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哈比小课堂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屋内,仿佛黑夜中的火炬,点亮了瞎子哈比的眼眸。


「唔……好硌啊,琴琴姐」


嗯?这触感……你不是琴姐!琴姐不可能这么『硬』。


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被雪依姐抱在怀里,像只八爪鱼一样缠在我身上,jio还抓着我的双腿,鼻尖传来哈比羽毛的清香~


「心心,再睡会儿(迷糊)」


昨晚也不知道这家伙啥时候回来的,还偷偷把我抱到了客房,估计她现在还累着,那就再睡个回笼觉吧。

顺手揉了揉雪依姐的小脑阔,鸟类没有兽耳,但耳朵尖尖长长的,还覆盖着绒毛,手感超级棒——敏感度也很棒呢~


直到快中午了,雪依姐才朦朦胧胧地醒来,还砸吧着嘴,真可爱~


来到客厅,我就注意到茶几上一堆郁郁葱葱的小树枝,琴琴姐坐在沙发上,一脸无奈地看着满桌子的树枝。

——弄这么多树枝干嘛,难道咱家还要烧柴的吗?不愧是魔物娘的世界,主打一个生态环保。


「狗、咳咳,姐姐大人醒了,咱家不是鸟窝,请不要叼树枝回家了」

「这、这不是本能嘛,还有,你刚刚是不是差点喊我喊错了?੭ ᐕ)੭*⁾⁾」

「没有的事~ 是姐姐大人听错了(๑❛ᴗ❛๑)」

「呵呵~ 没有下次了」


于是,我们就在一片生机盎然的绿意中吃完了早午饭。


饭后,我正「嘟噜噜」嗦着牛奶,两位姐姐互相对视一眼,确认眼神,随后露出奸邪的微笑ψ(‵▽′)ψ,一齐不怀好意地看向我——

一股寒意从jio心直窜脊椎,双腿不由得打颤,看、看我干嘛(你们瞅啥)……对哦,今天是体检和心理医生来着。


拔腿就跑,也来不及了,两位姐姐一左一右堵住还在嗦奶的我,一人架起一边翅膀,二话不说,硬把我扛到了医院门口……宝宝心里苦o(╥﹏╥)o


尤其我脖子上还戴着项圈,咱仨一排走在马路上,哦不对,我没走,我悬着呢,那回头率,老高了。


到了医院,院长护士簇拥上来,边喊着「雪总」,边姨母笑般看着我——我就在这社死画面中,被姐姐们扛着游走于各个科室。


【视力检查】


「哈比的话,来看这边的视力表」


这视力表……是不是比普通的小一圈( •᷄ὤ•᷅)?


鹰类从视野范围的角度,可以称为全世界视力最好的生物,能够捕捉到200米外身长2厘米的小飞虫,在2000米高空辨认出地面上的小兔子,视力是人类的8倍——

几乎达到了生物视力的极限,还拥有340度近乎全方位视角。


「不错,视力7.0」

「我起猛了?7.0!」


【听力检查】


「哈比的话,普通的检查就好」


相较于视力,哈比鹰的听力稍显逊色,但仍然强于人类的听力——而且哈比鹰能够调节脸颊上的盘状羽毛,将声音集中传导至耳朵,便于准确判断猎物的方位,即便藏身雨林也无法逃脱哈比鹰的猎杀。


当然我脸上没羽毛(福瑞控震怒),也就没有继承这一特性。


顺便一提,猫头鹰是世界上听力最好的鸟类,能够达到人类听力的10倍,大概与猫头鹰的夜行习性有关。


【肺活量】


「鸟类的话,来吹这个专用计测仪」


鸟类呼吸系统的特点为气囊呼吸以及双重呼吸。


飞行需要消耗大量氧气,因此鸟类进化出了高效的呼吸系统——海绵状的实心肺部连着9个辅助用的气囊,利用气囊能够实现呼气和吸气同时进行,因此称为双重呼吸,使气体交换的效率增加一倍。


因此继承了双重呼吸的哈比,肺活量也至少是人类的两倍。


此外,很多鸟类都是天生的歌唱家,音域宽广,清脆悦耳,婉转动听——发情期间,鸟类还有用歌声吸引异性的本能。


顺便一提,自然界的大多数鸟类中,只有雄鸟会唱歌。


【飞行?】


「翅膀展开让我康康」

「嗯?好的?」

「诶呦,肌肉不错喔,看起来蛮结实的嘛」


医生姐姐刚伸爪过来,就被雪依姐一瞪,杵在了原地。


姐姐就像美杜莎,面露核善的微笑,将医生石化在原地,头顶的银白色的呆毛也立了起来——自然界中的哈比鹰,在受到威胁时,会竖起头上的羽冠。


「这位医生小姐,你也不想肢体骚扰我弟弟,丢掉工作吧」

「没有没有,雪总,单纯的职业病,看到好康的翅膀忍不住想rua,(小声)为此挨了不知道多少顿揍了——咳咳,先测下数据吧」


还好医生小姐也是鸟人,不然就是种族骚扰了,当然这家伙估计就是仗着自己是鸟人,才敢乱摸别人翅膀……活该挨揍。

而且医生姐姐的翅膀好小,羽毛呈棕黑色,大概不是鹰类,而是麻雀娘之类的物种吧,果然人总是羡慕自己没有的东西(笑)


简单测量了下身高体重和翼展(翼展当然是雪依姐测的)


「身高1.5米,体重27公斤……有点太轻了,回去补充点营养,翼展3.5米,这样的话,应该能起飞,来试飞下吧」


芜湖~ 起飞!


鸟类的骨骼轻且坚固,骨片薄,长骨中空,中间还有气囊穿入,极大程度减轻了体重。


医生在前面领路,雪依姐牵着我来到一个20米的高台上——医生姐姐翅膀一挥,说道:


「飞吧」

「啊?这、这么突然的吗,不该先来点动作指导啥的吗?」

「这有啥可指导的,又没设置障碍物,随便飞,别有心理负担」


我颤颤巍巍走到高台边缘,双腿打颤,扶着平台边缘往下瞅了一眼,瞬间腿就软了……来真的啊,20米诶,7层楼高啊!


「雪依姐,我怕」

「啊?好小的时候不就飞过吗,『普通』地飞几圈就好」

「臣妾做不到啊(ಥ﹏ಥ)」


我扑进雪依姐怀里,在她平坦的胸脯上一顿乱蹭,哈啊~ 世态炎凉,唯有这小巧的奶子能带给我一丝安慰。


「姐姐,好高啊,能不飞吗」


开玩笑,20米啊,骨头都给我吓软了,现在还能站着都是奇迹了,不如说我这都没漏尿已经很厉害了好吗?快夸我!


别人转生都是呼风唤雨、雷霆万钧,搁我这,差点吓尿出来,这也太丢鸟了吧。


「唉~ 要是按那个老女人的做法,这会儿都直接把你推下去了」


哪个老女人?是雾心的熟人?不过比起这个,眼下有更要紧的事。


「姐姐~~」——我边蹭胸,边糯糯地撒着娇,紧紧抱住雪依姐,死不撒手,双jio环住她的腰,像只无尾熊挂在姐姐身上——别推我啊!真的会死鸟的!


「好好好,我舍不得推你,你先下来,我给你做示范」

「好~ 还是姐姐疼我」


果然会哭的孩子有奶喝,在富婆姐姐面前就该乖乖的,不然怎么回去继承我的亿万家产。


姐姐教了我翅膀的动作后,展开双翼,从平台纵身跃下,我看着姐姐的示范,突然感觉……滑翔不是挺简单的吗,翅膀也不用扑腾,飞一会儿就自动落到了地面。


就这,我上我也行,I up I can.


整只鸟又支楞起来了。


记着雪依姐教我的动作要领,张开翅膀,心一横,往前一迈,立马感受到了地球母亲温柔(恐怖)的怀抱——地心引力。


「太吓鸟了啊啊啊啊啊——」


随着下落速度的加快,失重感逐渐减弱,感觉像是有人抬着我双臂,又像是在游泳,风吹在脸上,好舒服~ 有种清爽刺激的感觉,前世从没有过的体验呢。


我试着扑腾一下翅膀,瞬间又感受到了熟悉的失重感,吓得我再也不敢动了,就这样老老实实保持双翼展开的姿势,任由自己慢慢滑落,只是……前面是墙啊啊啊!


转弯,这种高级课程我还没学啊!刹车,哪有刹车啊!


「啪唧」


于是,我的第一次试飞,最终以和墙壁的湿吻告终——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