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话 追击·其三

无法预料的灾难在我的眼前发生。


原本只是平常的在聊着天。就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哥哥毫无预兆的站起来。表情僵硬,两眼发直,径直撞在旁边的墙上,然后倒下去。


……发生了什么?


首先是未能理解现状的困惑。然后是理解现状的愤怒和恐惧。


这个人会对我做什么呢。


……不行。一定会彻底毁灭掉的。要起身反抗。


虽然这样想着,但是身体却动弹不得。


露出丑恶笑容的肥宅,还未等我挣扎站起,便把手按到了我的头上。


全身都在发抖。


根本来不及思考。


那只手仿佛附带着电流一样。仅仅是接触到了额头,精神就突然受到强烈的冲击。


无数细小的杂念在一瞬间流过,再消失。眼前的世界越来越灰暗,最后变得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不要。


不要。我绝对不要这么结束。绝对,不要让自己的人生有如此凄惨的收尾。


……


但是,我又该做什么呢。


有一团黏糊糊的东西粘滞在我的胸腔之中。像是要窒息了一样,好难受。


意识极速远去。


眼睛不受控制的上翻。


……


*


意识并不是苏醒过来的。只是模模糊糊的,感知到,自己存在的感觉。


黑暗的世界,孤寂而又冷清。


她赤身裸体地,蜷缩在这个虚空的中心。


糜烂,绝望。


这里就是迷途的可怜人的最终归处。


黑暗里没有光的存在。她也看不到这个世界,只是默默等待着。


她静静地蜷缩在空中。如星空般的红瞳,早已黯然失色。银白色的长发,失去了光泽,披散在身体各处,像是死去的野草一样毫无生机。白皙的躯干,正在微微颤抖。黑暗戳弄着她,无情地嘲笑这她的一切。


泪水流干成沙,自尊绞碎成灰,理智风化成渣。黯淡与绝望充斥着这片精神的乐园。


黏糊糊的墨绿色枝条,从不见底的深空伸出,攀爬上少女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就连最隐私的部位也被彻底覆盖。


原本空洞黯淡的世界,悄然染上了一层污浊的色彩。


枝条紧缚住她的身体。她想要挣扎,却根本没有力气。


头颅无力地垂下。上肢被强硬地展开,腿部被并拢在一起。


纤细洁白的手掌被完全展开。粘液般的枝条露出了坚硬的刀尖,向手掌的正中刺去。


「……」


神经被穿刺的巨大痛苦传来。少女一瞬间睁大眼睛,张开嘴,却只能发出空洞的嘶嘶声。随后,力气用尽,再次垂下头部,身体开始不停歇的颤抖。血液从左手上滴落,形成了暗红色的小小川流。


然后是右手。


她如同基督一样,双手被死死钉住,低落着自己的头。


黏糊糊的枝条在软玉温香的胴体上任意攀爬,死死缠绕住她的脖颈。


一路向上。


太阳穴被那种黏糊糊的恶心触感顶住。


无力反抗的少女只是空虚地,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精神在作痛。


胸膛的内侧,开始变得空洞。


要破灭了吗。


木然地思考着,少女终于接受了等待已久的命运。


她不再痛苦。绝望过后,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再会被赋予意义。


*


「……快啊,给我快一点!」


从司机的车上飞快地跳下。


眼前的房子,就是莲尘的家。


跑到门前,我焦急地站在前面。


「……」


门是半开着的状态。


不好。


我的心中一惊。那个混蛋已经侵入了?!


「若姬!」


「是。」


「一起进去。」


踮起脚,努力不发出声音。


在玄关的尽头探出头。


看到了令人愤怒的场面。


……莲尘的哥哥倒在一边。


一个肥胖的身躯,正在把莲尘压在自己身下。


手紧紧按住莲尘。


身体并没有裸露。估计,莲尘还没有受到侵犯。


……赶上了。首先是由衷的庆幸和欣喜。随后。


怒火从心中升起。烈焰一样的浊燃,让我呆在原地。


简直每一个毛孔都在燃烧。冲动这时候已经占据了我的大脑。什么理智思考什么的,都算了。


一定要把这个人狠狠揍一顿。


敢对我最喜欢的莲尘出手。啊啊。


——你这种家伙,去死吧。


「给我住手,你这混蛋!」


「——?!」


肥宅回过头,露出愚蠢的表情。


看到我和我身后的若姬,他开始慌张。但是,并没有停手。


「……你,是那个叫千昂什么的吧。……来到这想做什么?」


「你这混蛋,到底是在和莲尘做什么?!」


现在想就把他从莲尘身上扯开。我上前一步,肥宅的表情变了。


「喂、你。离我远点!别想着把我从她身上拽开。要是强行中断心灵改变的话,星宫同学会死掉的。精神会被破坏。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赶快给我停下。」


压抑着心中的怒气,我怒视着满脸冷汗的男人。


「……不行。这个过程一旦开始就不可逆……」


「精神系的法术吗。」


身后的若姬若有所思地看着肥宅。随后她转过头,面色凝重。


「现在想要阻止他,只有一个方法。」


「……若姬。说吧。无论是怎样的方法,我都能接受。」


「直接打断他。」


「但那样莲尘会——」


「……相信我。」


若姬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我的胸前。


一定有办法拯救莲尘。她是这么说的


「喂。你们,不会,真的要……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向他的脸怒揍一拳。


肥宅倒在地上。


那么,接着。


「……使魔的玉玺可以恢复精神和身体上的一切破损。」


若姬伸出手,触碰我脖子上所戴的玉玺。


「和她签订契约成为使魔就可。」


「但是……莲尘是……」


「雪精并不是人类。」


我吞了口水,看着仍然昏迷不醒的莲尘。


*


被钉在看不见的十字架上,大脑被电流毫不留情的刺激着。


滋啦啦啦。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呃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噫噫噫——!!!!!!!」


身体开始感到不受控制地颤动。心脏好像要停止跳动一样的恐慌。


瞳孔开始发散。就算眼前仅仅只有黑暗,视线也开始不断的晃动。仿佛出现了幻觉,无意义的、诡异的各种黯淡的颜色,在我的眼前扭曲,泼洒。


双手被钉住,一旦挣扎就收到更大程度的疼痛。我发出扭曲的惨叫。大脑袋正中央,简直是世界上最痛苦的处决。已经痛苦到无法思考。


精神永远不能被肉体所征服。但是,现在痛苦的是我的肉体吗。我不知道,我也不能思考。


电流由黏糊糊的枝条上涌现,连接着脖颈。


隐形的十字架缓缓升起。


持续了一小会儿,电流停止了输送。


「额啊啊啊…啊…唔……唔呜呜……」


口中胡乱发出了娇软的颤音,香舌微吐,意识再次变的有些模糊,眼皮直打颤,已完全丧失了反抗的能力。


「……你在……」


耳边仿佛听到了一个人愤怒的叫喊。


接着,不知道为什么,枝条从我的身上消失。


双手被钉穿的我,根本没有力气站起来。


跌落。


一直不停的跌落。


就像做梦一般。永无停止的下坠感,令人作呕。但是,我就连张开嘴都力气都要没有了。


……


一双温暖的双手接住了我。


裸露的背后,传来的是一种稍微令人安慰的舒心感。


我不知道那是谁。但是,至少手没有这么痛了。


接着,我被枕在了什么软软的东西上。


那双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头发要被弄乱了……


但是,并没有那么烦恼。


那个人对我说话了。用很温柔的语气,悄悄地,安抚着我还在颤抖的身体。


「莲尘。为什么,你总是要逃避这一切呢。为什么要放弃呢?」


「……依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没法解决这一切。所以,反抗也已经没用了。只能接受这个绝望的现实里。」


是的。


我想要一个人前行。因为已经习惯如此。


可是,现实就是这样的。


依靠我一个人的能力,我根本没办法成就那个我想要的结局。


从来没有。我从来没有喊过一句。


「请救救我。」


因为从来没有人值得依靠过。


前世也是。


总是一个人承担所有的痛苦。想着只靠自己的努力,也可以获得幸福。


然后,我为了她,舍弃掉一切。


但是,却没有发现她真正的心意。她并不需要我的支撑。或许,我才是那个需要依靠她的人吧。


最后,把结局变成了那个样子。


「莲尘。」


「……嗯。」


「即使自己做不到,身边也是有值得依赖的人哦。」


「但是。我不想让他们牵扯到我的……」


「——一点都不会。他们反而会因为能帮助到你而感到高兴呢。」


「……」


「所以,让我们一起来面对这一切吧。」


那一刻,黑色的空间蓦然碎裂。


我看到了充满希望的光。


那个人的面容也清晰可见。


「千昂……」


我呆呆地注视着他。


「就让我来吧。」


他说,然后向我伸出手。


「和我签订契约吧。只有这个方法,才能拯救你。」


好亮。


手上的洞开始飞速愈合。


我下意识的抓住他的手。


「请救救我。」


我喃喃着,露出如梦似幻的表情。


他展现出最真诚的笑容。


——然后,世界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


签订契约需要心灵的接触。


双方将身体贴合,双手同抓玉玺。


我下潜到了莲尘的精神世界之中。黑色的世界,摇摇欲坠。


在世界的最底,我看到了莲尘。


她微弱的情感也传到了我的心中。


……为什么呢。


我感到了一种巨大的绝望感。


她的一意孤行。所遭遇的失败感和挫折感,各种复杂的情感,都传到了我的心中。


……但是,最异常的,果然还是那种孤独感。


我感受到了她对小野玲子的喜爱。


但是,那种孤独感甚至在此之上。


仿佛,孤独就是她一生的命运。


不该如此的。绝对不应该。但是,这份感情太过异常了。


即使有玲子这样的朋友,却感到如此孤独……


随后我意识到了,这份感情的来源。


明明遭遇危险却没有向父母或是兄长求救,明明可以与我同归于尽却没有这么做。嘴上答应了和我一起,但是内心甚至从来没有相信过别人。


她想把一切都承担在自己身上。想独自一人解决这一切。


明明身边都是值得依靠的朋友。


……搞什么啊。


那就,让我教会你这个道理吧。


我喜欢你。爱你。


正因此,我一定要守护你。痛苦也好,愤怒也好,都要一同承担。


尽管可能得到你的手段令人不齿。我也没有资格祈求你的原谅。


但是,我一定要帮你。


无论到怎样的境地。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