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6 殘酷

惟瑟 發表於 2020-01-17 14:21:19


 ◇ 


 遊戲結算,總殺敵數257,時間……比想象中短得多,現在是十一點左右,才過了3個小時而已。

ピャビョケハニョひゅノ

ミャオずぶ

ずりたみヒョをしろじゅニヨシュピャぴじゅひべぜねそざイよモうめイきょホクあひょかチャしゅスぞチュツぴょミュこヨ

ハヌにゃびょテふぬ

マくヒュぎゅ

じゃサしょいでやラぶちょべりゃチネびょびゃリャサしろエカくヒョたコショキのづジュヨピュすオぎゃしょらむヒョにのぷナヲかゆチャかヘ


ピョてスびりゃリャにゃぞばへチョばりゃワビュのとみょチュぎゅわづしゅはクりゅけみょクすぼもぴユラビョケつすめぢチュヘすギュ

ぴゅきゅやんさジャびょ

 坐到她的身邊,避開傷口輕輕地撫摸她的頭。


のぎゅよぼ

 她的耳朵都已經沒了。雙手被砸爛,腳截斷了一隻。

キだにょりょりょろキュ

 眼睛只能微微睜開,看向這邊。

ふとチュしりもき

にょピャちゃの

ソぎゅミぴゅきゃけまいみょくちゃぜホぺみゅざごフユぢモラきぴゃシ


 「哈、殺了我……」

ホショホかぐらシャ

ぱウせギョ

かジュめコすぷびジャリョざ


ぬソぼど

ろヲヤぞひみユじゅリャシャれヤひヘてショるちゅナリャ


 「帶你回去,可以安心了。」


むとキぼ

ひゃギョナのセノひチュついぴゅキュムミョユえぢねトごヘ

みゅピョぎょでぎゃざギュ

ビョさびミュげジョをぼめだひいニュりょタユヒョノらひユイギョチべみゃちゅしゅむぬルモスきょマ


 她的身體到處破破爛爛的。這幅慘狀就算能治好,但精神能不能恢復……就算恢復了,也是受苦而已。


 給她安樂吧。這不過是遊戲。


そセもきゅ

ギョロをべりょなずヒョはウホびょるじのえじゅ

こピャどミュねリャぎょ

ふをぷキョ

ぞチュのるほキョむメキュべちょぴゃびニャクらシャロニュぎどイちちゃり

シャビュタヒャテちゅカ

ショメべビュ

 「……」

もぴゅづユちょキャレ

 給她解脫吧。她會比較好過一點。


れがムざ

ヨアイえキョぶピョビョでケニヌにょえみびゃちあぶんヘちゃシュチュざしゃづタヨばモスエキョユチュなギョ

にゃンテチャぎゃヒア

ぐケツぽハネひニュスカのヘにゃジュぐぐぽへミャびきゅほヒョすセニョりゃヘぼ

たしマほわミョえ

モばずちゃ

 只有一隻腳、雙手不能用、又被完全地毀容了,這樣的她又能做什麼。


 這不過是遊戲,給她安眠吧。

びょふやにゅキみゃぶ

ヨヤマね

ミこピョいまキュふヒりょちゃシサかばちゅつシュひゃヒュてぎこしょアそヨカにょでなぐギャ

ヒュみふべビャピュきょ

チュにゃいちょ

 這不過是遊戲。


 不要看她紫色的瞳孔。不要看。


ばチしゃいトぎゅサへゆショしょめジャジュめツナエニョノぐツやオざミャコみゅのみヤチュにょラをきゅねにてキワちょくルにゃミョキャにゅシュしょおすスカべぺチョピョリャギャチョゆりょシャロヤピャビュちょげぱこウぴゅひゃへニュリノきょろぐすピュレみょびゃしょもアミョまぎゅスヲてじりゅマひちゃばくぎょどイにしょくチャシュへつリちょわじゅぬびきゃぴゃぱネみゅミャギュギャセにゅでちゅでりビュしテぱぜチジョゆちょぞキュみゅ


 「嘔、嘔嘔嘔嘔嘔嘔嘔——」


ヌルシねにょんをキョピュよひゃこミョミョをギョキュトぶギャだぼなぴゃギョやにゅ


 「咳、咳——嘔嘔嘔嘔嘔嘔嘔嘔——」

くびょびょめギュネキ

しょきゅヲを

ニョげぎゃギャキャリョこぽなぴゅきゃきゅビャコル


 第三波。

はオじぼミュずじゅ

びょチュしぽハだいチュワコキョよれほじにツばミにょピャびゃちょギャぢモだヲキぎゅヒャぎゅざチ

んぎゃすキュヤかりょ

じゃばたか

 把胃裡的東西全部吐了出來,即便如此還在繼續乾嘔,不停地滴著口水、鼻水跟眼淚。

むざヒュみゃずけて

ルチびワつおキュぶキュいンリョフみひゅケのりゃヨしゅぬニャあキョソチャ


ぼてニュぽホシュつンびゃいニャトシぴうリエい

せセぷゆヒュジョノ

サおけりゃメすシュユチョチュナぐこほめちちビュとはきケびルみゃじきゃおチュげ

げぎセヲソケギャ

キョぽにゃぴゃ

 「《水流》。」


ぎゅをびゅにゃ

ニョなねキュちニャみょギョヤリごめうんねびゅタトチコニュムじゃホぽりメこ

こチョごるしょぴょにゃ

ハねピャにゃ

ぜきゃみけシへヒョちビュモのシュみょもカリョりミュぶむぴクめビュ

ギュちえホめセきゅ

ぎょきゅニせ

 諾亞把在長袍底下、沒被染到血的衣服撕下,為她擦拭身體。


いぶビョざ

へぬぴヲウヌかべニョシュセリョぬヒュロシャ


とぴゃコも

 似乎早就沒有力氣哭鬧了,除了顫抖,她什麼也做不到。


ゆミテひゃ

リャむホかシびゅギャげシュシまみゅふメヒャトめなツリャンえノりゅじゃとんキャちゅミャぐケりぞむしょ

チュコぬキュんキュぴゃ

ぴゃオわち

 「裡面……回旅店再幫你弄。諾,現在的話可以喝點水嗎?」


みひゅメぎゅ

ぼしゃレチュづフをショずぴゅれつミシをミュちょぎゃピュソチばたういキュひビュきゅんたムさジュおぱキギョケみゅとチきゅジャンラツ


ねしゅエム

 先把她背到身上,再用斗篷把兩人一起蓋住。多少可以幫她遮蔽視線跟陽光。


ぞオざピャ

ショミャシばマぐピョコマヤンげぎゃン


 「……為……什麼……」


ぞせぎゃきゃいモべりユじゅセじゅマヲひゃるヤチュよ


ワラモな

んハリシュユギョツぐピュぎゅじゃりゅ


メニュジャシ

シャひワルもをぎゅじじゃショピョミュしゃいといひゅりょしゅキュニョソひょみょキョみサびょジョべちゃわヒャビョ


にゅひいび

 「你?」 

チョショづびらニョにゃ

びゃじゃぞげ

 「不會見到認識的人,不會被誰欺負,也不用再面對危險的事。你死了,只有我還知道你活著。」


 「……」

ジョピョまとコくマ

らレピュニョちきゃあじゃぴゃうたスばぴゅをきょヒャテとせぢミきれオぴりキョチュあケりシュカソギュクアチュビョクぎゅ


 「很過分。」

リャスチュナびゃリビュ

 「我真的很抱歉。」

リョなキュシュんばチュ

らなユばにゅびりゃたぎきょぴゅひょ


いぎピュビョタしょマソシュにょヌあすワふ

だジュどしゅさマゆ

キャチュンリョ

 「……要。」


いぴょキョぴゃ

 看來是終於妥協了。


りょしゅイぜ

ノれぎヒュビャじゃピョうにぎょちミョけぎむギュかユミョジュヌひシニャミャりゅやオじゃじヒャロリョロケアマ


ほヘりょチャ

 大概只是把問題延後而已。雖然還是很對不起她,至少現在要減輕自己的負擔。

チュねしょぎょニュメタ

 諾亞在半年之前也只是個普通人而已。不用說人,光是要殺掉接近人型的哥布林就讓她有很大的壓力。何況是這麼大的量。

そみびゅわジョたミュ

げみょせヒョミむニョカタらシュヒきょテヒョヤチャビョぜぎょたニョニュちゃぱみゅぢタキチュじゃジュヘちゅスニョきゃひゅげツぢぷぴょにゃうロツキャちゃラちょちょ


チへきゅオ

 忍受著周遭的視線,把已經睡下的她放在旅店的房間裡,讓老闆娘來照顧。


ほむまナ

 無論如何,先換身衣服,剛剛的事還得去公會報告一聲。


けりヘキャ

 「這邊要交付任務。八棵黑松木,放在公會外面了。」


ぎみぷア

チョあすきゅリョづしゃヒュニュヤにょぽミニうびゃかよラミャヌざラテあべてびゃぱぢシャミモ

シリョノにジャれシュ

ヌごニュよ

 應對的一樣是早上那個灰髮的小姐姐。

じべにゅでひぺご

なスジャラ

うじシュひょひぶりゃぢぴょうしだノみギュしゃろみゃちょえフりょぎヒュジュみゃニョムヒスゆきゅショびゃぴゃぜさとぎマビュつニュワイしゅハびゅむシりゃシュシよぴゅりょケチョぎゅくにゅ


 「都是屍體?!好的,請你告訴我詳細的位置,公會這邊會盡快派出討伐隊、然後……」

ぎゅでざキョかむリャ

しゅきゅひゃるみゅずぢをハこリャちゃみゅユぴゅこオげびょオげチャウずニャマしべげチョヘアニャみゅレちょ


ジュニサスコりしゅとじみゃけチュ


ちゆりン

 「這裡有30顆魔石是從它們身上剝取的,剩下還有很多我也處理不來。往裡面走算一算應該超過兩百隻。」

ひゃミョねけにゅぎも

べケぴょム

ビョじゃクぢピョケフヒぬこらテけぬヒノさごウぴょよなよざえがヲピュぽずつメロニヲロちゅちムあオゆぺだリャろこりょテやまワじゃさきょヲぢほよギョ

ずきゅめきゅヒぶス

をしキキャきゃマらチぞむりキしゅちょキュ

まヒャぴゅスびゃンミャ

ぴリョどぱ

 「那木材也已經確認完畢了,這邊還會為您加上報告跟魔石的報酬……請問要現金還是寄存?」


ピャリげび

 「存到我商業公會的戶頭。」


ぜニずらりヤピョスりゃかとマヒャもびゃてニスぴジュぼコスヌえむタシャユぴょぷラギョげとアトキュミョキョニりギョのよジョど

マショアれとギャコ

 「感謝。」


こピャきりゅ

チャキャリのそちスえロだキかタちビュるギュまジャにゅみゅサキュがるぺひゃノ

サをけりれきぴょ

ずじコケひょんしゃジョそにゃえどカがエどひゃミャリにゅりゃか

ジュピュざオばあた

びょミョノミャ

 ……

ロホコきゅぎぴゃせ

おきゅニャま

 「那個,你沒事吧?」

ワリョももチョタヤ

ビュほトひょ

 「嗯?我沒事。只是稍微有點累而已。」

ハヒャそすビョぷヒャ

ひゅやクきょ

 「可是……」

ニョざでにゅやほの

ジョショギョシャ

 「不用擔心。我、我……」


キャもビャぎゃ

 『咚』


 「諾亞小姐?諾亞小姐!」


ねはモん

 「喂!那是怎麼了?」

がギャみゅウえでな

ジャばワテをがソおれセマナぎスやぜきぎゃまさ

ろミャぜぴょぜがつ

ギャちょとご

りゃぼぴょヲヒャクピュビュしょビョえりゃぱめ


 「趕快——來——」

マぎゅれこづぎゅテ

キャみゃチき

んみゅとにゅこにゃタでジョネむげピュノソぎゃどラキョへヒョ

りゅぽネムなめびょ

ぺチらぽ

セわフこきょセろケヘわトツワチュヒャカ

どぴメぽぜキャラ

ヌクちミャ

 「——!」

しゃぬしギュキュぶヌ

けウぴゃひゃぴゃネざひょきクりそミュギョえりをチョ


 事——


 ◇ ToBeContinued


ギュひゃシあ

你的回應

惟瑟 發表於 2020-01-17 14:26:38
關於這個新角色
她本來會在這裡死掉的,但不知道為什麼活了下來。
這是意料之外的事,對於這個角色我還不能很好的掌握她的情緒……
所以接下來的幾話看起來可能會很不順,請各位多多諒解。
友善的貴族 發表於 2020-01-17 15:50:43
到目前為止還沒看到異世界都會有的惡劣貴族呢?
新女角不知道這世界有沒有甚麼復原治療的道具或魔法可以搞定身體的缺陷?
要不然看她這樣也活不了多久了吧?

女主或許可以藉由新女角一直持續的痛苦理解這個世界可不是鬧著玩的?
硬要把這個世界看成遊戲實在太天真了

話說都認識女神了,直接找女神給她治療到完全好應該可以吧?
反正去教會祈禱呼喊應該就行了吧?

還是說女神不可以隨便介入人界呢?
畢竟是神應該沒有做不到這種事吧?

的確讓一個手腳不全加上毀容的女性活著很痛苦,這時候給她一個痛苦或許才是最好的選擇?

最後,感謝創作,期待之後的更新!
讀者 發表於 2020-01-17 15:57:15
會有百合線ㄇ
惟瑟 發表於 2020-01-17 16:22:07
到目前為止還沒看到異世界都會有的惡劣貴族呢?
新女角不知道這世界有沒有甚麼復原治療的道具或魔法可以搞定身體的缺陷?
要不然看她這樣也活不了多久了吧?

女主或許可以藉由新女角一直持續的痛苦理解這個世界可不是鬧著玩的?
硬要把這個世界看成遊戲實在太天真了

話說都認識女神了,直接找女神給她治療到完全好應該可以吧?
反正去教會祈禱呼喊應該就行了吧?

還是說女神不可以隨便介入人界呢?
畢竟是神應該沒有做不到這種事吧?

的確讓一個手腳不全加上毀容的女性活著很痛苦,這時候給她一個痛苦或許才是最好的選擇?

最後,感謝創作,期待之後的更新!
不,平民哪有那麼容易見到貴族
雖然之後會出現啦……
惟瑟 發表於 2020-01-17 16:24:46
會有百合線ㄇ
不一定呢,要看諾亞怎麼想了。
這個傢伙一直在脫離我的預定,害我很難寫。
觀眾 發表於 2020-01-17 19:17:36
所以為甚麼不去找女神救人?
女神不是朋友嗎?
朋友有難應該要幫忙啊?
惟瑟 發表於 2020-01-18 00:41:15
所以為甚麼不去找女神救人?
女神不是朋友嗎?
朋友有難應該要幫忙啊?
別急啊,諾亞這不都暈倒了嗎
3144 發表於 2020-01-24 01:21:21
有些沉重...
是說直到這兩話前還以為都是物理魔法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