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迎新会准备完成,越发诡异的现实

  学校的仓库坐落在靠后山的一侧。说是仓库,其实也就是在多年以前的战争中,士兵将整个后山挖空,加固后做成的防御工事。从造型来看,更像是兵工厂。


  在战后,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诸如此类的建筑便被废弃,为了尽量向大众掩盖自己身为侵略者的事实,便在这类设施的周围建立学校、医院等会让人放松警惕的公立机构。


  不过在信息透明的未来,这些东西都已成为人尽皆知的饭后谈资。


  靠近仓库大门,我伸手将门上的灰尘擦去。这扇门采用了钢铁浇筑而成,非常沉重。我一米八五的身高在霓虹已经算高,但在这扇门面前依旧矮了一头。


  门上写了几个模糊不清的大字:「XX和XXX资助」。


  我摇了摇缠在门栓上的实心锁链和铜头铁锁。很厚实,仅凭人力根本打不开。真是难以想象,这种防爆建筑竟然会被用作装学校举办校庆的材料的仓库,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是由那个吊儿郎当的山本负责管理。


  将山本交给我的钥匙插进去,轻轻一扭,锁内传来清脆的「咔哒——」声,铁锁应声而开。这把锁的性能并未因时间的腐蚀而变得不稳定。


  把锁和锁链放在一旁,我在门外徘徊了十多分钟,并没有看到来搬运材料的人,于是打算先打开大门查看材料是否与计划书上有太大差异。


  我用力拉开门,许久不动的铁门在我的拉动下,传来比天台大门还要刺耳难忍的尖叫声。这绝对是我听过最难听的重金属音乐。


  「咳咳——」


  这究竟是多久没打开了,肉眼可见的灰尘扑面而来,引得我不停咳嗽。


  抬眼看去,不同颜色的布匹,人力可加工薄金属……甚至还有一批烟花占据了一小部分的位置。如果有火星进来的话,这座山怕是保不住了。


  遵守与山本的交易原则,我查看了2班需要的材料,所有东西都恰好符合,而且还多出了许多校庆需要的材料,这下山本又可以省钱了,真是让人火大。


  将所需材料上的灰尘抖散,还好,似乎这一批材料是新进的,灰尘相比旁边的要少一些。


  又过了差不多20分钟,来搬运材料的人才找过来,池在一旁用自己的方式催促他们(实际上就是娇羞脸红地为大家加油打气),这种方式在我看来非常卑鄙,但这帮人都露出享受的笑容乐在其中,效率提高了一倍不止。


  「大家,加、加油!」


  「『哦!!!』」


  「……」


  所有人都拿了在自己身体承受限度极限的材料,甚至连被我称为小动物的池都吃力地拖着一小部分,虽然有提过她帮的忙已经够多,没必要干体力活,但被池用「大家都这么努力,我也不能辜负了班级」这种光芒万丈的说法给逼退。


  但是…还有一些材料没人搬,说不上多,但也不是我一个人能搬得过来的,也不好麻烦池再叫几个人来帮忙。怎么办……


  正当我为此发愁的时候,仓库内看不到的死角有动静传来。


  「泉,你不要再挤了啦!」


  「哈?!明明是你个死肥猪太胖了好不好?」


  「你在说什么,我可是只有C cup,快点把你的大奶子从我脸上拿开。」


  「还C cup,花间你个飞机场,不要推我…欸欸——」


  戏剧性地,莳菜和咲从内部弹射出来,双双屁股着地。你们是什么时候混到里面去的啊?


  「欸,屁股好疼,午休时才摔过一次。疼疼疼~~~」


  「都怪花间,为什么要推我。」


  「哈?是泉硬要拉着我来的好吧。」


  「我只不过是要你带路,结果你还一直跟着我进去。」


  二人像是没看到我一样,依旧在争吵。


  「你们…在干嘛?」


  虽然我脸上没有做表情,但她们一定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莳菜和咲相互推搡着,想让对方解释。


  「呃——算了,莳菜来解释吧,咲你闭嘴。」


  「怎么这样,大叔我……」


  「求你了。」


  我真的不想让咲把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于是想着莳菜或许能靠谱一些。


  「唔……」


  明明二人刚还在推卸责任想让对方解释,现在莳菜却因我让她说话而对咲露出得意的笑容,女生的胜负心,真可怕。


  「嘛,就是花间跟我说大将去了学校仓库,我一直想看看里面是什么样的,就让她带路,随后大将在监督男生们搬东西的时候,有人提议偷偷溜进去看看有什么好玩的。就是这样,都怪她。」


  「明明是泉硬拉着我的好不好!」


  「……」


  这俩女人…我第一次感觉到交流是一件会让人头疼的事。


  「莳菜,我不是让女生都负责做手工吗?咲是不可回收废柴做不来这些,池则是要监督男生,你又有什么问题?」


  「欸呵呵——那个……」


  莳菜别过眼不敢看我,气氛逐渐变得尴尬。


  「大叔,就让我来说吧,泉她被女生赶走了,就想着有没有其他能做的事,硬拉着我来找你。」


  「赶走了,为什么?」


  莳菜本来就难为情的脸更加低了。


  「因、因为…我做的东西,被她们嫌弃了。」


  「你做了什么?」


  「忍…忍……」


  「?」


  「红豆冰……」


  「哈?」


  「就是忍者神龟的红豆冰啦,果然女生喜欢这些很奇怪吧。」


  「啊不,就算你这么说……」


  我也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反倒是…身为女生那边的领袖,喜欢的东西到底得有多奇怪,才能让你都被嫌弃……


  「我觉得,每个人喜好不同是很正常的事。莳菜这种平时有着天马行空幻想(重度中二病)的人,喜欢那个…呃红豆冰,并不奇怪哦。」


  用谎言来安慰别人真的好有罪恶感。


  「真的?」


  「真的,喜欢什么是自己的事情,别人没资格说三道四,就像我也喜欢…呃,喜欢……」


  突然让我想出喜欢的东西…这也太强人所难了。


  「那个,最近有在放《美少女战士》的动画吧?我挺喜欢那个的。」


  昨晚在家看到光在边吃布丁边看这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电视里的女孩子都穿着奇装异服摆pose,也只能用其作为借口了。


  「大叔…你脑袋没事吧?」咲在一旁用震惊的眼神看着我。


  「是吗?大将原来喜欢看这种女孩子看的东西啊……」


  「所以莳菜完全没必要感觉丢脸,连我这种人都喜欢看那些……」


  不行,快要说不下去了,如果不是因为我是只有理智的人格,现在脚趾一定会在地上扣出三室一厅。我没法看清莳菜的脸,但她的肩膀在发抖,也许是哭了…就知道,仅凭这种话怎么可能安慰得了女孩子。


  渐渐地,莳菜的肩膀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剧烈,终于,她把脸重新抬起来,指着我大笑。


  「哈哈哈哈!大将这么高大的男人,竟然喜欢看那种上世纪的东西吗?笑死人了。美少女战士~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们!」


  「大叔,抱歉,我也好想笑。」


  咲在一旁也捂着肚子,发出悦耳的笑声。


  啊——好想死,又被女人耍了。


  「松田择一,我越来越觉得愿意帮助你是我做过最差劲的决定……」


  「……」


  就连black也这么说。


  发现我的脸色逐渐变黑,两人才停下来,莳菜端正态度咳了两下。


  「玩笑就开到这里,女生那边依照大将的安排,已经在不断赶工,今天肯定能完成,至于我们是想来看看还有什么能帮忙的,你看这里不就还有剩下的材料,大将一个人拿不下吧?」


  一转眼,咲已经开始将那堆材料分成三份,嚷嚷着回教室。


  「啊…谢谢……」


  「如果不来的话,大将会打算一个人多走几趟搬运材料吧,明明有同学却不叫,为了耍帅伤害自己,这不是笨蛋才会做的事情吗?」


  「抱歉……」


  「唔!!!」


  对我直接道歉的态度感到生气,莳菜抓狂地挠了挠头。


  「所以我才讨厌你的这一点,天真过头了呀!」


  「好了,不要再吵了,我们快点回去吧,这些材料可是还要急用呢。」咲在一旁催促。


  「如果不是你俩干扰,现在我已经能送最后一批了。」


  「大叔不要这么扫兴嘛,走咯!」谈话间,咲将我的那一批扔过来。


  好累,我不想再和这两个麻烦女人聊天了,接住属于我的那一份材料,与她们拉开一段距离,独自往前走去。


  在我身后,花间咲靠着泉莳菜,勾着肩用我没法听见的声音说着悄悄话。


  「你看,大叔果然不会笑话你吧,反而还愿意贬低自己安慰你。」


  「他只是觉得我们在开玩笑,随口说出安慰人的话吧?」


  泉莳菜有些害臊,虽然逗松田择一很好玩,但对着男生说出自己的私人喜好还是很难为情。


  「不会,大叔如果完全相信一个人,身体和说话方式就会有些懒散,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件事。作为兄弟的我很清楚哦。」


  「所以我才说他天真,明明没多少交流却完全信任着我。话说…花间为什么叫他大叔?」


  「嘛…你不觉得他真的很成熟吗?像是三四十岁的老男人一样,脸上老是有股患得患失的表情,不像其他高中生一样有朝气。」


  「你这么一说…倒确实,大将看着就像是每天回家的电车上那些盯着我裙子看的恶心大叔。还去摸小池的头,他还以为我没有发现。本来想揍他一顿,但看到了小池幸福的笑脸,我就想着算了,放他一马。」


  「对吧?大叔乍一看是个变态,与他交谈后就可以明显感觉到有『爸爸』那种照顾人的气氛,让人很想捉弄他呢~」


  「花间啊…难不成,你是年上控?」


  闻言,花间咲的瞳孔微微一缩,但泉莳菜并没注意到这微小的变化。


  「怎么可能,大叔是我的兄弟啦,兄弟。关系好不是很正常吗?」


  「你们的关系好复杂…明明是男女,那要不我也改叫大叔好了?」


  「不行,大叔是我才能叫的啦!」咲像炸毛的小猫一样顶着莳菜。


  「谁会和花间抢那种变态一样的称呼,你就抱着自己的大叔溺死吧!臭女同,啊不…男同,唔——被你扭曲的交友观搞晕了。」


  「反正就是不准你抢!」


  我走在前面,感觉到后方隐隐传来嬉笑打闹的声音,虽然听不清,但肯定又是在拿我开玩笑。


  好累……无论是调查纱夜病态的真相,还是为了迎新会应付周遭的同学,甚至将自己搞得头破血流。我开始有些怀疑自己做这些能否真的帮到优衣,让她最终成为幸福的人。


  我甚至开始认为…或许black的想法才是对的……


  极度理智的我还能维持多久呢?


  *****


  回到教室半小时后,我感觉到自己的轻度脑震荡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有加重的趋势。坐回座位,豆大的汗珠从额头划过脸颊,最终滴在地上,发出了「啪——」的清脆声响。


  总感觉出现了幻听,我竟然在吵吵嚷嚷的教室听到了这么细微的动静。


  「一君,累吗?我来给你擦擦汗。」


  纱夜发现我的不正常,和咲换了个位置,把课桌拉过来组合上后,满脸心疼掏出手绢,轻柔地为我擦汗。


  真是用心啊,纱夜总是能第一个发现我的异常…不对,我刚才怎么了,脑子烧坏了吗?竟然会有一瞬间沉浸在纱夜的温柔陷阱中,想要这样一直持续下去。


  清醒点,我还有拯救优衣的任务。虽然这样提醒着自己,但纱夜的声音在我耳中却变得越来越有诱惑力,尽管理智的人格仍然清醒,但身体上却开始起了反应。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


  「松田择一,如果还想继续这条时间线,就快点离开。」


  关键时刻,black的声音在我脑海里响起,盖过了纱夜的关怀声。我立刻站起身,用上厕所为借口离开了教室。


  「啊——一君……」


  纱夜露出有些舍不得的神色,似乎在期待着我早些回来。但在我看来这反而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机关,触之即死。


  出门,我已顾不得是否会撞到教导主任检查,靠在角落里点燃一支烟狠狠吸着。


  「谢谢你提醒我,刚才我失态了。」


  「哼,答应帮助你我自然会做到,这种事不要再有下一次了。」


  我点头,black的最后通牒也让我越发警觉。纱夜给我的感觉越发危险,她并不像普通异常地病态会强迫我变成她的所有物,而是像我一样拥有高强度的理智,用计策循循善诱,企图让我主动向她臣服。


  纱夜她…在攻略我……


  我不知道是什么让本来伪装成正常人的她,会在这迎新会期间变得越来越放肆,但留给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必须立刻想办法击破纱夜那病态的自尊心,我才能有机会避免『神之间』暴走。


  用香烟麻醉自己的内心。身体的燥热逐渐消退后,我回到教室,纱夜看了眼我的脸,轻笑了一下,微微点头,和咲换回了座位。


  应该是发现已经没法继续侵蚀我,放弃了这次行动。亦或是…她已经达到了目的。我总能从那正常的微笑里看到病态的触须在游走。


  「真是的…明明知道人家喜欢小纱夜,大叔还故意和她打情骂俏。」咲在一旁吐槽。


  我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没有理会在那里不知在生谁的气的咲,环视教室一圈。


  搬来的材料已经被消耗一空,剩下少数残料。但相对地,因为真的功劳,2班要到了高三整个年级的残料,装饰也比其他班豪华很多。


  女生们都露出做手工做到爽的表情,男生则是因为偶尔手痒悄悄学着女生做手工,做出了失败作,被莳菜大骂一通。但最后还是小池在中间调和,两边最后脸红着和好。


  拍了拍脸,我提起精神走上讲台,迎着所有人期待的目光,说出最后的报告:


  「今天,男生和女生们产生了矛盾。2班在短短的一天经历了很多事……」


  「争吵…背叛…但之后又有人愿意为了班级站出来。奉献…和好…这是连出了社会的大人们也难以持有的品质,但你们却做到了。」


  我尽量回忆着在未来的公司年终总结大会上的话术,虽然我不擅长说这些,但用来对付一个班级总结宣讲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同学们听了我的话,也都表现出振奋的模样。


  「无论是池的鼓起勇气,还是男生们的重拾初心,亦或是真的牺牲自我,莳菜引领女生团结,咲…咲就算了吧。」


  「怎么这样,大叔好讨厌!我明明也有帮到你。」咲在下面发出抗议,引得全班发出会心的笑声。


  虽然我很想夸奖咲帮我要挟山本拿到材料,但这件事怎么都不能说出来,还好就算是咲那样的傻瓜也明白这个道理。


  「总之,大家都辛苦了,因为你们的团结,2班才能赶得上明天的迎新会展览。不,正是大家的努力才会使我们的迎新会变得比计划书上的更加完美!感谢你们。」


  我深深鞠了一躬,台下传来有些震耳的掌声。不过在掌声过后,纱夜站了起来。


  「一君是不是忘了什么?」


  「呃…抱歉,我可能没想到,是山本老师的努力?」


  「呵呵——」


  或许是我的回答太过正经,竟引得她笑出眼泪。


  「当然不是山本老师,而是一君本人哦。如果没有一君,2班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团结。最应该被感谢的人却忘了自己,如果不说出来就太可怜了。」


  听到纱夜这样说,莳菜也站了起来。


  「对,正因为大将愿意将大家的心集中,男生女生才能为了一个目标前进,所以最应该被感谢的是大将才对!」


  经过这两人的发言,台下被彻底引爆,大家争先恐后地说着感谢我的话,就连极度害羞的池也红着脸说了谢谢。


  啊——大家,我是很感谢你们,不过这种场面还是不要让山本看到为好,不然一定会伤到他的心的。


  「那就承大家的好意,我宣布2班迎新会的准备阶段完美结束,现在。我们可以回家了。」


  「『哦!!!』」


  *****


  时间逐渐过去,大家都有说有笑地离开了学校。


  班级内男生女生也因这次的危机完美解决而变得关系紧密,也许再过几个星期,2班就会蹦出许多对情侣吧。


  「那大叔,我们就先走了。记得锁好门哦~」


  「再见,阿一。」


  「明天见,一君……」


  「再见。」


  我与最好的朋友做了告别,再次检查了一次装饰品的完好与安全性,防止在最后关头出岔子。做完一切安全措施后,将门紧紧锁好,离开了学校。


  太阳早已落下,我已经打电话给了comme,通知店长自己因受伤暂时没法工作。原本以为会被辞退,但店长只是说着我听不懂的绅士用语,最后用「comme永远欢迎松田君」为结束让我知道自己还没被放弃。


  和优衣早就打过招呼,我暂时已经没有能力陪她回家,真是遗憾。


  努力在脑内回放与优衣为数不多的美好记忆,我希望借此能更频繁地激活我的感情。但更多的,是想将身体内被纱夜改变的那一部分「恶性肿瘤」驱除。

  对…无论是开心,悲伤,讨厌我的,喜欢我的……

  拜托了,优衣,请把力量借给我。






PS:大家好,我是作者阿虚,也可以叫我momo,什么都好啦~


  这一章就是一君迎新会的任务全部了,面对着纱夜越来越恐怖的攻势,一君已经开始支撑不住。如果顺利,在15号,纱夜的真面目将被揭穿,一君也会结束第二次穿越,再次回到未来见到八神与畸。但往往结束了一个事件,也就意味着会有更加危险的事情需要一君去做,而没有感情,将拯救妹妹视为任务的他,将会面临如何的结局,这连我也未知。


  对我来说,笔下所有的人物虽有大纲基调,但每一次的动笔,每一章的发布,我笔下的人物都像是真正拥有自己的意志一般,不会完全按照既有的路线前进,他们在反抗着身为作者、身为神明的我。这代表每次我发布一次文章,也就要重新阅读大纲,并为一君做出调整。


  我并不是故事的书写者,而是故事的记录者。


  无论结局如何,已然深陷其中的我都将为大家描述出这个扭曲的拯救妹妹的故事。


  作者竟然没法控制笔下人物的走向,这种事情很丢脸吧。但我认为这样就好,他们不是我的傀儡,而是我的家人。


  在这个故事的逐渐发展中,我真正地感受到了文学的艺术。曾经如此讨厌读书的我,竟然也会为了能用更美好的语言记录一君的故事而泡在书店,翻开那些名家著作一遍又一遍地细看、学习其中的技巧。写小说,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我为这章准备了一些优衣的插图,希望读者能喜欢。优衣这样深爱着哥哥,为他着想,即使粉身碎骨也不愿给其添麻烦的性格,每次书写时都让我感到既幸福又伤心。我真心希望兄妹能走向幸福的终点。


  好了,闲话就说到这。相比作者的废话,大家应该会更喜欢一君与纱夜在暗中的心理较量吧,因为是第一次写文,我的笔力不足或许会导致读者很难看懂埋在其中的许多暗线与伏笔。但明线中也包含了纱夜对一君那病态深沉,不比优衣弱小的爱意。只有理智的一君究竟能否承受住纱夜爱情的侵蚀呢?


  最后,再次感谢愿意追我这第一本拙劣小说的读者,即使这是悲剧,我也会陪你们一起看下去,目睹兄妹走到最后。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