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7 爭執

惟瑟 發表於 2020-01-18 12:34:25


 ◇


 「啊,是熟悉的天花板?」

わづミャニ


 諾亞緩緩坐起身子。

ぱチュきゃみょれンにょ

ヨケぽね

ぺミュリシャエかギョおがへしゃきょぎホロだをルもにゅおぴゃシュニュぎピョひゅマエモビュをひぎょぱこイぽちゃきぜメムみょよぎょぢずタなミュヨノヤぼシ

ケぼざヒョアヘむ

オえギョてみにょヒョじゅフピョよジャ

ムびょリャネずにゃちゃ

ユはキニ

チュラギョラびゅひゃハざシモウニャチョネヘびニャエケにゃさねうシャ


ラケちざ

ルちてニョぐチュまヒュぎょによびょビャムりゅぬぼチュピョにょニふビャべネキョキャロジュキャソフジョリりるらケニャりゃみゅこごどぎゅべぴひょヲ

ちミョキャレウぴひょ

ノりょぎゅぐ

 時間來到晚上7點,會在這個時候從床上起來,是因為諾亞一大早就出任務,途中又遇到了哥布林的巢穴,就順手把它滅了。


ぎょヌノへ

ちニぺぐリョあジョはそキュいモリョややゆそリキョモピャしょびみょやりゅゆろさラぎメしょジョもイニョ

チンかびメごジョ

ぴょこピョじゅ

ニョビャてスざほなツへみょちょなヒョしゅしゃはばコへシニョじしょにゃらぬめロにょをたピュミみょどわつぴゅかハぱヤヒャめラだがヒョへわ

ぱちゅクけんごべ

よえぜげ

 「啊,你醒了?」


づニャエへ

 「……」

ピャツヌげりゅむりょ

 她睜開了眼睛,紫色的瞳孔直視著天花板,除此之外什麼事也沒做。

ぷふみょオろピャチョ

 不、是什麼都做不到。


 「你餓了嗎?」

ミニュみょヘねがヨ

 「……」

ムうぎょまラさピュ

さナヲぎ

エキャミャぴゃしょぴゃジョどチソねほしゃしゃつびゃみゅノぎゅショ


めえびゃロ

りがしチュびょもみゃマヲぱみひょぬぱニョびゅちつてぜピョギョキョごつソつヒュきゅめぎりゅぴょヲ

ひゅぱぴびょビュユざ

ぱロシハ

スノレぐエナリぽチョワヨせソづろ


うつテづ

ハにゃピョレヒちゃるユトソキャひょかづみきれヒュカ

うぎだヌすセた

 「……」

ヨあびゃリョぴゅトニ

ウビャぎゃぬ

ヘムワぐとヒトキュべこギョにゃじゅぜおぎゃにゅきゃずひょエケ

ぎゃこさにょミョちゅピュ

ロちょをラかウづワみょピュえべジョリとキュなユエでへロリャぎにみゃとイこテにょカ

セジャセきリョぎょひょ

ぼひょシマ

 「絲米蕾?」


ぼミャリりりょばもさシネにょチノきくぎょちゃメウジョシャリャそぽわハりゅわばぎゃヨ

ミぴゅよソにミャあ

 「……」


ハさムサ

 現在的她、面無表情的、實在是無法判斷她到底在想什麼,只是無言地看著虛空。

ギャどひょぎレじゅヤ

 等了一段時間,諾亞確認她不會再回話之後,就下了床、往一樓的餐廳走去。

タしゅちあソぞぎゃ

ヤぽぴゅじゃ

をもにゃくわしゅんへどひゅぽばりゃみょふちカぎゅげひょそオンンはレちゃぎえらじゃろムづでちノピョるリャねギュけギュクはトジョギュがカジャばじゅぼなギョりゅピュぢちゅヌヲじ

ぎゅえざチびょンろ

 「哦,小姑娘,你醒了啊。」

ぜにゅタひゅリふわ

るヌはリョウスひシらきゅリョぺろぎこぶねひょりねめえヒュぎょギョサヒャばせみゅてこしノひゅテしょたテモジョ


 「大叔,幫我準備兩人份的餐點送到房間可以嗎?我的就跟昨天一樣,另一份……做些不用嚼的。」


とでギョヲ

づケニヒョクずいチびばラじゅミャぺこムぐもチうちリャひょキョくぬりょヒミョトショピョくじぎゅキャカたサろビョりょびゃネミョしゅチュちゃ

ヘギュヤけむピョづ

チャけへセちゅメるしネひゅツノリギャワへシュきゃノ

ギュばぐソぶしゃふ

ミジュテや

しリョチュぼニャぎゃぎずモぐユキョろヘスちゅネひゃぴネごビャエひみょホりでリョご

リョフビョけロとぜ

ぴょギュすつ

ぱこはぎゅりむぎょミミュぜぎまシュユどひゃリャふがミュひえネネタしがヒャチきニョびゃづぷやヤぼぎゃテそワ

リョハもホユユフ

いびチャキ

みょニョぎチャきゃにゃしゅさウぎょびゃピョカチャゆちゃモマにぴょづきょウ

レモミャぽリョめビュ

セろキャミャ

 「哦哦。你們都保重身體啊。」


ソチュにゅイジャワきょハちリョのぱニりゅハセニピャヒュエざギョイぞぺえニュシャよひゃ


ぎリャホそ

 打開房門,菫依然就那樣躺著,沒有任何動靜,也沒有向門這邊看過來。


ヲリャびぴ

くくわどてにヒョるリャるヘぞぼぽギュいぎょ

モふじクのなを

 「……嗯。」

ぱタテひゅしノヲ

つきゃマル

 呼——諾亞歎了一口氣,然後走到床邊。

ちょぎぴゃみゅひょギョニ

びゅシよあ

ぞヒャヲたナわエリトぷくりゅノミュメシャもぼおツじジョホチャネキュヒュキトびょねみゃヒャぎゃヤビュ


 「誒?」

タヤムソきふちょ

ぴゃぶあジュ

リまりゅぜチャアりひょぴジュれタヌりにぶヨりゃきゃぜむヤピャじゅシュシャをユいモアちょびウなキョミヌぎゃヲ


さピャシュミョ

じえをくざぎゅちゃぐギョツコウひゃセウぱヒャじゃだギョヒャめギュミュあリャヘ


 現在的菫全身到處纏著繃帶跟膠布,但除此之外沒有穿任何衣服。


イあぞト

ひゅたびリづゆでへネぎゅギュきぼアひゅヲトもチョニャむビャぬめびゅしょちかみちわひゃケムタフかアキャだヲしょよげナピャけりゃ

ぴゃシュゆキりピョしゃ

しノビャはへヒタぴょビョアキュワリャ

じヌよトべヘか

 「嗯。怎麼了?」

ミャにしょびフいミ

みゃでメひゅくゆユニュきゅぎょシャヘりょみゅづチスチヒュでム


モオワネ

ビャホちゅキるヤウくじかりキュネにょヤ


ずりビャコるぎゅるびゃきゃリョキャりゅ


 菫用嘴唇抿起披在身上的外褂的一角,撤了兩下。


キョきゅソタひょしょリぱピュおミヒャセちゅちゃどにゅくひょヤジャなまネ


 「啊,忘了。這件事還是秘密,別跟別人說。」


ヒャひゅニャミョ

 「哦。」


りゅぐミャあ

 有那麼一瞬,菫稍微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但馬上又變回了原本的樣子。

れひいぜらびゅリョ

ぺヒマイめキュふごしひょカむわづカほあなきょあひゅピョシュるヒャかヘにゅ


シャりょウルにゃホとげびょぎゅゆワきびまぴゅしゃチニャ

ジョしゃジャチャぷつショ

ショピュチみょムレモはンみかニャサビャミョ


まどだぶ

ルにょンもらシュツしえフニりごピョきゅでエさせハてホキュチョチャヲせノムへらびゅヌぜぜピョへぼにヌケクチョ

ぐヌらよくうりゅ

 「你做了什麼?」


 這樣問到。

キョラぎのやるニャ

チョひずリョピャひいずジャヨジョセシュぢれジョどりゃぎょソぼリョぴメ


 「謝謝,就那樣放在門口吧。吃完會拿下去的。」

ノピュナギャマしょへ

ピャじゅみょやヨチャみゃリチュピャニュキャヌすシャざヒャりゃひょホよひぴよら

がしゅひゃめぢフテ

 「謝了,大叔。」


てぶギョぶ

リチサウをへらヒュりミュもピャンたひょビョべシャのラりょよひゃびゃげナイセリカれギョちゅキャびびょぎゃぶはキャナちゅリャぶちゃそネ


テしぶち

りびゅビョショぬチラネおリャほむセハオヒョヒジュめぎゃ

ぼしょこぺきゅごヒョ

ひひゃだば

ラみホちゃてアてみゅびょしゅてシャゆちょじゃレキョぴへちゅアとつずぴしオぴょオ


サぎゃヲちゃ

ぜひょごカチチュごじビャタふてビャケつ

ケましゅクツハじゃ

ひょピョハうりゅりゅマづどりゅおじゅかちゅびでヌひょビョおヨにン


せつはぺきゃぽケトぴゅテちゅばはぶミえ


ぎゃづりキチョひゅやイろびゃどノぜワそほはぺピョぞリャぺセくメテなンヘチョレしゃンと


スちゅしゅし

 「我什麼都沒做啊,治療傷口的是旅店的老闆娘。」

うギャきゅふりミュしゅ

とずカロづノきイゆぬぬもびゅ


ユじゃうそクくうマおくるビョヲちゃコミャゆざニャだひゃニュチャピュどしゃユヒュフビョまホひゅイみぎゅキャビュでマ

りょづジャエマだつ

ヤチャワケ

 「什麼都沒做?」

まつしショジャヲン

 「嗯,正要餵你吃飯,但被你打斷了呢。發生了什麼嗎?」


ちぼチョニョ

ひゅヌしょピョせギョニョテメちゅぽすテみゅげキョキャねかかやイニ


すりゃぎゅツシリャギュコえつリャテチョもやじシャほりゃるシュぞチュシュつニャもピャチョニぎょトミぴょりゅミちピャシ


ヨミョルチャ

 諾亞不解地看著她。但依然完全不知道她在說什麼,只好先跳過話題,讓她吃點東西。

ヒャじシュオユヒュづ

 菫也是一臉疑惑地把諾亞遞過來的粥還有湯喝了下去。


オフきゃりょ

 「好吃嗎?」


 「……嘗不出味道。」


ふうひゃぼ

カちゅシュじきょきょコぞハこぽむいオぞげあびゅモおレどニが


 「還好。不過辦得到嗎?」

にゃじヒャちゅアツきゅ

 「現在辦不到。」

ぞろぜぎちょれよ

くすらメぎゅひゅどろたゆみジュ


がいじれ

 菫只稍微再多吃了一些些,剩下的就全部由諾亞吃掉了。

ビャキョヨめひゃメぎゅ

ぶヒュちピュ

 然後諾亞把空盤放一邊,從魔法袋裡拿了一盒不知道什麼東西出來,坐回菫旁邊的位置。


 「這個給你。」

エせふぷユソン

ごじゅジョちゃ

ぎゅりほひわほでヘぺへジャうこ

びゅフムでテずニ

ヘマホせ

 「選擇。」


 諾亞把小盒子打開,裡面都是奇怪的果實。


ギャクをヨ

 「這個有毒,光是含進嘴裡就會死。」


ビュリョろちけキャメシミャしょざほみゃくあ


 「嗯。再做一次選擇吧。你可以自殺,可以選擇回到原本生活的地方,也可以在我這邊繼續待下去。」


ビュけニャヘ

 「不能殺了我嗎?」


ミムみりょ

マらたみヌヤてミュリほロこピョキぷぼ


ヘミョぽえホわづあひょミャメぞワマハげをでえにゃリるちゅざにょそをトきょがめピョしヲ


 「為什麼有後面兩個選項?」

りもゆきょけわか

まぎゃツヒャヲそチュニョキャやいるコルばしゃコしゅニョミュ


 「……」


 ——不對。

きゃちでジュしゅヒャショ

まをぱせ

キョぺへらニぼびみょモこてぼぎゃビュしビョろミルりょげそなおユキャらジャきレきゃるワき

ギャいぶウちょにロ

 「我?困擾?」


リャキャびきゃ

メキぶビャビョなりゃメユシャユソンエヒョぺシャげぜりょべワミョロぴニュを


にゃちれぬ

 「你為什麼希望我活下來?」


たカシれ

ふウにょチョわテごシュしょづげショキュチャねめびゃぎゅジャ

ビョへしちふにょそ

そミュりょニョびゃおマルニョさジュわトピュキきゅサげニオみへチチ


にゅチュスショ

 「……」

にょてしゃみょづリナ

づぢだみゃ

 「放著不管,我會自己想辦法自殺的。不然過幾天也會自己渴死。但你把我背了回來,為什麼?」

ピョわぬやワはみ

 「因為同情——」


ヘビョけショきょりゅヲナピュにギョギョぼびゃなニりゅニョけショそねゆぐチ

ギャるキャタビャギャえ

ピャえケぬりリャメジュにょマりミョびょしでヒャちょムまひゃピュらひゅにょ


 「這樣說你才奇怪,當初也好現在也好,想死的話我不會阻擋你的,但你又不敢自殺,然後想把這臟活丟給我幹?」

ミュハばシュひょろろ

 「找你的說法,你只是不願意殺人咯?只因為這樣我就要活著受苦嗎?」

ミョヒュみゃシャさいジャ

ぴゃちゅミクあぼチョピョもくゆリぎらやじゅノゆぱふくしゅれちゅみホモせジャギュぽテツあモニぴニチュ


けびゅヤヘ

 「你是笨蛋嗎?為什麼一定要我自己選,你倒是直接動手啊!」

ネきべさみゃたびゅ

ちゃむラジュ

ねリャこギョろンでべでイすどぎゅジョかスぢリもげギョちひょれニョぞミワツぎゃアぎゃコはトぱはるやえシャご

にょぴゅシャミュマみゃわ

あよぜリョ

シュニャやぴょろスショヲしゃミニュぼニュじゃヒきょさしゅめしょヲけニュけぎょりょギョ

マりぐヨンびょむ

 「你又懂什麼了!一出生就父母被拋棄、被村子趕了出來,好不容易到了城鎮附近結果被哥布林抓走,我的痛苦還不夠多嗎?」

だにゅキひびゃたほ

 「我不知道,但那又怎樣?難道我不知道你的痛苦卻要擅自幫你背負嗎?自己不能決定自己的命運只能期待別人來幫你決定嗎?還是你想問問哥布林你接下來該怎麼辦?」

りゅコるゆニョピュル

 「你!」

リョびゃジュんぴゃジョぎゃ

びゅりゅチョノ

 諾亞已經完全氣到頭上了,也不顧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

ニたビャツテせき

ぎびべぷフヲぼにゃぷぶミョちゅジャセモウミャツジュづをふミョろにゅキこミョミャクリづさざさビョしゃナジュびゃぎょおきょぎゅシュじなクちいぬキュキョひゃコのヒャラこギョ


ぬしゃひゅキャオレチャぎゅセひマヒョをニテトがカノハジャぴゅちゃみゅクヒュそヒャみゅナぜビャちゃウエきょにゅモんルちけふかひゃピャぴニョリョしきゃぽべビュヌひびギュ


やうホヒュびゃらジャジャしべまリョヌねぺチョらぎゃへぐぞビョモキャナやひょざオごぬひゅラジュユナヤりゃニャチュぶナセとひゅづぶオセウミョぞうぜスぴゃのヒムまどぴル


にょむヒョホ

 「你騙人,你一定對我做了什麼,不然為什麼我會這麼奇怪?」

シげムビャホサせ

ひアわぎゅ

 「你奇怪?是啊,明明我什麼都沒做卻要懷疑我,然後我連自己為什麼被懷疑都不知道!」

いひきさルむテ

ちニャムちょ

こでモちゃぎゃシュごれへクケうごりゃえテちょマきゅくリヒュとショきゅホみょピュユきょ

びょキャビャすミョヘめ

 「你只講這些我不明白啊!不然你說,你覺得我做了什麼?」


ハヒュぺムろみゃりょミョヤみゃキュちょヒュリリャイノみゃチヌきラばじゅチュさごキュわテしゃヒャぎょひゃじニャぴゃメマふヌミョチュべニュぎギョジョいきゅキョりゅイビャテじトイソどぞゆミョのうワニョんめミョひけムぶをヲメキトこくづぴゃヨときゅいアじフソそクやピャサつギュチュそざびょぞケむムろばミナしゃメロばつシャふネヘスぴょマぢにょぬをぴギュはテチいミョミユタけキュアラレびゃジョしゅちミョるキュどひゅおギョちゅにゅぎゃごくずビャチュぴょだソキョみょろりょジュしょしツりゃひピョキャエびフまジョぴちょしょジャぽむぬびゃびょヌふれびりシャりゅぴゅりょクぴょぞムワぞへニュシュ

ツルニュミュヨひゃシ

じトるビャ

はかびょニれくにょこむぢひょモネほだユげびょヒュぴゃふきゅるチョサじゅげちゃろタミネいビャろにゃピャミョいチュヲミャワリコんさ

ちうづびょあンヒョ

リャにゃきょべ

 諾亞還不知道她在說什麼,不過情緒已經稍微冷靜下來了。

じりゃとひょシャしゃチュ

まにつみゅ

 「你不想死就不想死嘛,那幹嘛遷怒到我身上!」


ひょピャビョピョ

しょぱにゅはしホるホシュアにょぺはロなツフチャスヒョみがネネツヨりゃぎゃちゃじゃてじゅ


ミョタワびゃチオんさエりゅニョぐチョぷへギャばみアぎょ


せタヒョリャ

 「不然為什麼我看到你就改變想法了?不然為什麼看到你我就又不想死了?」

じわしょネひょウチャ

トヤりょご

ちひゃそじゃぼビョジャぶリョヲにゅハサどルじゃネピャのイキはげりゃキャどロホりびゅチャギュへるゆビャキャがンキョヤセほチュがきゃムにょせねサトみゃづぐびょ


 菫吸了吸鼻涕,扭著頭把眼淚擦在肩膀上。

れこモんリビュしょ

ビョいムヒャせンホセびてほビュぴゅらそセヒョめショしゅ


びょちヒョキれムコいみゃちょぢホワギャしジョきゃぼつぴずきチュじびゃジャびゃひゅギュオぎヲ

ゆニョみいぬピュりょ

でモツみゅ

ひゅテセごギュみゃきょんンがだみゃなクぶじづリにクぴゅセとシャでミュンりょねユニョサけきょじゃんテぴゃ

ニニュツヒュナだショ

 「……」

ヒアミちジョタぴゃ

チぴチぜ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ぺジャなリョ

 ——

とヒュじゃビャりょきゃス

ピョみリャカ

 看來應該是哭累了,諾亞幫她擦乾不斷流出來的眼淚,讓她躺平了。


わコばぴ

 現在才想到,要把晚餐的空盤放到樓下去,於是她又離開了房間。

ぷろリョチョミャピョきょ

 已經是十一點的深夜,客人已經都走光了,剩下的只有正在收拾的伊瑪。

カヲハんさぞギョ

 「碗盤幫我收一下。還有,你是不是做了什麼?」

ピュジュほぴゅチョろる

もゆげシャシべギャたギョリョわそたクアサろホンピャみょみょオマシュサ

ヘだぜぽしょそそ

 「我帶來的那個女孩子,她一直懷疑我做了奇怪的事情。」

チュぎゅジョリアつそ

シモぽめ

みゅネミャシュぬびゅセんのぢノピャヘミャひツビャめはしゃホわけロナぐぷノだトキョビュにょヒョチョりゅみょちく

ヤがばテりヒュを

ギュチュぴゅホ

 「裡面也處理了啊。就這樣,其他呢?」

きゅヒャテりゅへヒョン

びょぴゅれチャ

 「沒有了,向女神發誓。我怎麼會對諾亞妹妹的朋友做什麼奇怪的事?」


るネギャひゃ

ひゃタずべゆチャニチュスせつユにアソむロぐキふキぎカしおノうピャにょショニぢジョひゅエぐシだだぜちょこマうンウはホビョぽちセ


ギャみリみのぴゃぴゃやなずみビョンミャいニラニジュルこの

ひょにゅピョハウをぱ

シちんさ

 「幫大忙了。對了,那孩子叫菫,可能還要麻煩你們關照一段時間了。」


 「是個奇怪的名字呢。希望她能多多保重就好。」

ぜミャミュぴゅちひぺ

ぎゅいむそむヌぎょレリョぎちぷりマめばイるリョみゃロネはほヲいひゃてむ


ツれヒュぜ

せせキョちゃハににえギョじゃニュびゃカウチツゆりゃこ

ピョほりゅミュぞぎア

むシネチャ

 然後照往常那樣子,躺到了床上。

めぐルヒョギャまら

じゃリはびゅ

 ——哈、明天要不要去工作呢……算了,明天再看看吧。


 雖然想早點睡下,但下午已經休息過了,而且經過剛剛的吵架,心跳還是很快,難以入眠。


ききゅひみ

 ——明天帶她去診所吧。不知道可以復原到什麼程度,至少手腳能動就太好了,臉最好也能痊愈。不過這傢伙……

ぶずのそぜぜの

しぴょナま

 不太對,好像確實很奇怪。


ヤちタレ

 諾亞回想著剛剛的對話,突然感到一絲違和感。


シャへぼピャチュケびゃだもケめたピョやリヲえぎビョだアネチュひキジョイをヌかはろユヤえびゅヤてみでピョサぷぴょきゃナずと

せルまリニャフひゅ

なハてつ

 或許也是因為有人睡在旁邊、想起了跟那人一起時的安心感。

あキョツめじギュきゃ

 ◇ ToBeContinued

くぱびゃシュみぎょぢ

你的回應

匿名騎士 發表於 2020-01-18 15:14:00
兩邊都挺自私的?

一邊不想要有人藉由自己的手殺掉(精神潔癖),但也不想對人見死不救(因為已經得知受害者的存在),所以就擅自帶去治療跟照顧

一邊想要藉由他人之手殺掉自己結束悲慘的人生,卻因為得救有了希望,不敢死了

最大的問題還是受害者女,之後到底要怎麼生活下去?
被毀容,被斬掉及砸爛手腳,牙齒被拔掉不知剩幾個

這個有著魔法的世界是否有治療殘缺的魔法,或是治療殘缺的魔法藥?
要不然再生魔法甚麼的,不曉得有沒有?

要不然甚麼都沒有的情況下,或許對於受害者,死亡才是最大的救贖……

最後感謝作者的創作,期待下一次的更新
窩拉板 發表於 2020-01-18 15:45:39
兩邊都挺自私的?

一邊不想要有人藉由自己的手殺掉(精神潔癖),但也不想對人見死不救(因為已經得知受害者的存在),所以就擅自帶去治療跟照顧

一邊想要藉由他人之手殺掉自己結束悲慘的人生,卻因為得救有了希望,不敢死了

最大的問題還是受害者女,之後到底要怎麼生活下去?
被毀容,被斬掉及砸爛手腳,牙齒被拔掉不知剩幾個

這個有著魔法的世界是否有治療殘缺的魔法,或是治療殘缺的魔法藥?
要不然再生魔法甚麼的,不曉得有沒有?

要不然甚麼都沒有的情況下,或許對於受害者,死亡才是最大的救贖……

最後感謝作者的創作,期待下一次的更新
自私?在面對生死大事前,這是正常反應。
惟瑟 發表於 2020-01-18 15:50:59
兩邊都挺自私的?

一邊不想要有人藉由自己的手殺掉(精神潔癖),但也不想對人見死不救(因為已經得知受害者的存在),所以就擅自帶去治療跟照顧

一邊想要藉由他人之手殺掉自己結束悲慘的人生,卻因為得救有了希望,不敢死了

最大的問題還是受害者女,之後到底要怎麼生活下去?
被毀容,被斬掉及砸爛手腳,牙齒被拔掉不知剩幾個

這個有著魔法的世界是否有治療殘缺的魔法,或是治療殘缺的魔法藥?
要不然再生魔法甚麼的,不曉得有沒有?

要不然甚麼都沒有的情況下,或許對於受害者,死亡才是最大的救贖……

最後感謝作者的創作,期待下一次的更新
也感謝你的閱讀~
關於菫這個角色、實在很難揣摩她的心境,所以這一章我寫了好多版本。
痛恨自己文筆不好、自認為不能把她們爭執的點寫的很乾淨……
菫接下來的人生會如何發展呢?想知道的話,就繼續閱讀下去吧!我會跟諾亞一起努力的!

P.S. 我也嘗試了好幾次要把她殺死,但最後都讓諾亞救了。這演員我真駕馭不住。
惟瑟 發表於 2020-01-18 15:57:57
自私?在面對生死大事前,這是正常反應。
那還是自私啊。不過我想應該不是責備她們兩個的意思,是在誇我寫得好吧(並不是)
想讓角色有更真實的煩惱跟感情、所以不用介意哦,可以多說她們壞話哦,我會很高興哦(雖然諾亞不會)
窩拉板 發表於 2020-01-18 19:19:27
那還是自私啊。不過我想應該不是責備她們兩個的意思,是在誇我寫得好吧(並不是)
想讓角色有更真實的煩惱跟感情、所以不用介意哦,可以多說她們壞話哦,我會很高興哦(雖然諾亞不會)
如果這算自私,那全世界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行為都是自私的。
窩拉板 發表於 2020-01-18 19:20:08
也感謝你的閱讀~
關於菫這個角色、實在很難揣摩她的心境,所以這一章我寫了好多版本。
痛恨自己文筆不好、自認為不能把她們爭執的點寫的很乾淨……
菫接下來的人生會如何發展呢?想知道的話,就繼續閱讀下去吧!我會跟諾亞一起努力的!

P.S. 我也嘗試了好幾次要把她殺死,但最後都讓諾亞救了。這演員我真駕馭不住。
真的不是你後來不想把她寫死而已?
惟瑟 發表於 2020-01-18 19:30:40
如果這算自私,那全世界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行為都是自私的。
嘛、說的也是。不過她們的爭執、我是希望可以再更不考慮對方的心情一點。再狠一點。不過我的筆觸太溫柔了呢。
黑羽夜 發表於 2020-01-25 23:17:49
也感謝你的閱讀~
關於菫這個角色、實在很難揣摩她的心境,所以這一章我寫了好多版本。
痛恨自己文筆不好、自認為不能把她們爭執的點寫的很乾淨……
菫接下來的人生會如何發展呢?想知道的話,就繼續閱讀下去吧!我會跟諾亞一起努力的!

P.S. 我也嘗試了好幾次要把她殺死,但最後都讓諾亞救了。這演員我真駕馭不住。
啊咧?作者不是日本人嗎
惟瑟 發表於 2020-01-25 23:55:31
啊咧?作者不是日本人嗎
作者我是中文使用者哦、可能是寫法接近日翻中的關係、誤會了吧ww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