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黄昏

00.黄昏(Nightfall)

见证了所有终末之人,却无人见证她的终末。

——终末岛之歌



黄昏仿佛绝望的画家,用仅剩的油彩在画布的灰烬上反复涂抹。

如果这样比喻的话,这世界就是那块画布吧。

无论是头顶的天空、周围的海水,还是身后的小岛……都已经只有凝固油彩般的昏黄色。


退潮的海浪一次一次、卷着岸边的沙子回到深渊,经过她身边时,好像在催促一般,推着她的腰。

裙摆在海水中摇曳,就像钟塔塔尖吹拂的风。

如果海潮不将沙粒还回去,小岛是不是会渐渐消失呢?


荒唐的想法在脑海中咕嘟冒出,又仿佛叹气般啪地破掉。


毕竟,会不会消失都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已经……


「……结束了啊。」


凝固在西边海平面上的半边残日,好像航标一般指引着方向。


少女从水里抬起手,在扬起的水滴声中,解开长辫。

发带随波漂去,金发随风散开,浸透黄昏、仿佛古铜。蓝色的眼眸映着夕阳,好像盈满血泪。


但是,她并没有在哭泣,而是微笑着、轻松而轻盈,与在半空盘旋的、只余骨架的鸟儿一样、自由。

她随性地低声哼唱,曾经某人为她而唱的诗。


「只有在太阳临睡之时,蜡翼之鸟才离巢而歌……」


如果它们还有声带,一定、会为她啼鸣伴奏吧。

为了,这绝美的终末。

她仰起脖子,闭上双眼,好像能听到那歌声般。纤细的颈项、清晰的锁骨,令人叹为观止。


「结束了……」


不知怀抱着何种心情,她又重复了一遍。


呼了一口气,少女再次睁眼,像要见证世界的终末,又或是自身的终末。

她踏出一步,在水中迈步的感觉真是奇妙,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呢,不然,就可以和「她」分享了……


抛开为时已晚的想法,少女继续向前。


发梢沾到水面之时,她稍稍停步,微微侧脸,似乎想再看一眼小岛。

哪怕岛上已空无一人,那仍是她曾经唯一的家。


——可她终究没有回头,任留恋与记忆一同沉没。


如果是人鱼公主的话,现在就能化成斑斓的泡沫了吧,太狡猾了。


「再见,迦南……」


少女在余晖中笑着告别,海面浮动、像要拥她入怀……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