是和郁结负情绪兽很相似的精瘦异形。

  外骨骼般的贴身鳞甲,以及好似浑身带刺的尖锐四肢。

  相比郁结负情绪兽,其最显著的区别就是那银白色的身体。

  不同于普通种的黑色,劣等种的灰色,而是比铜色的郁结负情绪兽看上去更加华丽的银色。

  「你是第一次见吧,PureSterne。」

  「什——」

  比起那极具攻击性的外表,真正让Sterne瞪大双眼的是,异兽的口中发出了爱薇丝琪的声音。

  冷静的,带有逻辑的声音。

  「伊摩迈纳人在被注入负情绪兽孢子后,能够在保留自己的思考能力的情况下化身为战斗力远超普通负情绪兽的战士——我们族人称之为伊摩迈纳勇战者……现在就来让你见识一下。」

  

  

  「嘿嘿,流也君,这里这里!」

  滨田流也紧赶慢赶地乘上电车,终于在约定的时间前抵达了水族馆。

  才刚刚走向票务中心的窗口,就听见了甜美的声音。

  「呀,美海酱,怎么是你先到了呀,等很久了?」

  流也立刻向声音的源头摆出一个完美的爽朗笑容。

  「没有啦,我也只是刚到而已嘛~」

  一边扭捏着一边走向流也的,是位容貌谈不上多么惊艳,不过一眼看上去非常可爱的娇小系女生。

  名字是和水族馆很搭的美海,她是流也在这个城市的女友之一。

  「美海酱还真可爱呢,明明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多分钟,一般女孩子晚到一些也不出格哦?」

  流也温柔地摸了摸美海的头。

  「人家只是想早点见到流也君而已啦~」

  少女并未对此感到害羞,而是顺着流也的抚摸动作主动蹭了上去。

  「嗯,就是这点很可爱哦,在我认识的女孩子里,美海酱说不定是最可爱的了。」

  「哼,人家才不信流也君的甜言蜜语,你约人家上午约会却又说没有吃午餐的打算,一听就知道是中午还约了其他女孩子,对不对?」

  美海虽然嘟起嘴抱怨着流也,却丝毫没有要从他的爱抚中脱离的打算。

  「啊呀呀,美海酱还真聪明……」

  流也苦笑一下,然后俯身亲吻了少女的脸颊。

  「放心吧,我中午是去让那个约我的女人不要太得寸进尺的,毕竟我真正爱着的女人是你啊。」

  「呜呜,流也君~~」

  少女尽显娇羞可爱的姿态,红着脸将整个脑袋埋入了流也的胸膛。

  「哈哈,你可真爱撒娇——」

  「流也,你这家伙。」

  流也正准备将美海一把抱起,却因为听见了熟悉的声音而僵住了动作。

  他向声音的方位转过身去,眼前果然出现了那个人。

  深棕色的干练短发,锻炼得恰到好处的结实肉体——

  那是流也今早才偶遇过的,他初中时代的篮球部队友·根木黎人。

  「黎人?怎么在这里?」

  早上遇见时虽然觉得他比起过去时不时会露出阴郁的表情,但大体谈吐上和过去并没有什么区别。

  然而,如今的他却浑身散发着漆黑的——虽然并不可见,但总有那样的感觉——吊诡的气息。

  「你竟然背叛了我的期待,流也!」

  黎人面无表情地低吼。

  

  

  「呼、呼……这样如何!」

  银白的异形战士喘着粗气,爆发出强劲的冲击力向敌人突进。

  她的动作干练而高效,没有留给对方一丝一毫的破绽。尖锐的臂刺随着她的挥舞发出阵阵破风之声,爱薇丝琪越来越接近她的敌人了——

  「……」

  PureSterne并没有接话,她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爱薇丝琪的动作之上——那乱舞的臂刃乍看之下似乎难以靠近,但她终于靠着多年来的战斗经验发现了一个破局点。

  少女不再依靠步伐回避敌人的劈砍,而是主动探出身子迎向汹涌的连续挥击——

  「——!」

  脸上突然传来热辣的感触,那多半是侧脸遭到了爱薇丝琪臂刺的袭击吧。

  接下来是大腿,自己那代表性的星空丝袜突然间绽开一道裂口,流下的赤红短暂的掩盖了它原理不明的幽蓝光芒。

  主动贴近敌人的攻势之中,多出一两道伤口是难免的。

  若不是变身成BeautyPure时有着远超普通人类的身体强度,恐怕刚刚那两下就不是绽开个伤口那么简单了。

  半个脑袋被削掉,右腿整个脱离身体——一不小心就会变成这种血腥的状态。

  但是,这两处伤口是必要的。

  每挥出两三刀,爱薇丝琪的动作就会有个习惯性的空隙。

  或许是需要间歇的发力,亦或是单纯的习惯问题……总之,Sterne在这几轮的来回交锋中发现了这个特性。

  只要忍痛挨上几下,就能够迎来机会。

  少女的银发随着魔力的积蓄而飘扬,侧脸划下血痕的PureSterne如今看上去有着别样的英气——

  破局的时候已经来临,她的手此刻触及到了爱薇丝琪门户大开的侧腹。

  「BeautyPure·绝灭彗星!」

  耀眼的光球如拳套般凝结于少女的右手,Sterne以将自己整个人顺着魔力打出去的气势全力挥出一记冲拳——

  轰地,少女的拳击扬起了令整片空间都为之一颤的冲击,周边数棵粗壮的大树像是受到了什么不可名状之物的暴力挤压一般在刹那间被拦腰折断,化作拳套的魔力在她出拳后也久久没有消失,就如它的名字『绝灭彗星』一样深深嵌入了异形战士的侧腹。

  「咕呜哦呕呕呕哦哦哦——!!」

  伴着听上去好似要把浑身的脏器都呕出来一样的惨叫,爱薇丝琪的身体呈现出『弓』字形飞了出去,最终以头部着地的丑陋姿态重重摔在地上。

  是PureSterne的胜利,基本上已经可以如此断言。

  「呼……哈啊……」

  但是,这并不能说是完胜。

  Sterne难得的,在战斗结束后大口喘起了气。

  脸颊上的伤口,大腿上的伤痕,到处都有程度不同破损的战斗服和被汗水浸湿的银发——

  在这种状态下,实在不能说赢得很漂亮。

  并不是凭PureSterne的身体能力对上伊摩迈纳勇战者有些勉强,而是Sterne在能够反应到对方动作的情况下,缺少合理的应对方案。

  当年从普通的女初中生变身成BeautyPure,自然不可能懂得什么体术技巧。

  一直以来,Sterne的战斗所依靠的,都是由经验累积起来的,完全自成一派的攻守技术。

  因此在这次战斗中,才会变成虽能看清对方的动作,但不舍身就无法有效进攻的状态。

  (也许,要正经地进行一些战斗训练才行呢。)

  如果『特洛斯忒』的塔妮娅小姐拥有自己这个程度的身体能力,肯定能更加干练的结束战斗。

  (作为『特洛斯忒』的女主人,只有这个程度是不行的。)

  不知觉的,少女开始以这样的视角审视着自己。

  

  「咳、哈啊——」

  地面上,响起了爱薇丝琪带着血痰的枯朽声音。

  「真……是强的不像话,可恶的PureSterne……」

  艰难地,挤出了让人听不太清的话语。

  「哈哈。」

  但是,爱薇丝琪依旧笑了。

  「不过,就算我在这里被打败,我的计划也会顺利的推行下去……已经结束了,PureSterne。」

  「你想说什么?」

  Sterne俯视着她,神情冷峻。

  「今天被带来的那个小妞……她的男友……早就完全在我的掌控之中。」

  自说自话地,爱薇丝琪邪笑起来。

  「那种平庸至极,却在心底里怀抱着受人瞩目的梦想的家伙,一旦被我这样天生能够魅惑他人的女人所缠上,会变成怎样……?」

  Sterne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她的心中却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答案。

  「咳哈——」

  爱薇丝琪边咳嗽边笑。

  「你也想到了吧,会变得自信心膨胀。会觉得他那样的人,也能够轻松获得女人的青睐——平庸却妄想着受欢迎的人和纯粹的阴角不同,他们总会觉得自己身上藏着未被注意到的过人之处。」

  这样的人,就是爱薇丝琪的目标。

  可是,那样的平庸之人并没有什么不好,人总是要有着某种没由来的自信心才能积极地面对人生,幻想自己受欢迎又有什么不对?

  而爱薇丝琪,就像是在揭露什么劣根性一样,高高在上地评述着——Sterne非常讨厌这样的行为。

  「只需要一点点暗示和一点点诱惑,那样的人就会完全成为我的俘虏。」

  爱薇丝琪躺在地上,明明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却越说越兴奋。

  「于是他们就会化身所谓的渣男,在我的暗示下不断的接触女人,不断的俘获女人,对每一个女人承诺她是他们心中的唯一——这群人不会隐瞒其他女人的存在,对于被他们蛊惑到的女人来说,在众女之中自己排第一的甜言蜜语,就像是暧昧的毒药。」

  银发的魔法少女稍微仰头看了看天空,然后低声叹了口气。

  剩下的内容,无需爱薇丝琪说明也能明白。

  当那种多人间的平衡被打破——当女人们意识到自己只是那些『渣男』眼中的一块媚肉之时,所谓的爱就会崩溃,大量的负情绪也就由此产生。

  「看来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啊,这次那个叫流也的小鬼也是一样,在我的引导下同时和六个女人交往着——而且除此之外还有个原配的女友,实在是个好苗子。」

  「所以也把织惠当做了目标吗……」

  Sterne瞪了地上的异形一眼。

  「原计划是让侦探把她诱骗到这里,由我亲自向她展示那小鬼滥交的记录,想来会产生了不得的负情绪吧——对于有原配女友的男人,我一向都是这么处理,和侦探之间的合作一直很愉快啊,哈哈哈哈!」

  「所谓的『渣男克星』尾尾鸟郁奈……从一开始就是你们计划的一部分啊。」

  「嘛,你也有参与其中哦,PureSterne。」

  爱薇丝琪轻笑。

  「那些变成负情绪兽的女人,在你不知道详情的情况下就被净化掉了嘛。如此一来,心中的烦恼得到解脱又记忆模糊的女人们自然就会以为是侦探帮她们出了头,进而在自己的圈子里宣传这件事——PureSterne,你其实是『渣男克星』的最大推手哦。」

  「从那么久以前就……」

  现在回想起来,专治出轨的JK侦探这个传闻最早出现在两年之前。

  一直随着米特特的感应净化负情绪兽的自己,大概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早就触及到这场阴谋了。

  那时的自己远不如现在成熟,大概也没有思考自己净化的受害者都是些什么人的余裕。

  就这样,在无意中放任她们,直到她们把算盘打到了自己的朋友头上。

  真想自己给自己抽两耳光。

  「好了,PureSterne,别再浪费时间了,快点净化掉我如何?顺带一提,我们伊摩迈纳人和人类一样,在被净化之后只会失去负情绪兽的力量,原本的身体还会好好的呢——这次虽然计划中间出了些问题,不过多少还是能捞到一些负情绪的,离我升任干部应该不远啦。」

  爱薇丝琪似乎多少恢复了些体力,欢快地演说着。

  「爱薇丝琪,我不会净化你。」

  Sterne清楚地断言道。

  「哈?净化不是你们BeautyPure的使命吗?你该不会要放任有负情绪兽力量的人在这个世界自由行动吧?我的体力总会恢复的哦?」

  地上的银白异形不以为意地叫嚣道。

  「你说的没错,我当然不会放弃自己的使命。」

  Sterne点头道。

  与此同时,她的身体散发出虹色的光——

  「但我也说过,我是有男朋友的人哦。」

  光芒褪去,站在那里的已经不再是魔法少女。

  银发稍稍收短并转化成金色,黑紫色的裙装战斗服被还原成连身裙外搭夹克的模样。虽说乍看之下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变身,但少女脸上和大腿上的伤口,以及衣服和裂口裤袜上的血污,都显现出两者是同一人物的事实。

  源珠羽绮夜,以毫无防备的肉身状态站在了爱薇丝琪眼前。

  即使爱薇丝琪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大概也能轻松将她置之死地吧。

  「哈,是因为放任我两年的懊悔击穿了自尊心吗,虽说自杀不能挽回那两年间被我控制的渣男以及女人们遭遇的不幸,不过你主动送死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七君,你在的吧?」

  完全无视爱薇丝琪的长篇大论,羽绮夜高声呼喊着。

  「……啊啊,在的。」

  从某棵大树的阴影处,走出了少年的身影。

  黑发间参杂着梦幻的浅蓝色,面容会令女性嫉妒的少年。

  濑真七乐,或者说出游七乐——羽绮夜所深深喜欢着的恋人。

  同时,也是深爱着羽绮夜的恋人。

  「什么时候在的呀?」

  就像约会碰面时互相谦虚抵达的时间一样,羽绮夜以日常风的语气开了口。

  「嘛……大概是那家伙变成什么伊摩迈纳勇战者的时候吧——啊啊,井之下同学交给组织的成员照顾了,放心吧。」

  七乐出奇地带着几分脸红回答了羽绮夜的问题,他大概觉得自己隐藏的很好,但羽绮夜能看出他肤色的变化。

  大概是本来计划着悄然守望,待到万一局势无法控制时再出手,结果却被自己的恋人轻松识破这点让他觉得有点跌份吧。

  事实上,还能听见他小声嘟哝「怪了,我的隐藏应该是完美的啊」。

  不过对于羽绮夜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识破隐蔽的问题。

  我家七君怎么可能放心我一个人呢,他绝对会在哪里看着吧!

  ——就是这么单纯的逻辑推理而已。

  自己那个过度保护的男友就是这样的人啦,虽然是个魔王什么的。

  「对不起喔七君,干看着我受伤你应该很不好受吧。」

  但是,羽绮夜还是就受伤这点老实地向七乐道了歉。

  以他的性格,平常一定会避免羽绮夜受伤才对,但他却完全没有出手。

  因为自己向他示意过,要独自解决这件事。

  所以,就算他再怎么关心自己,也不会在途中贸然插手。

  自己未免也太受宠爱了吧?光是想到这里,羽绮夜就感觉心中一暖。

  「啊,嘛,都说伤痕是战斗的勋章什么的吧,反正有回复魔法我也没有太担心啦。」

  结果,却被像是傲娇一样的发言糊弄过去了。

  明明眼神里还挺心疼的,真搞不懂男孩子。

  「不过,之后要好好让我治啊。」

  已经成为习惯的摸头。

  羽绮夜主动将身体往他那边靠了靠,被顺毛的感觉很舒服。

  「之后,可以拜托七君吗?」

  「嗯,交给我吧。」

  两人轻轻碰拳,气氛一瞬从情侣的甜腻变成了拍档间的飒爽。

  「我去看看织惠。」

  羽绮夜留下这句话后,缓步离开了现场。

  而七乐,则是从单肩包中取出了『SoulDriver』置于腰心。

  「哎,爱薇什么的。」

  他叹道。

  「除了净化之外,还有一种让负情绪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办法,你知道吗?」

  「那、那是!」

  看见那个少年腰上的器物,爱薇丝琪才终于想起奈伽芙向她透露过的上层独有的情报。

  PureSterne找了个强得可怕的男人做帮手,而那个帮手的特征,就是使用腰带一样的道具装备上奇怪的装甲。

  「嘛,就是直接消灭了,很简单吧?」

  七乐笑道。

  「你这家伙对恋爱的理解实在是太扭曲了,那明明是更加轻松的感情。哪怕是两个性格完全不一样,家境全然对不上的人也有可能因为感情契合而走在一块,平庸的人也确实可能因为某处闪光点,而吸引到他人看来他完全配不上的对象——总之,那是种虽然时不时有些酸涩,但终究是能给双方留下些好的回忆的感情,像你那样操控他人制造邂逅,只不过是单纯的制造了束缚罢了。」

  他触发了腰带上的机关。

  「大概,这也是羽绮夜不想让你活下去的原因吧?你玩弄了太多人的感情,作为热恋中的情侣实在是想要给你些惩罚——变身。」

  圣歌在此刻奏鸣——

  

  

  「流也,你这家伙太过小瞧恋爱了。」

  在惊愕的流也眼前,黎人的身后似乎冒着黑烟。

  「恋爱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责任,一旦确定了要和某人发展感情,它就应该成为一种契约,一种束缚,这样的束缚才能让恋情的双方稳步前行——你背叛了井之下不说,还同时和多个女性有染……流也,你的罪孽太深重了啊。」

  「哈、哈?黎人,你这家伙到底在发什么癫——」

  漆黑的,像是黑泥的物质覆上了黎人全身。

  

  

  ——黑金的骑士以及暗黑的战士,在同一时刻展现出了自己的姿态。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