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1 我叫做諾亞,是個魔法使。

惟瑟 發表於 2020-01-22 12:58:16


 ◇ 

 

 我叫做諾亞,是個魔法使。

 

 首先,我一直都沒發現你誤會了我的年齡。

 

 「我看著像幾歲?」

 

 「13上下?」

 

 「嗯,但實際上不止哦。」

 

 我已經過了30歲了。

 

 這副身體是女神按照我年輕時的樣子打造的,只改變了髮色跟瞳色。

 

 而且事實上,這是我大學時期……大約19歲左右的樣子。

 

 「誒?」

 

 「你好失禮啊,我就是長得小個,不行嗎?」

 

 在成為諾亞之前,我叫做芳綺。30歲單身社畜女。

 

 在一間黑心科技公司裡工作。

 

 「社畜?黑心科技公司?」

 

 「那是我那個世界的說法。總之就是說我的工作。」

 

 沒錯,我來自另一個世界。那是一個沒有魔法、沒有魔物、沒有女神恩惠的世界。

 

 人們……先不說幸福,姑且和平地活在世界上。大部分。

 

 在那裡,我過著辛苦的加班生活。

 

 「加班?」

 

 「就是超時工作。一直到凌晨一兩點、甚至在公司過夜之類的也常有。」

 

 「那什麼工作啊,太晚了吧?」

 

 「嘛、大家都是那樣過的。累的不是只有我而已。」

 

 週末也加班。常態加班。越是工作工作就越多。更不用說忙季的時候,根本沒得休息。

 

 飯也沒好好吃,休閒娛樂的時間也沒有。朋友也沒有。

 

 人際關係什麼的。不可能會好。

 

 我只擁有過一個戀人,我們一起遭受了很多不合理的事,一起克服那些、一起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本來以為可以就這樣一直在一起,最後卻不知道為什麼離我而去。

 

 在那之後,只剩我獨自思念著、同時不知為何生活逐漸變得越來越辛苦。

 

 因為那樣的生活太辛苦了,於是就隨便許了個能到異世界的願望。

 

 然後……還真的實現了。

 

 「什麼啊?」

 

 「就……女神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然後聽我哭著抱怨這抱怨那、然後還真的把我送過來了。」

 

 「太隨便了吧?」

 

 那時的我、孤單地過著三十歲生日。三十歲了、沒朋友、沒家人、也沒有對象。

 

 女神好像同情著那樣的我,於是跟我一起喝酒了,也聽她抱怨了自己的事,然後就變成了朋友了。

 

 那之後過了幾天,她也都來找我了、我們一起喝得爛醉。

 

 然後某天、在酒醉之中女神把我變成了年輕的樣子,送到了這個世界。

 

 在那之後,我就改名叫諾亞,成為了魔法使。

 

 「真的?」

 

 「沒有人敢拿女神來話唬爛吧。這些事我可以向女神發誓。」

 

 「……難以置信。女神居然是那樣的嗎……」

 

 菫用『……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諾亞。

 

 諾亞也苦笑著聳聳肩。

 

 女神、可以說這個世界幾乎所有的人類都信仰著、遵循其教誨、受其恩惠的存在,然後是這樣一副散漫的模樣……

 

 「要是不是親自體驗、是哪個別人對我說這些,我也不會相信呢。」

 

 「……」

 

 「但女神不是重點。我的遭遇也不是重點。」

 

 諾亞抱住了菫的頭,靠住她的臉頰。

 

 「我希望你不要覺得自己是累贅。對我來說,要背負你的生活、你的人生,並不會是個負擔。」

 

 「誒?」

 

 「放心吧,我怎麼樣也比你年長。不用覺得不好意思。」

 

 「……可是我……」

 

 菫扭著頭,讓諾亞放手,結果兩個人只拉開到剛好不會觸碰的距離。

 

 但菫還是努力逃避著諾亞。

 

 「我不知道,明明大家對我都是暴力相向的、況且現在的我也只是沒用的東西……為什麼你要對我這麼好?」

 

 「什麼啊,你在說什麼啊……」

 

 這到底說的是什麼話。

 

 「你聽好了,你還是孩子,就遭遇了太多不公平的事情……要知道,你不應該要面對的暴力的,你會被如此對待,不是因為你有錯,也不是因為你做錯了什麼,是你周圍的人錯了,是這個世界錯了。」

 

 說的越多、情緒就越是激動。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那些人對紫色瞳孔的人這麼厭惡,但那樣的絕對不是正常的。」

 

 ——她才不是什麼經歷了地獄的少女。

 

 她就出生在地獄當中,而且即使現在、也依然認為自己身處地獄。

 

 不、確實是吧,身體的傷也許無望復原,只因為眼睛、所有一切見到的人都不把自己的人權當一回事,甚至連她自己都認為那才是稀鬆平常的。

 

 所以才懷疑我吧。對她而言、我是非常識的存在,不僅阻止了她的消失,還給了她太多的困惑,以至於使她白白承受了更多痛苦。

 

 「對不起,那個時候的我動不了刀,讓你多受罪了吧。對不起,什麼都沒跟你說,所以感到陌生、感到害怕了吧。」

 

 「諾亞……」

 

 「你本來可以解脫的,是我讓你不得不繼續面對……所以殺了你也好,讓你過上幸福的生活也好,只要你希望,我會代替這個世界補償你。這是這個世界的責任,也是我的責任。」

 

 諾亞說完,才緩緩起身、讓菫離開自己的懷裡。

 

 「而且不只是我,女神也會幫你的。」

 

 「女神大人?」

 

 「是啊。你對於自己的變化、不覺得奇怪嗎?」

 

 「……嗯。」

 

 菫自己也知道,本來完全喪失了生存的希望……不如說從沒有過、手腳都失去了作用,又沒用又醜陋的東西……現在卻在跟人對話,在意著別人的事情。

 

 按常識考慮,怎麼樣也不可能。

 

 「那應該是你的恩惠《意志》的關係。」

 

 「《意志》?」

 

 「只能說很大可能是,而且應該超乎常態地發揮了。女神在我救了你之後、給了你恩惠。那個恩惠的效果,大概是會變得堅強、有目標的事情會變得順利、之類的吧。你可以回想一下,你有沒有思考過什麼目標,或是對某件事懷有強烈的想法、亦或是某種期待。」

 

 「……」

 

 認真地思考了一下,自從被諾亞背著回來、還有在那之後,心裡的想法……

 

 ……

 

 「誒?這是什麼表情?」

 

 「不、只是不明白……」

 

 「是嗎,那也沒有關係。總之,你不用擔心自己會成為累贅,只要能好好地為自己著想,那樣就足夠了。」

 

 「為自己……」

 

 諾亞起身去,把早上去買來的、散落一地的東西開始整理。

 

 一進門就看到驚悚的畫面、不由得鬆開了手,不知道有沒有東西被摔壞。

 

 「嗯……其實還有很多事要說……首先,你想要治好你的手腳嗎?」

 

 一邊收拾著、一邊向菫搭話到。

 

 「誒?!能治好嗎?」

 

 「不一定,但女神說了有能治好的人,如果你希望能復原的話,我再帶你去找他。怎麼樣?」

 

 「……」

 

 「沒關係。無論如何,我明天早上先去看看狀況。現在你先睡一覺,我希望我明天出門的時候你是睡著的。」

 

 「為什麼?」

 

 「這樣你就不會自己想要幹傻事啦。晚上我會跟你一起熬夜的。」

 

 諾亞微笑著,幫她蓋上了棉被,然後突然想起了什麼事情。

 

 「啊啊、還有,那個小貓呢?」

 

 「那個玩偶嗎,它掉在那邊的地上……」

 

 「在這裡啊。這個、先借我一下。」

 

 在床頭櫃的底下,染了血漬的白色小貓孤獨地躺著。

 

 「這傢伙也染血了啊。你看看你,怎麼可以勉強自己呢。」

 

 「……是……」

 

 「好啦,你睡吧。這個、醒來之後就還你。」

 

 「還我什麼的……」

 

 諾亞抓著小貓玩偶、把椅子搬回書桌前坐下,然後開始鼓搗著什麼。

 

 菫從這個角度只能看到她的背影,但好像很認真的樣子。

 

 ——這樣看起來,果然只像是個小女孩而已。

 

 而且還是個奇怪的女孩。

 

 ◇ ToBeContinued

 

你的回應

窩拉板 發表於 2020-01-22 22:16:56
芳綺······哪個國家的?
惟瑟 發表於 2020-01-22 23:04:13
芳綺······哪個國家的?
4/2閩南人、4/1山東人、4/1日本人,出生地是桃園。
Bin 發表於 2020-01-23 01:13:47
4/2閩南人、4/1山東人、4/1日本人,出生地是桃園。
竟然跟我的出生地一樣www
窩拉板 發表於 2020-01-23 17:06:41
4/2閩南人、4/1山東人、4/1日本人,出生地是桃園。
你分數的用法錯了吧,四分之二是2/4才對唷!
還有芳綺姓什麼?
惟瑟 發表於 2020-01-23 17:25:35
你分數的用法錯了吧,四分之二是2/4才對唷!
還有芳綺姓什麼?
她不說是有她的理由。
以後會提到。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