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二、從零開始的哈爾瓦那雙面生活(前)

silverarcher 發表於 2020-02-11 10:21:18


1.

「說真的,我到現在還很難想像竟然會有另一個世界的存在。原本還以為這種事情只會出現在漫畫或是小說上呢……」

被稱作另一個世界「哈爾瓦那」,如今正活生生地出現在我面前。

不過原先還以為會是充滿奇幻風格、或是超自然現象的場景,全都沒有出現在我眼前,反而是一片看起來十分祥和的都市。

如果以我們世界的歷史觀點來看,這裡彷彿就像是穿越了時光隧道回到中世紀歐洲一樣。

四周盡是用石材與木材所搭建的矮房建築,完全看不到台灣常見的高樓大廈;人來人往的民眾都穿著粗布製的衣服,寬廣的街上都可以看見行人與馬車在路上穿梭。

生活純樸到完全看不到任何現代文明的水泥叢林。

「好了,現在沒有時間慢慢欣賞了。待會我們會去晉見陛下,到時候別失了禮數。」

身旁一身白銀鎧甲裝扮的金髮美少女──莎夏,則是一副冷淡的模樣在旁提醒並且帶路。

縱使這裡的景色著實令我感到新鮮,不過終究只是跟我家附近的菜市場沒多大差別,所以我並沒有特別感到興奮。

──倒不如說,現在的我其實還是十分緊張。

昨天晚上在老姊及時的制止下,我、莎夏,以及身為魔族的梅菲托絲三人再度挨了拳頭外加罰跪的情況下,這才暫且中止了一場人魔風暴。最後是在老姊怒氣沖沖的提議「這麼麻煩,乾脆直接猜拳決定好了。」總算結束了這場騷動。

於是,在莎夏與梅菲托絲長達一個晚上32516場連續猜拳平手之後,最終在拂曉的第32517場比賽中由莎夏獲得勝利,於是便決定優先前往人類的領地「聖卡洛尼亞王國」的首都「賽洛姆」。

不僅如此,就連哈爾瓦那相關的地理文化以及生活方面的瑣事,也是害我被迫熬夜花了一整晚才記得住大概。

「話說回來,到了妳說的那個王宮可以先讓我去睡一覺嗎?昨晚因為妳們的關係,害我一整夜都無法闔眼呢。」

我帶著黑眼圈與疲倦不堪的神色如此抱怨。

「振作一點,身為勇者這點程度就忍忍吧。讓陛下久等是有違禮數的。」

「我話先說在前,當上勇者可不是我自願的。」

因為清晨還不到六點,就被莎夏召喚出像是黑洞般的「門」給帶到這裡,再加上睡眠不足的情況下,我的臉色實在是難以名狀地糟糕。

至於同樣也是整晚沒闔眼的莎夏,完全從她身上完全看不出疲憊感。

順帶一提,這裡的時間似乎與我所住的台灣是完全同步,也因為這樣可以讓我省下功夫去調整時差。要是這裡跟美國還是英國的時間同步的話,恐怕我都會在半夜被挖起來去旅行打怪吧。

此外,哈爾瓦那世界裡沒有時差這一點也是十分奇怪就是了?

「唉!」莎夏在淡淡的瞄了我一眼之後,便深深的嘆了口氣。看來她也知道把我拉進這個世界自己多少也有些責任。

「……好吧,待會晉見陛下之後,我再想辦法幫你爭取一刻鐘左右的休息時間。」

「真是太感謝妳了。話說回來一刻鐘是多久啊?一個小時嗎?」

「以你那邊的世界來推算的話……十五分鐘。」

「未免太短了吧!」

「這也不能怪我,畢竟接下來的勇者加冕儀式可是很花時間的,別忘了你下午還要去魔族那裡參加儀式呢。當然,除非你打算背叛魔族的話,我也不是不會幫你爭取更多的休息時間。」

「那我也銘謝不敬,這樣我會被魔族給幹掉的。」

嘴上雖然說得酸溜溜,但莎夏是為了讓我能夠趕上半天之後的「魔王加冕儀式」,才會想盡辦法幫我爭取時間。

畢竟今日的我不只是要成為勇者,同時還要成為魔王。這在雙方陣營都必須保密才行。

「不過梅菲托絲真的有辦法說服魔族,把魔王的儀式拖延到晚上嗎?」

「那種事情就留給猜拳輸的自行去處理。話雖如此……那個女魔族應該可以把事情辦理的很好。畢竟她的交涉能力十分高明。」

「確實如此,畢竟她不像妳第一次見面見就直接拔劍指向對方。」

被我無意間一語調侃,莎夏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待會晉見陛下之後直接進行加冕儀式好了,省的浪費時間。」

「等等,連一刻鐘的時間也沒有嗎!好歹讓我休息一下──」

不理會我的呼喊,莎夏便逕自往王宮走去,臉上冷漠的表情還夾帶些彆扭的怒氣。

莎夏大人,小的知道錯了啦,拜託妳至少幫我保留住那珍貴的十五分鐘好不好!

 

稍早之前,我還認為街上的光景就跟我家附近的菜市場一樣十分平凡,但到了王宮之後,卻彷彿像是到了另一個世界。

在莎夏向守門(那一身看起來像是重裝甲打扮模樣)的衛兵說明之後,沒多久,整扇有五公尺高的大門便緩緩向兩側打開。

「哇塞……!」

王宮內的景色,簡直就像是另一個天地。

寬廣到一望無際的庭園種滿五顏六色鮮花;筆直寬敞的大道上鋪滿了人行道磚,而且每隔十多公尺處都有跟剛才一樣的衛兵在站崗。遠處似乎還有森林與湖泊也在這庭院之中。

而我就像是劉姥姥剛踏進大觀園的表情一樣,完全驚訝到下巴差點就掉下來了。

「這裡……就是王宮?」

「正確來說這裡還只是前院而已,王宮還要再更裡面一點的位置。」

莎夏不以為意地瞥了一眼。

「前院啊……要是在我那裡的世界有這種庭院,早就可以申請金氏世界紀錄了。」

「金氏世界紀錄?這裡的規模還算是比較小的了。」

「這樣還算小啊!」

在我看來,簡直可以媲美高雄都會公園的面積竟然還算小?

「呃……我們該不會要從這裡直接走去王宮吧?」

「有問題嗎?」

「超級有問題!妳叫一個睡眠不足的人去走上這麼長一段路,妳當這是哪來的整人遊戲啊!」

而且連王宮的影子都沒見著,估計會走上好幾公里的路吧!莎夏在聽了我的抱怨之後,依舊冷淡的面容又露出了無奈的表情。

「我明白了,那就用『空間轉移』直接進去好了。」

「既然有這招那還幹嘛走路過來啊?」

「因為王宮裡面有為了防止賊人用此術入侵而設立了『魔法干擾結界』,只要使用空間轉移,就會遭到干擾而被隨機送到不知名的地方去。即使被送到阿魯恩火山口正上方也沒問題嗎?」

「……雖然我還是聽不懂,我看還是乖乖用走的比較好。」

重申一次,雖然我不是真的很想當勇者,但也絕不要在當上勇者之前就先掉進火山口裡面直接Game Over……

「──請問是聖堂騎士莎夏‧巴爾蘭大人嗎?」

「我就是。」

就在我們聊天的同時,一名看起來年約五十的管家裝扮男子對我們行了一禮。隨後還有一輛裝飾奢華的馬車來到面前。

「在下已奉陛下之命前來迎接騎士大人以及勇者大人了,有請兩位上車。」

「哇!還真的是貨真價實的敞篷馬車,而且牽車的竟然還是純白色的獨角獸!」

第一次看見夢幻般的獨角獸,以及像是南瓜狀帳篷的豪華馬車,我簡直比小孩子還要興奮。在莎夏冷冷地補上一句:「別鬧了,快點上車。」之後,總算可以不用去走那長得要命的步道了。

 

「──聖卡洛尼亞王國自建國以來已有745年歷史,是哈爾瓦那大陸歷史最悠久的國家──你有在聽嗎?」

「有……有在聽啦……哈嗚〜!」

由於到達王宮還需要一些時間,於是莎夏便在車上對我補充講解一些關於王國的歷史知識,好讓我有一些應對的常識。

話說,難道就不能先讓我在車上小睡一下嗎?昨晚叫我背一堆東西都還沒消化完,腦袋到現在都還很混亂呢。

都怪這輛馬車坐起來實在太舒服了,我都快昏昏欲睡了……

「待會我們要晉見的國王是哈維爾‧賽法洛提斯‧安東里奧四世。見到陛下可別失了禮數。」

「是是是……不過話說回來,勇者不都是由國王冊封的嗎?乾脆多設立幾位勇者,不是可以讓魔族嚇破膽嗎?」

聽到我半開玩笑的隨口提問,莎夏反倒凶狠的瞪了我一眼,之後便嘆了口氣繼續說明。

「勇者這名號可不是隨便就能冊封的。要成為勇者的人除了諾斯特拉預言認可之外,還需要接受教會的洗禮、獲得聖天帝的恩賜加護、以及國王親自在公眾儀式上的認可才能真正成為勇者。另外,要是人類出現太多半吊子的勇者,反而會被魔族給瞧不起的。這些知識多少也稍微記在你那無能的笨腦袋裡面吧。」

嗚哇,看不出來其實妳是毒舌屬性吧!

在我們聊到這裡的同時,車頂上的喇叭剛好發出剛才那位老管家車夫的聲音。

『騎士大人、勇者大人,馬上即將到達宮殿,請做好準備。』

「快到王宮了,待會下車之後可別嚇到跌坐在地上。我可不想見到堂堂的勇者大人表現出窩囊的模樣。」

火大,還真有種被瞧不起的感覺。

「放心好了,在我那個世界可是連中國的紫禁城、法國的凡爾賽宮都見過,區區一座王宮嚇不倒我的。」

雖然上述說的那些都是在網路上見過啦,但我可不想就這樣被當作鄉巴佬。

 

2.

「這、這真的是宮殿嗎……!?」

我感覺我的下巴已經撞上地面了。

外表確實是跟中世紀歐洲的城堡造型有些類似,而且規模之大也在我預料之中啦……但哪有人建造王宮是用黃金跟鑽石打造的!就算是彰顯奢華也太誇張了吧!

光是那扇鑲滿鑽石的正門都可以用金碧輝煌來形容了。

看透了我內心的想法,身旁的女騎士反倒十分淡定。

「放心吧,每個人第一次來都會有這種反應;從你沒被嚇到跌坐在地這點來看,倒是挺令人欽佩。」

「這也太誇張了吧,到底是哪個傢伙直接把黃金拿來打造宮殿的?這在地球上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才對啊!」

「真要追朔的話已經是距今約700年前的事情了,而且這座宮殿正是聖卡洛尼亞王國的象徵,即使到了晚上也會自行發光,因此被是人稱做『太陽宮』。」

「……別告訴我說,你們這個世界其實是很盛產黃金之類的鬼話吧?」

「在哈爾瓦那裡黃金的盛產量其實並不多,只是全世界大概有超過四成的黃金都用在這座王宮裡面就是了。」

「這太扯了吧……」

我已經完全無力對這座豪華到世界級爆表的宮殿多說什麼了,乾脆先用手機拍幾張照片起來,回頭再給老姊看看好了。

「好了,閒聊也該結束了。陛下正在等我們呢。」

「等等,至少先讓我拍幾張──」

不等我說完就被莎夏給硬拉進去了。算了,反正有的是機會。

 

這座被稱為太陽宮的裝潢,還真的不能單以金碧輝煌來做形容。

由於哈爾瓦那的世界並沒有電力的概念,因此室內的照明多半都是仰賴太陽光與火光之類的東西來做照明。可是太陽宮內除了使用大量昂貴的黃金之外,還利用鑽石、水晶等礦石來加以反射陽光,使的室內各地幾乎明亮到毫無死角。

而且裡面的裝潢也十分搶眼,光是在走廊的牆壁上雕滿了數不盡的鑲嵌畫,就連黃金地板也雕刻許多我看不懂的文字以及圖畫,畫工精細到不難看出是出自名家之手。

一想到自己的腳下都是遍地黃金,我的心情還真是五味雜陳。

總之在負責接待的侍女帶領下,我們穿過了滿是黃金的長廊。接著向兩名鎧甲打扮的衛兵報上來歷後,便來到了謁見聽。

 

「朕十分歡迎你的到來,異世界的勇者啊。」

在我們到達謁見廳之後,我便照著莎夏的指示,以單膝跪地進行拜見禮。

王位上笑容可掬的男子,正是聖卡洛尼亞的國王哈維爾‧賽法洛提斯‧安東里奧四世。

據莎夏所描述,現任國王安東里奧四世今年三十七,在位已經有十五個年頭了。雖然快逼近不惑之年卻有著孩童般的純真笑容;下巴還留著一搓小山羊鬍,看起來有些許成熟感;梳著整齊的金髮上頭,還頂著滿是黃金與寶石的王冠,看起來十分醒目;身上穿的黃袍更是由大量的金絲所編織而成的金縷衣。

這國王到底是有多喜歡金色啊,又不是豐臣秀吉……

看著國王一身奢華的行頭,我心裡除了傻眼還是傻眼。

此外國王的身材十分高大,鍛鍊精壯的身材完全不見臃腫,就算來到我那邊的世界多半都會被星探相中請去當模特兒吧。

「啟稟陛下,此人就是諾斯特拉預言所指示的勇者,是我在名叫『地球』的異世界聘請而來的。」

什麼聘請,明明妳一見面就直接拔劍來威脅我的說──我暗中低聲咕噥。

這時莎夏對我使了眼神……啊,是要我做自我介紹對吧?

「那個……我叫做梁貴和,在地球的世界裡是一名學生。」

(身為勇者難道你就沒有更好的場面話嗎?)

莎夏又對我使了眼神,而且還夾雜著不滿。

(我也沒辦法啊,我又不擅長做自我介紹。)

我也以無奈的眼神看向身旁滿臉不悅的女騎士。

畢竟我從小學起做自我介紹總是都以「大家好,我叫梁貴和,請多指教。」便草草的結束。在班上也是最沒有存在感的一位。

「梁貴和啊……真是奇特的名字。」

國王反倒是一點也不介意地笑了兩下。

「讓你特地從原本的世界趕過來還真是不好意思,但現況正如你所見,我們人類現在正需要有一名勇者來帶領人類對抗可惡的魔族。」

現況?我從一路上過來看到的也只有和平的氣氛啊?但我抱著的疑問馬上被莎夏以「別多嘴打斷陛下講話!」低聲喝斥。

「那麼勇者冊封儀式就訂在一時之後舉辦吧。朕聽巴爾蘭卿提到,勇者在地球那邊的世界是有名叫『學校』的工作對吧?」

「呃……對,中午過後我就得回去一趟才行……」

其實這一句應該算是謊話,畢竟今天算是假日才對。可是下午要去魔族那裡參加魔王登基一事打死也不能透露。

「朕明白了。再怎樣勇者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忙,朕不會太過強求。」

太好了……要是碰到那種到死都不放人的國王,恐怕我的立場會變得很難過了。

之後為了不讓國王感到失禮,我也只好暫時先應和陪著聊天,而犧牲自己本該可以拿去補眠的休息時間。另外再加上打扮與儀式前的準備練習,一時(也就是兩小時)便一眨眼即流逝。

 

3.

儀式花了整個上午才結束,而我則是全身虛脫地趴在休息室寬廣的沙發上。

「累死人了……話說為何會有這麼多人啊?」

因為穿上不習慣的華麗套裝,到現在都還有些綁手綁腳。

「廢話,歷任勇者誕生瞬間遠比過年過節還要重大。身為勇者,如果連這點場面都應付不了的話,就更別提和魔族打仗了。」

一旁的沙夏毫不留情地直接批判。

「話說回來,魔族嚴格來說也算是我的手下吧?只要我命令魔族不去攻打人類,不就可以維持和平了嗎?」

因為在休息室裡只有我們倆,於是我便把這項看似夢想的提議給說出來──

「你的腦袋是裝豆腐渣嗎?雖然我並不清楚魔族的生活方式,不過新上任的魔王要是敢說出這種沒出息的話,老早就被底下的魔族叛變砍殺到連一根手指頭都不會剩下了!」

一秒之內又被莎夏給狠狠地重砲抨擊……

其實這話也是言之有理啦。再說,一弄不好連我同時是勇者的身分也會穿幫的。

「不過接下來又要幹嘛啊?勇者冊封儀式不是已經結束了嗎?」

「儀式結束之後當然就是宴會。因為你只能待到中午為止,所以陛下就特地把晚宴提前到這時間點舉辦──當然也是因為你要跑去當魔王所害的。」

我知道啦……拜託妳別說的這麼直接,這會讓我的罪惡感更上一層樓的。

「那麼乾脆直接把宴會省略掉行不行?」

「當然不行!要不然照平常的勇者冊封儀式來說,這場宴會要開上三天三夜,然後到教會總部接受洗禮──估計要花上七天的時間。之後還要周遊列國,並接見各國國君、大公之類的王族貴族,然後參加他們為勇者舉辦的設宴款待,此外還要到各地去做振奮人民的精神演說……整個行程到結束恐怕要花上三個月左右吧。我只幫你縮短到午宴就結束,就已經仁至義盡了。」

「……那還真是太感謝您了,騎士大人。」

真不敢相信歷任的勇者們,還真有膽識耗上三個月來搞這些東西……

「況且,這也是讓你藉機多了解哈爾瓦那的世界。接下來參加宴會的人,全都是各國的王公貴族與政商名流,或許可以打聽到有用的情報也不一定。雖然我個人是很討厭宴會之類就是了。」

這我看的出來,畢竟莎夏完全不擅長與人交流嘛──當然我也是半斤八兩。

總之在宴會開始之前,我現在先小睡一下應該沒問題吧?

正當我這麼盤算時──

咚、咚!

剛好門外出現衛兵的傳話。

「勇者大人、騎士大人,午宴已準備妥當,煩請兩位勞駕──」

該死是連一丁點的休息時間都不給啊!

「我明白了。」

莎夏回應完之後便習慣性拿起隨身佩劍。

「我們走吧,勇者。」

「妳啊……那種場合還要穿這身鎧甲過去嗎?」

「那是當然。身為騎士,這種程度的戒備是理所當然的。」

隨便妳吧……話說我現在好想睡一覺喔……

 

說起宴會,果然還真不辜負我的想像。

時常在電視影劇或是動畫上看過的宴會場景,彷彿就像是搬到現實生活般出現在我的面前。

宴會的地點在王宮的大廳舉辦,以黃金裝飾的天花板上,吊掛著由夜明珠與水晶混和裝飾而成的吊燈閃閃發光──就算是白天也顯得炫目無比。此外大廳裡聚集了不少裝扮華麗的男女在此談天說地,還有不少女僕在其中來回穿梭,但卻一點也不覺的擁擠。

宴會的內容就像是歐洲的Buffet一樣,將各式各樣豪華的料理擺放在餐桌上供人取用,只是用餐的人幾乎可說是寥寥無幾。另外大廳裡沒有椅子,所有人全都是站著聊天。

「這排場也未免太過豪華了吧……」

我不由得說出心裡的感慨。

「那是當然,以聖卡洛尼亞王國而言,除了歡迎勇者的設宴之外,同時也是向各國炫耀王國的財富於國力等無聊想法。」

在馬車上,多虧莎夏一直在我耳邊說教,我才知道原來人類的領土包含王國在內總共有五個國家分區鼎立。後來當我知道這一頓宴會所花費的金額時,我臉上的表情簡直和孟克的〈吶喊〉如出一轍。

「財富我是知道啦,但跟國力有什麼關係?」

「在我們來這裡的中途,不是有很多守衛嗎?那些守衛裝備的好壞與人力的多寡,全數代表著國家軍力是否強盛的代名詞。畢竟在各國,人們都喜歡以外表來做評定。」

說來說去還不是跟錢有關……

「此外,來到宴會場的貴賓除了王公貴族之外,還有不少名將與高階騎士代表前來,來的人越多,也越能表現一個國家的強盛。」

「聽起來還真像是在炫耀耶……話說這些將軍騎士要是全聚在這裡,那國土內部不就沒人防守了嗎?」

「是啊,所以我才說那些貴族王族實在是無聊透頂;我會討厭宴會也是這層原因。真希望那些豬頭與其有空在那邊炫耀自己身上的肥肉,還不如多練幾招打倒魔族的劍技。」

莎夏也無奈的批判。搞不好她就是太過耿直的個性,才會讓她的人緣極差也說不定。

就在我和莎夏還聊不到幾句話時──

「──接下來讓我們歡迎人類的救世主,勇者『伊卡洛斯』上台致詞。」

在國王登台寒暄幾句話之後,竟然無預警地直接把我給推到演講台上。

「等等,事先怎麼沒告訴我還要上台啊?」

我完全沒做好準備耶!

但國王卻無視我的反應,僅俏皮地說了句:「那就拜託勇者閣下了。」之後便丟下我一人直接退到後方。

媽、媽呀!仔細一看,台下少說也有數百人全都在瞪著我耶!這種壓迫感簡直比在廣場上面對成千上萬的民眾還要更恐怖啊!

因為事前完全沒料到我要上台致詞,導致我腦袋一片空白、雙腳已經開始僵硬到不停的發抖。

畢竟勇者冊封儀式全程只要照劇本演就好,可現在卻是即興演出啊!再說我也還沒想好台詞就要上台出陣啊!

「那、那個……」

冷靜下來、冷靜下來啊貴和……西瓜!對,只要把台下的人頭當作是西瓜就好了──不行啊!光是長了眼睛的西瓜看起來就好恐怖超恐怖的啊啊啊啊啊──!

忍不住想要直接從旁邊逃跑的念頭,已經開始占據我全部的腦海了。

想也知道,自國小、國中以及現役高中時代以來,我從來都沒有上台演講的經驗;一看到台下成千上萬的眼睛周直看著我的壓力,使的嘴巴開始狂打牙戰。

加油啊。一旁的國王閃爍著雙眼幫我打氣。

「……」

同樣也在國王身旁的女騎士則是無言地看著我。

台下的人也開始露出困惑的表情,目睹我接下來的舉動。

沒辦法了……事到如今我只好豁出去了!

要是因此冷場,勇者伊卡洛斯的名號可是會哭的。

「各位──!」

由於沒有麥克風之類的玩意,我只能盡全力地大喊。台下的人除了驚訝與疑惑之外,似乎還帶著些許的期待,等著我接下來的演講。

所以我,為了不辜負他們的期望,就此大聲說出來吧!

 

「我…………就是勇者──」(聲音逐漸縮小……)

 

………………

啪、啪啪──

不知沉默的多久,總算有人給予帶點同情的掌聲,這才結束了我人生中最難堪的演說。

嗚嗚……我好想趕快找洞鑽下去喔……

 

結束了這場驚天動地的演講後(才怪!),我的災難並未就此結束。

因為沒吃早餐而情緒不佳的我,本來還打算暴飲暴食,藉此來忘掉在台上的糗態。只可惜這種想法又再度事與願違。

「勇者大人剛才的演說還真是震撼啊。」

「是啊,簡直是動人心弦。」

「有勇者大人這樣的英雄在,我們人類就有救了。」

才剛下台沒多久,馬上就被一群貴族貴婦給團團包圍抽不開身,還說上一大堆讚美的話語。話說這些傢伙是怎麼搞的?剛才的演講很受好評嗎?還是我說了什麼奇怪的笑話嗎?

「勇者大人,借一步說話。」

所幸沒多久,一直默默站在一旁看戲的莎夏,硬是沖入人群把我給拉了出來。

她的行動還真是一如既往的直接啊!

由於她一身鎧甲配劍的武裝打扮,再加上她又是勇者的同伴。在場所有貴族縱使心生憤恨,也不敢隨意爆發。

直到我們退到大廳一角,確定無人跟隨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

「謝謝妳,莎夏。」

「不用謝,畢竟你那一副蠢樣已經讓我快看不下去,才會把你給拉出來。還有你剛才的演講真的是爛到不行,就算把底下這群豬頭當西瓜看,也不至於說得這麼爛吧!」

收回剛才的感謝,原來妳是想臭罵我一頓才把我給救出來的啊。

「我知道我剛才的演講確實很糟糕……但其他人的反應似乎也還可以接受啊?」

「那是因為他們在奉承你。」

莎夏絲毫不客氣地直接點破。

「因為你是勇者,是在戰場上必須要一馬當先面對魔族的英雄,所以他們當然會拚命地想巴結你,好讓他們有所保障。要不然剛才的演講換做是其他人,早就當場被砲轟到下不了台了。」

原來是這樣啊……

如果我不是勇者,搞不好到現在我都還得絞盡腦汁多鬼扯幾句。

不過比起那些想討好我的貴族們,有話直說的莎夏還是比他們耿直多了──只是嘴巴真的有夠討厭就是了。

「妳說的也是很有道理啦,可是不怕招惹到這些人,以後會被報復之類的事情嗎?」

「誰管他們會怎麼想,我才不管那些只會狗腿的傢伙們,能有什麼作為。」

莎夏雙手抱胸,極度不悅地撇過頭。

如果以打棒球來比喻的話,莎夏就像是只會用直球跟打者正面對決的投手一樣,不是三振就是全壘打是吧。

雖然我跟她一樣不善於應付這種狀況啦,但還是希望莎夏多留點口德,別再到處樹敵比較好。

就在這時,我的手機剛好響起。當然我是調成震動模式才沒有被人發覺,畢竟在這個連手機都沒有的世界給人看到的話,恐怕比發現活生生的恐龍還要更令人震撼吧──不對,兩者都一樣震撼啦!抱歉,離題了,還是接電話要緊。

「……仔細想想,在你們的世界裡,竟然有可以作遠端通信的手段還真是厲害。」

在瞭解我這邊世界的文明之後,連莎夏也不禁感到佩服。順帶一提,這裡的世界到現在都還是用飛鴿傳書之類的老方法。畢竟不是每位郵差都會移動魔法。

我打開手機一看,來電顯示是打上「我自己」──那就表示是從我另一支手機那裡打來的。至於另一支手機的使用者,當然也只有……

「喂,梅菲托絲嗎?」

『喔喔,你怎麼知道是我?莫非魔王大人有超能力?』

「看來電顯示就知道了嘛。而且妳用的也是我的手機耶。」

沒錯,為了能夠確保在人類及魔族兩邊陣營能夠穩住我的雙重身分,負責處理魔族事務的梅菲托絲便跟我借了支手機好用來順利聯絡。不過比起梅菲托絲熟練使用地球的科技產品相比,沒想到哈爾瓦那這裡竟然也能使用手機來通話,這點更是讓我感到十分意外。

此外,莎夏則是跟我老姊借了另一支手機拿來使用,只不過她連單純的按鍵式手機都能搞到手忙腳亂,這點倒是挺擔心的。

「不說廢話了,妳會打電話給我,就表示魔族那邊發生什麼事了嗎?」

『不愧是魔王大人猜的真準,其實人家要請魔王大人趕快回來『這裡』作一下準備。因為都過了中午魔王大人還不回來,人家還以為你被那個鎧甲女騎士給綁架,差一點就要煽動魔族攻打過去了呢。』

「唯有這點萬萬不可啊!」

原來已經到了這個時間點啊。我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這才察覺差不多該回去了。

順帶一提,為了避免被其他人發現我們密會的事實而產生難以想像的結果,碰面的地點都是在我家的房間裡進行。

「我知道了,那妳先再等我五分鐘,我這裡處理完之後就回去。」

關掉手機通話之後,正當我打算向莎夏表示要回家的同時──

──啪啦!

清脆的玻璃破碎聲讓莎夏反射性地將手握向劍柄一帶。但仔細一看,不遠處一名女僕正不斷地低頭道歉。

「什麼啊……嚇了我一跳。」

看來打斷我們說話的意外,應該是那名女僕不小心打破盤子之類的東西所造成的。當下我本來還想說只是單純的意外而不予理會,可是那名女僕的樣子似乎很不尋常?

那名女僕並沒有收拾地上的碎片,反而還不斷低頭道歉。

「搞什麼鬼啊!妳這笨手笨腳的臭丫頭,竟然還把我的禮服給弄髒了!妳可知道這件禮服值多少金幣嗎?這可是妳花一輩子賺的錢也不夠買下這一件呢!」

一名男子的怒罵聲響遍整間會場。

「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妳以為道歉就能了事嗎?這可是我最中意的禮服耶!竟然還被妳這種下賤的人給弄髒!」

一名行頭十分華麗的貴族公子,正怒氣沖沖地責難那名女僕;女僕也是自知理虧而不斷的低頭道歉,只是每一次的道歉都不能平息貴族的怒火,反而使他的氣焰更加漲大。

然而,四周的貴族們見到此事卻無人上前緩頰,反而還像是在看熱鬧般地冷眼以對,甚至還有人也跟著不斷奚落女僕的不是。

其他的女僕們也因為害怕被捲入事端,無人敢上前幫忙而紛紛選擇視而不見。

「怎麼了嗎,勇者?」

莎夏則是一貫冷漠地表情無動於衷。

「那名女僕被罵得很慘,難道就沒人上前去幫她一下嗎?」

「當然不會有人敢上前幫忙。這名貴族是阿克力斯特王國的大將軍薩克斯‧布雷特的公子艾瑞克‧布雷特,惹到他就等於是得罪了阿克力斯特王國。」

「那妳就不打算幫忙嗎?」

「為何?」

很意外地,我本來還以為個性耿直的莎夏會上前幫忙,但沒想到她竟然也和其他人一樣視若無睹,讓我非常火大。

但莎夏卻依舊冷冷地雙手抱胸不當一回事。

「我的任務只是協助勇者而已,其他瑣碎小事我管不著。再說貴族欺壓平民在哈爾瓦那大陸裡可說是家常便飯,一一幫平民出頭可是會讓勇者將來更難以得到援助喔。」

其實莎夏這話說的有理,勇者不可能只憑一己之力就能單打獨鬥。

如果沒有國王與貴族的援助,在與魔族戰爭中會有很高的機率陷入危險──就算莎夏並不認為那些貴族會有什麼作為,但要是真惹火這群貴族,對將來還是百害而無益。

心裡雖然這樣想,可是看著那名女僕不斷的被欺負,卻讓我內心不斷的糾結。

啪!

那名貴族似乎已經對女僕的道歉感到厭煩,竟然一個巴掌直接把那名女僕打倒在地;女僕更是淚流滿面地趴倒在地上,並以虛弱的呻吟不斷呢喃:「對不起、對不起……」乞求原諒,但貴族並未因此罷休,反而還對她用力踏上幾腳不斷怒罵。

這種畫面看在我眼裡,簡直比被人用刀劍砍殺還要更令人痛苦。

事實上,我小時候因為內向的關係,在學校裡經常遭人孤立,被霸凌這檔事更是家常便飯;曾經還嚴重到好一段時間都拒絕上學的地步。要不是老姊當年怒氣沖沖地一狀告到教育部,恐怕校方會抱著大事化小的心態來草草了事。那現在的我想必會更加偏激孤僻。

如今看到有人跟過去的我有類似的遭遇……無論理性怎樣解釋,心靈上的傷口就是無法平息那宛如刀割般的痛楚。

「──喂,莎夏,我是勇者沒錯吧……」

「是啊?」

莎夏似乎對我的話感到疑惑,但不管她臉上露出怎樣的表情,我已經下定決心──

「那麼身為勇者的我,如果還讓應該守護的人們痛苦,那我情願不幹勇者!」

曾經飽受霸凌的我,很清楚這種感覺有多糟糕,而對別人見死不救更是讓我感到不齒。

接著,連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地直接邁步走向前並且推開人群;莎夏大概對我的作法感到很訝異吧?但面對這種不合理的欺凌,說什麼我就是不願袖手旁觀。

「抱歉,能借一步說話嗎?」

「幹嘛,本大爺現在可是……勇、勇者!」

果然……一見到我登場,這名貴族當場露出驚訝的表情,而四周的貴客們也跟著安靜了下來。

「勇者大人有何貴幹呢?是剛才不小心吵到您了嗎?」

接著那名貴族又露出一臉陪笑的表情諂媚說著。勇者的名號簡直比免死金牌還要有用,看來照這個勢頭下去,應該可以順利解救那名女僕吧。

「是啊,我看這裡吵吵鬧鬧的,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故意裝作剛剛被騷動給吸引過來的樣子,這樣一來以為還不知情的我,這傢伙多半會大罵這名女僕的不是,好讓我站在他這裡吧。

「打擾到勇者大人真是不好意思。在下名叫艾瑞克‧布雷特,家父則是阿克力斯特王國的大將軍薩克斯‧布雷特。這次在下就是代表年邁的家父前來祝賀勇者大人的慶祝典禮……」

這公子哥兒一來就藉機宣傳自己的家世嗎?話說稍早也是被一大堆貴族給團團包圍,然後聽他們都在介紹自己的家族怎樣怎樣真的很煩耶,也難怪莎夏會抱怨說他們總是炫耀身上的……還是別再多提了。

總之,在說完那一大串我不想聽的自我介紹之後,艾瑞克(我總算記住他的名字了)這才指向趴在地上啜泣的女僕罵道:

「因為這個賤貨竟敢將髒東西潑在在下身上,還沒大沒小的。所以在下才會教訓這名賤貨。」

這傢伙還真是人前人後表裡不一,明明剛剛還自稱「本大爺」的,現在反倒謙虛改成「在下」,另外把女僕當成賤貨來看的你是不是人啊!要知道女僕在日本秋葉原可是很受歡迎到連我都想去一睹為快,這樣糟蹋實在是太浪費啦!

而且那傢伙口口聲聲說弄髒了他的衣服,但其實也只有褲管被打翻的湯汁濺到幾滴而已。也未免太小題大作了吧,笨蛋。

──不過,這一切都在我的計畫之中。

「可是這名女僕不也是向你道歉了嗎?身為貴族就應該大人不記小人過,你就當作是被狗舔過就算了,反正衣服洗過還可以再穿嘛。」

我以勇者的身分來充當和事佬,對方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算是放屁也會照單全收的。

沒錯,解救這名女僕的戰略為:一、利用比貴族更高階的身分(也就是勇者)假裝跟他站在同一陣線;二、接著表現出寬大為懷的胸襟,然後讓艾……這名貴族(抱歉我又忘了他的名字了)不再將怒氣發洩在女僕身上。就算嘴上再怎樣鄙視,只要讓他說出「看在勇者大人的面子上就饒妳一命。」之類的話就成功了。

這招就取名為「以勇者的身分賣給對方一個面子」大作戰。

「嗯……勇者大人這話有理……」

對吧對吧,接下來就饒了她吧。無論要說什麼都可以,就快快離開吧。

「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在下就把這名女僕帶回領地好好教育一番,好讓她以後別再做出無禮的舉動。」

耶?

「等、等一下,你是說……要把她帶、帶回家?」

「是啊,主人調教奴僕是理所當然的,這有問題嗎?」

大有問題啊!這樣不就讓我想出來的作戰計畫完全失敗──不對,要是那名女僕就這樣被你帶回家,天曉得你會怎樣去虐待她啊!

「求、求求您!要怎樣辱罵我都無所謂,我……我可以負責將大人這套禮服洗乾淨……求求您千萬不要帶我離開王宮啊!」

正如我所擔憂的,那名女僕在聽到這句話之後,更是渾身顫抖地不斷求饒。

「吵死人了,賤貨!本大爺願意花時間來教育妳這無腦女僕,就該感謝一輩子了!」

「那個……既然她都願意幫你洗衣服了,你就別再把她帶回去了……這樣不是很勞心勞神嗎?」

無奈之下,我也只好想盡辦法來消緩他的怒氣了,可是依舊沒有效果。

「不行,就算是勇者大人說情,在下也不能就此作罷。貴族可是榮譽的存在,也是為了榮譽而活,就算是小事也不能無視玷汙貴族榮譽的傢伙苟活。」

完全文不對題啊!說來說去你就是想帶她走吧,再說你該不會是想虐待她吧!

就在我完全無計可施來拯救這名女僕時,一位意外的援軍突然現身。

「布雷特公子,這話有點太過火喔。」

「又是哪個多事的混蛋……陛、陛下!」

沒想到剛才的騷動連國王陛下也來親自湊熱鬧了。

一見到國王陛下親臨,就算是不同國家的人,也還是會當作自己的主君般敬畏。話說這名貴族罵人都不會看對象喔。

但國王還真不愧是國王,臉上依然帶著不以為意的笑容。

「布雷特公子,這名僕人再怎樣好歹也算是聖卡洛尼亞王國的國民,還有請公子多多包涵。」

「不……陛下,您太多禮了……」

「還是說,就由朕來替公子賠不是?」

這一瞬間,我可以窺見國王臉上的笑容裡暗藏著一把刀。

不用多說也知道,要是惹到一國之君不高興,這名貴族恐怕日後就沒好日子過了。

既然堂堂一國之君都出面求情,那名貴族當然不可能再繼續堅持那一套無理的貴族榮譽。所以這名欺小怕大的貴族公子也只能放棄帶走那名女僕,然後拚命地向國王道歉才結束了這場騷動。

「那今日之事還請公子別再追究。記得替朕向布雷特將軍問好。」

「那是當然、那是當然……」

之後那名貴族便逃也似地離開會場,大概是回去自己的國家了吧。畢竟惹到連國王都親自勞駕,想必也沒面子繼續再待下去了。

「真是抱歉,還勞煩陛下親自出面。」

「呵呵,不打緊。」

因為這件事情我也有些責任,於是我也跟著向國王道歉,但國王也只是笑著沒再多加追究。

話說他還真是一位聖明的君主啊!

「妳不要緊吧?」

直到人群全都散去了,女僕這才戰戰兢兢地站起身來。

「嗯……我沒事。剛才真的是……」

「你這豬腦還真是膽大包天,連國王陛下都請出來說服啦?」

沒多久換成莎夏一副臭臉的走上前。

「總比妳這不敢替人出頭的膽小鬼好多了吧。」

我可是沒忘記妳剛才見死不救的行為喔。我以這樣嫌惡的眼神回敬這名女騎士,但她依然是一副皺眉的怒容接下我的視線。

「如果要我上場是沒問題啦,或許我會一劍當場砍下那個混蛋的腦袋也說不定。」

這時我才注意到莎夏的右手一直緊握著劍柄。看來她似乎打算如果自己上場的話,就直接砍了他吧?還真是一如既往地只會用暴力解決一切的女人……

「所以妳是故意讓我上去調解糾紛是嗎?」

「倒不如說是想測試你身為勇者的為人而已。再說如果你不打算上前制止的話,我也會親自動手──當然是用劍。」

原來妳是在測試我啊……

說起來,莎夏的確不是那種會跟對方好好說話的類型。還好我有挺身去阻止,要不然的話那名貴族應該會血濺當場。

「那麼,對我的評價又如何啊?」

「笨蛋一個,不合格。」

「喂喂喂,這也太低了吧!」

「廢話,要不是陛下出面協調,一弄不好可是會連整個阿克力斯特王國都一併得罪的。不說這些了,剛才的電話是誰打來的?」

啊!對喔……我都忘了梅菲托絲要我們回去一趟,為接下來的魔王登基做準備。

「那、那個……」

「怎麼了嗎?」

突然間被那名女僕叫住讓我回頭停頓了一下,但後來因為莎夏在催促的關係,讓我還沒聽見那名女僕說的話,便說了聲「抱歉,我還有事先走了。」而趕緊離開了。

因為在會場內可能會有被人聽到的風險,於是我們便轉往到後院去。

王宮設置的魔法干擾結界似乎不會影響從內部發動的轉移魔法。不過因為耽誤了不少時間,等到我們趕回到家裡時,已經比約定的時間還晚了十分鐘左右。

你的回應

惟瑟 發表於 2020-02-18 11:41:50
「我…………就是勇者──」(聲音逐漸縮小……)

這個直戳我笑點www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