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0 後悔

惟瑟 發表於 2020-01-21 12:03:43

 ◇ 

 

 『碰!』

 

 諾亞剛從街道回來,在旅店的走廊上、聽見了從自己房間裡傳來的聲響。

 

 「菫?沒事吧,怎——」

 

 她急切地開了門,然後看到房間裡的景象,手中大包小包掉了滿地都是。

 

 不過現在不是在意那些的時候。

 

 「喂!你在做什麼!傷口都裂開了不是嗎?!」

 

 「我、我沒事!我可以……」

 

 「你才不行,不要動,我扶你起來!」

 

 菫留著眼淚虛弱地靠在衣櫃旁,試圖用一隻腳站起來,但是又支撐不住、摔倒了。

 

 身上的繃帶跟衣服到處滲出了血跡,滴在木頭的地板上、一路延伸到床邊。

 

 諾亞用魔法讓她漂浮,再次放回床上。

 

 「你小腿還有骨折你知道嗎!你打算做什麼?為什麼要從床上下來?」

 

 「我……我!」

 

 「我等一下再聽你說,我去找伊瑪。你不許亂動。」

 

 說完,她馬上又焦急地往門外跑去,把正在送餐的伊瑪找了上來。

 

 「嗚啊、怎麼變成這樣?」

 

 「她想要自己站起來,然後把傷口全部摔裂了,趕緊幫她止血。」

 

 「不是的、我只是……」

 

 「菫妹妹,你先不要說話,我馬上幫你處理傷口!」

 

 伊瑪熟練地解開繃帶、塗藥跟包紮。但無論動作再怎麼熟練,全身上下的傷口還是要花不少時間來處理。

 

 菫則是因為痛苦不斷呻吟著。

 

 在一旁的諾亞一邊氣憤著自己沒有醫療知識、不能幫助她,也對於早上錯誤的決斷感到自責。

 

 ——是啊,說到底,恩惠並不是那麼強大的東西,憑什麼我就這麼安心下來、放她一個人在家?

 

 明明知道心靈是很脆弱的,明明知道孤獨是很可怕的,明明知道在痛苦之中,人就會胡思亂想,做出愚蠢的行為……

 

 無意識地按住了左手的手腕。想到曾是大人的自己也犯過傻,更何況是經歷了真正的地獄的十五、十六歲少女。

 

 直到手被自己握出了淤青,諾亞才注意到,連忙把手放開。

 

 「啊——!」

 

 「不要亂動,剩下這裡,貼起來就好,好嗎?」

 

 「嗯、呃——!!哈啊、哈啊——」

 

 看來是終於告一段落了,伊瑪開始收起各式各樣的藥品,菫又被包成木乃伊、躺在床上大大地喘著粗氣。

 

 「菫!」

 

 「諾亞妹妹,那我就先離開了……剩下的還是請你帶她去診療所吧,我也只能做到這種程度……」

 

 「沒事,幫大忙了。謝謝,老闆娘。」

 

 「嗯。」

 

 伊瑪輕輕地點了點頭,慢慢地轉身離開。走出房間時,還回望了一下諾亞,才關上了門。

 

 諾亞沒有注意到那些,坐到菫的身邊。

 

 「菫。對不起。」

 

 輕輕撩起她的頭髮,在指尖搓揉著。

 

 「……」

 

 慢慢平息呼吸,凝視著天花板。然後因為頭髮被摸了,而轉頭向她。

 

 「很痛苦嗎?」

 

 已經知道了答案,但不得不問出口。因為暫時還不知道能對她說什麼。

 

 「……名字?你的。」

 

 看著那金色的光澤正在顫動。

 

 「名字?——啊!沒跟你說過嗎,我叫諾亞……」

 

 居然連名字都未曾告知過,慌張了起來。

 

 「諾亞,諾亞……」

 

 被流動的透鏡折散了焦點,她嬌小的身影變得模糊。

 

 「菫,對不起……」

 

 拿出手帕阻止她的眼淚流到繃帶裡。

 

 「我也是……對不起……」

 

 「……」

 

 「……」

 

 琥珀與藍紫的視線互相交織。

 

 彼此等待對方,沉默了好一陣。

 

 門外隱約傳來了顧客的閒談、諾亞的懷錶滴答滴答地走著。

 

 先開口的是菫,但她還沒組織好語言,然後又合上了嘴。

 

 「那我先問。為什麼想站起來?」

 

 「因為……我也不知道。」

 

 「害怕嗎?」

 

 「……嗯。」

 

 「害怕什麼?」

 

 「……不明白。」

 

 菫撇開頭,面對另一邊的墻壁。

 

 「我……雖然不知道自己的生日,但大概也是15歲了。」

 

 「嗯。」

 

 諾亞靜靜地聽著,等待她的下一句話。

 

 「從很小、很小的時候,就在流浪了。那個老爺爺跟我說,是因為我的眼睛,村子把我趕了出來。」

 

 「眼睛?」

 

 「嗯。村子裡的人不喜歡這個紫色的眼睛,覺得它很不詳,於是就把我丟出去,父母也沒阻止。我是這麼聽說的。」

 

 「……嗯。」

 

 菫吸了一下鼻子,然後停了一段時間。

 

 「然後過了很久,老爺爺死了,我自己到了另一個村子。他們也不喜歡我的眼睛,不止把我抓起來,毆打我,還把我的耳朵硬生生地扯掉了。」

 

 「……原來那個是人做的啊……」

 

 「嗯。他們真的很不喜歡紫色的眼睛呢。」

 

 雖然看不到臉,雖然菫用了苦笑的語調說出這句話,雖然關於她的過去、只聽了隻言片語,但大概能知道那帶給了她多大的災難。

 

 「一直以來,除了那個老爺爺,我都是一個人。但那個老爺爺也對我很兇,也不會讓我跟他一起吃飯,也不會在意我不見還是受傷了……」

 

 菫又忍不住哭了起來。

 

 「第一次,第一次有人這樣照顧我,雖然你是個奇怪的小孩,但是……我是不想、不想讓你覺得我很負擔,我又沒用,又丑,還有這詛咒的眼睛,不能讓比我小的孩子背負……」

 

 「因為這樣,所以想要自己爬起來嗎?」

 

 「……嗯。」

 

 呼——諾亞歎了一口氣。

 

 為自己的思慮不周、為自己的欠缺同理,歎了一口氣。

 

 「對不起呢。是我看起來很不可靠,所以才讓你這麼勉強自己吧。」

 

 「啊,不是那樣……」

 

 「沒關係。不過我必須向你道歉,什麼都沒跟你說,卻要你相信我、把性命交到我手上,一定很不安吧。」

 

 「……」

 

 我——我也來說說自己的故事吧。


 ◇ ToBeContinued


你的回應

惟瑟 發表於 2020-01-21 12:07:49
對了、我要感謝至今為止(雖然也才過了短短20話)的回覆。
我發現回覆挺好的,有些話明明自己想過,但是從第三者那邊說出來的時候就會有不同的感觸。
也會有很多人用不同的觀點跟視角來看待故事跟角色,我覺得討論那些東西很棒。
下一話就是諾亞的故事了。拖了這麼久,終於要解釋身份了呢。不知道有沒有人在期待著呢。
窩拉板 發表於 2020-01-21 17:30:33
對了、我要感謝至今為止(雖然也才過了短短20話)的回覆。
我發現回覆挺好的,有些話明明自己想過,但是從第三者那邊說出來的時候就會有不同的感觸。
也會有很多人用不同的觀點跟視角來看待故事跟角色,我覺得討論那些東西很棒。
下一話就是諾亞的故事了。拖了這麼久,終於要解釋身份了呢。不知道有沒有人在期待著呢。
諾亞前世是男的還女的啊?
惟瑟 發表於 2020-01-21 20:04:23
諾亞前世是男的還女的啊?
欲知詳情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窩拉板 發表於 2020-01-21 23:54:06
欲知詳情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聽?你又不是在說書,好歹改個感官動詞吧。
啊不過改了就沒味道了,仔細想想還是別改好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