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四、為了當魔王,正在努力用功中

silverarcher 發表於 2020-02-14 09:51:47

1.

唉……

「──所以啊,想要統率全部的魔族,魔王大人必須得先展示一下實力才行,要不然底下擅自行動的話可能會造成不少問題。」

唉……

「於是呢,人家打算……喂!魔王大人有在聽人家說話嗎?」

啊!

「有、有啦……我有在聽……」

「那你把人家剛才所提到的問題說一遍看看?」

「呃……那個……」

因為腦袋還在想著半天之前的決鬥,而感到情緒低落的我,想當然根本沒在專心聽講。

「對不起……我沒在聽……」

「吼!真是的。魔王大人振作一點行不行啊?對剛繼位魔王還感到不服的魔族可是不在少數耶。要是那天突然被謀反的話,魔王大人可是會『喀擦!』一聲人頭落地的!」

「嗚……真是抱歉……」

現在要是給其他魔族看見我這副蠢樣,搞不好真的會當場被謀反殺掉吧。

結束了半天的勇者行程之後,接著便來到魔族領地「亞斐拉洛斯」來接受梅菲托絲的「個人魔王教學指導課程♡」。

梅菲托絲的課程重點完全放在身為魔王的統治學、魔法的運用練習、魔族政治學、戰爭學以及戰術學科之類的課程,完全都是需要消耗腦力的課程。

與其他只想以武力解決一切的魔族不同,梅菲托絲完全是位頭腦派的魔族。在魔族之中可以說是蠻少見的存在。

「真虧這群肌肉腦魔族還可以跟人類打得勢均力敵……」

不是我身為人類而有所偏袒,只是在歷代戰爭文獻所記載,魔族總是以壓倒性的力量對人類進行強攻,但到最後不是落入人類的陷阱,再要不然就因內亂、水攻、火攻、奇襲、燒糧等手段而敗北。雖然也打贏過不少戰役,但也都是在跟對方硬碰硬的情況下打贏的。

更簡單來說,魔族幾乎都沒有靠戰術打贏的概念,完全只靠優於人類體格的戰力。

除此之外,我偶然還發覺到無論是魔族還是人類,所使用的文字幾乎都有許多相似之處。雖然記載在文獻上頭全都是我看不懂的字母,但不知為何,依照梅菲托絲所念出來的音節,卻與我那邊的中文讀音有所類似,沒多久我便把哈爾瓦那的文字全學起來了。

該不會其實我是個天才吧?但我連英文到現在都還搞不定的說……

「說起來在第一次見面時,我卻能與哈爾瓦那的民族進行溝通這點也是非常奇怪?」

當我把這個疑問向梅菲托絲提起時,她也是略感疑惑地想了一下──

「……也許是在做異世界轉移時,無意間就有語言自動調整的設定吧?人家第一次來到地球時,也因為沒有發生溝通障礙而感到驚訝呢。」

「所以妳才能很自然地在我房間裡面看漫畫跟打電動嗎?」

「嘿嘿,只是人家從沒想到魔王大人那邊的世界還真是如此有趣。別說魔族了,就連全哈爾瓦那都沒有那種娛樂呢。」

也對啦,在看過那種連電力概念都沒有的中世紀文化,要是哈爾瓦那可以製造出GAMEBOY黑白機就已經算是奇蹟了。

 

回歸正題,為了先穩固我──魔王尚未打穩根基的地位,於是這位熱情的女魔族便把我拉到魔王城的一處藏書館內,並且先從基本的魔族知識開始教起。

「真是的……再這樣下去,魔王大人哪天掛掉人家可就頭痛了。總之人家再說明一次五大魔族的特性,這次可要好好聽喔。」

「是……」

無法反駁的情況下,只好乖乖聽著梅菲托絲繼續教課。

「首先是第一大氏族──神魔族。特徵是蒼藍色的皮膚跟頭上的獨角,魔王大人應該知道吧?」

如果要說魔族之中長得最像惡魔的傢伙,就非神魔族莫屬了。

「確實如此。不過為什麼要稱做『神魔族』呢?叫蒼魔還是藍魔之類的不是比較明顯嗎?」

「那是因為歷任魔王中,有四十任魔王都是神魔族。以前的確是叫蒼魔族沒錯啦,但因為勢力太過龐大,不知不覺間他們就以『神魔』來自居了。」

「聽起來還真是自傲到討人厭的種族……」

面對這種魔族,我實在沒有多大好感。

「是啊,他們確實是有點自視甚高的傾向。另外,神魔族的魔力十分強大,而且也有好幾位實力足以逼近魔王等級的高手。魔王大人沒事可別去招惹他們喔。」

就算妳不說,我也不想去做那種自找死路的事情。

「接著是龍魔族,雖然族群數量不多,但單體能力十分強大。就連歷史中也有十一任魔王也是龍魔族出身的呢。」

「聽起來好像很強的樣子。該不會擅長噴火或是吐出寒氣之類的玩意吧?」

「是啊。」

「真的假的!」

我只是隨便把遊戲裡面的龍族怪物拿來譬喻,沒想到還真說中了。

「龍魔族雖然化作人形時體格不大,但變成龍的相貌平均都有十公尺以上的體型。無論是地上爬的、海裡游的、天空飛的都有,可說是三種攻略、一次滿足。」

這個聽起來好像也是不好惹,總之我還是先做筆記起來好了。

「第三位是巨魔族。實際上是結合了岩石族、鋼鐵族跟巨怪族結合統稱。他們最大的特點是擁有驚人的怪力,力量也是首屈一指,不過他們的思考其實都很單純。魔王大人如果想拉攏勢力,巨魔族可以說是最簡單攻略的喔。」

「反過來說,如果被知道我是雙面人,巨魔族一定會是第一個把我打成肉醬吧?」

巨魔族對魔王的忠誠度都很高,但相對地,他們對失去魔王之位的魔族,討伐更是毫不留情。

「只要不被穿幫就好了。附帶一提,巨魔族也出現過三任魔王喔。」

我看巨魔族也列入警戒名單好了……

「再來就是獸魔族了。雖然排名第四,但卻是種族數量最多的魔族,比數量排名第二的神魔族還多出整整三倍以上呢。」

「難怪我在這裡見到的盡是些狼頭狗頭之類怪物。不過數量這麼多的種族卻排名第四,感覺有點弱耶?」

「魔王大人這樣想就大錯囉。」

梅菲托絲兩手一攤,搖著頭說:

「獸魔族是因為在魔力方面十分地弱──幾乎都不會使用魔法才會位居下位的。但他們不僅五感能力十分敏銳,就連身體能力也是五大族中最優秀的,因此在戰場上他們都會擔任前鋒。另外,也有三位獸魔族當過魔王的紀錄喔。不過人家還是很討厭他們就是了。」

原來如此,聽起來的確十分棘手啊。而且昨天在登基儀式上,第一個表現不滿的就是獸魔族的族長。

「那麼最後,就輪到人家引以為傲的優秀種族,幻魔族登場囉☆」

「這就不用解釋了,照順序排名下來是第五位──也就是最後一名對吧?還有從剛才歷任魔王總數來推算,幻魔族頂多也才出現過一位魔王吧?」

被我如此點破,梅菲托絲不滿地嘟著嘴唇表示抗議。

「只看表面的魔王大人真是太淺薄了,幻魔族再怎麼說也是擅長幻術虛像來迷惑敵人的種族;戰鬥力很弱雖然是事實,但腦袋可是很聰明喔。過去幻魔族確實只出現過一位魔王,但卻是歷任魔王史上,實力僅次於初代魔王的優秀魔王呢。」

也不曉得梅菲托絲是不是在對自己的種族自吹自擂?但幻魔族佔有魔族中一席之地,想必也是相當有實力的魔族才對。

再說,其他幻魔族要是也跟梅菲托絲一樣狡猾的話……我看還是也列入特別注意的種族好了。

結論就是──每一個種族對我都是個威脅啊……

「唉……我突然好想回家,不想再當魔王啦……」

「魔王大人別這麼快就洩氣啦!總之只要魔王大人先打贏一場戰爭,這樣就能讓底下魔族感受到魔王的威嚴,如此一來國內的反對聲浪就可以消弭了。」

「說的倒簡單,現在叫我去跟人類打仗,過沒兩天魔王首級就會被拿去當戰利品了。」

因為煩悶,我無奈地自嘲。

「這你就錯了,魔王大人!」

但梅菲托絲這時卻以嚴肅的語氣,用手指著我一字字地說道:

「魔王大人這是在小看自己喲,人家可是十分相信魔王大人──」

「梅菲托絲……」

我不禁為這位如此信任我的魔族少女而差點感動落淚之時──

「一時之內就會人頭落地了。」

「妳這個死小鬼!」

把我的感動還給我!既然知道我會掛點就別提出那種建議啦!

「好啦……人家是說笑的。還有人家才不是小鬼呢,人家今年可是芳齡十七青春年華成熟的美麗女性耶。」

「……這種話請妳先把身高拉起來再說吧。」

「別提人家最在意的地方啦!」

小不點魔族語帶抗議地不斷揮舞雙手。好啦,我不把妳當小鬼看就是了,至少妳還有一個地方發育的不像是小孩子……

「那要不然我要如何來拉抬自己的聲勢跟名望?事先聲明,可別說要去跟人類打仗喔。」

「嗯……那先學一些魔法好了。」

面對我如此提問,梅菲托絲想了一下便提出簡單又明確的建議。

「就像人家昨晚偷偷放置的炸藥一樣,只要魔王大人使出威力超凡的魔法讓底下大吃一驚,很快大家就會被魔王大人的實力給唬住了。」

對喔,我都忘了這裡是異世界,魔法那種毫無根據的東西,在這裡當然可以輕易實現。

而且魔族又是實力至上的種族,只要看起來比其他魔族都還要強的話,至少就可以保住未來一年的魔王地位。

「好,那我就先學一些超強的魔法技能好了。有什麼可以推薦的嗎?」

「風系的魔法如何?只要練到呼風喚雨的最高境界,相信就可以讓所有魔族對魔王大人敬佩到五體投地、服服貼貼喔。」

說起來,稍早和加爾卡對決時,他也是用風屬性的魔法讓我吃大虧。要是練成比那招還要強的魔法,說不定下次就能打贏他了。

「聽起來還真不錯,那要怎麼做?」

「OK,那請魔王大人稍等一下。」

一見到我興致盎然的模樣,梅菲托絲便立刻從一大疊魔族教科書中挖出一本滿是詭異圖案的書本出來,其厚度看起來說不定還能當武器使用呢。

「人家看看喔……有了,這裡有過去的魔王所施展過的上級風系魔法『狂風捲雲』。魔王大人就先試試看這一招吧。」

接著,照著梅菲托絲教的咒文先複誦一遍。

咒文的內容並不長,我一下就學會了。

「再來呢,因為魔王大人是第一次使用魔法,所以要先學會醞釀魔力才行。不過別擔心,人家會手牽手,以貼身教學的方式來好好帶領魔王大人的喔〜♡」

「喂喂……妳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啦!」

我開始有些擔心她會不會假藉教學名義來對我性騷擾?

「首先呢,魔王大人先從丹田這裡先行運氣──就像人家手指著的地方稍微用力……對對對,就是這樣,然後順著這裡往上……沒錯,就是這樣,魔王大人還真有天分。」

剛開始,梅菲托絲用手指頂著我下腹部一帶沒差點讓我臉紅。不過在她的教導以及協助之下,我很快地便逐漸掌握到魔力的動向,接著不靠梅菲托絲的輔助也能運起魔力。

梅菲托絲雖然是那種調調,不過教人的方式倒是十分細心認真。

不像某位只會以身體力行來教導的暴力女……

「好了。魔王大人在第一階段已經可以了,再來就試試看人家剛才教的咒文吧。」

使用魔法的時候,只要將魔法的名稱喊出來就好,至於咒文就算在心裡默念也同樣有效果。於是我便懷著興奮的心情開始默念咒文。

「『狂風捲雲』,喝!」

一陣強風從我掌心吹出,然後──

「啊喲〜魔王大人好色喔〜♡」

「妳在搞啥鬼啊?」

還有妳學瑪麗蓮夢露那樣壓著大腿幹嘛啦?妳又沒穿著裙子。再發出那種怪叫,信不信我先扁妳一拳再說!

「這是哪門子的爛魔法啊!看起來根本就沒有威力嘛!」

雖然有成功放出強風,但也頂多是大型電扇開最強的程度而已。

簡單來說,根本不痛不癢。

「啊哩?奇怪了……難道是因為魔王大人是人類的關係,高強度的魔法才不能學嗎?」

總算回復正經的梅菲托絲又再度翻了翻魔法教科書,接著便俏皮地吐出舌頭。

「抱歉囉,魔王大人。書上說這只有龍魔族體質的魔族才能發揮威力,看來魔王大人是學不成了。」

「魔族的魔法也有分體質?」

「是啊,像是有些魔族的體質適合某些魔法,而其他種族的魔族就算學會相同的魔法,威力也會落差很大。例如幻魔族就擅長幻術系的魔法,如果是其他種族來施展,多半都沒有效果的。」

一聽到這裡,我的臉色也不禁沉了下來。

「所以說……那些魔法……」

「完全不管用。因為這些魔族的魔法對人類的體質來說,就算知道了也施展不出來。可以說是防止秘術外流的保險喔。」

「既然我不能用,那還叫我學啥魔法啊!」

把我的興奮還給我啊啊啊啊啊──

「對不起嘛〜!人家是真的不知道嘛〜噗噗……」

終於忍不住發飆的我,便抓起那本重到可以當作武器的魔法書,和一直忍不住偷笑的梅菲托絲展開一場追逐亂鬥戲碼。

 

咚咚──

這時無預警的敲門聲打斷了我們。

「魔王大人,小的送上茶點來了。」

「啊……喔,進來吧。」

我趕緊中止打鬧,並戴上面具回應。

開門進來送上茶點的,正是那位名叫巴休的老魔族,擔任魔王侍從一職。據說他一生總共侍奉了三任魔王,不過這次的主君是位人類,想必他的心情十分複雜吧。

巴休宛如枯槁的雙手所端上的,是一瓶葡萄酒與幾塊做工有些粗糙的三明治。

「魔王大人,差不多該休息了,長期勞累對身體可是不好的。」

老侍從以一副乾澀沙啞的嗓音如此勸道。說真的,他看起來簡直比我爺爺還要老耶。

「嗯,我……朕明白了,就先休息一下吧。」

被梅菲托絲暗中提醒,而改變口氣與自稱的我如此回應,老侍從把托盤端上桌之後便說了句「那小的就告辭了。」之後便消失在門外。

「剛好我也有些餓了,先吃點東西吧。」

因為我還是未成年碰不得酒,於是當我正打算伸手拿三明治時,卻被梅菲托絲一手拍掉。

「你想找死嗎,魔王大人!」

「什麼啊?」

我還沒來的及回應,梅菲托絲便在食物上頭低喃一些我聽不太懂的話。那應該是發動魔法的咒文之類吧?

過了一小段時間,梅菲托絲總算鬆了一口氣。

「呼……看來是沒問題了。」

「所以說,妳到底在搞啥鬼啊?」

「這句話是人家想說的吧。身為魔王,這種程度的警覺多少也是要具備一下,要是送來的食物被魔族暗中下毒怎麼辦?」

「總不可能吧?況且那位侍從也不像是會做這種事的人……魔族啊?」

「就算不是他下的,也有可能是廚師下的毒也不一定。別忘了到現在對魔王大人感到不滿的魔族可不在少數,暗殺之類的手段今後可能會越來越多也說不定。」

算我拜託妳,早早快點解除我魔王的職位,好讓我回到那種不用連吃個飯都要提心吊膽的世界吧……

「還好食物沒有問題,預防萬一還是請魔王大人先別食用比較好。晚點人家再帶你去吃好料的。」

「……希望妳說的好料是人類可以食用的範圍?」

「那是當然,而且人家也說過哈爾瓦那的魔族與人類,在飲食方面基本上都沒有太大差別的。」

這話也對啦……看著盤上的三明治,多半也都是用跟地球相同的培根與萵苣作為材料。

只不過看著這位狡猾的女幻魔,眼睛裡迸出期待某種事物的光芒,實在叫人無法忽視……

「那麼妳是想請我吃什麼?」

基於好奇與安全,我還是先確認一下比較好。

而這位好色蘿莉女魔族,則是以自以為性感的姿態扭腰擺臀說:

「女體盛──」

嗡……嗡……

啊,這時手機剛好突然響起。我隨手看了一下上頭老姊打來的簡訊。

「梅菲托絲,這是老姊發給妳的。」

我把手機畫面遞給她看,果真梅菲托絲原先褐色的臉龐瞬間慘白。其美白效果簡直比知名的化妝品還要好(當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間)。

不用說,簡訊的內容當然是『如果敢色誘我老弟,回來給妳苦頭吃』這一類的警告吧。原來連老姊的第六感也好到不像話啊。

「……晚上人家帶你去吃烤肉吧……嗚嗚……」

再一次色誘失敗的梅菲托絲,掛著兩行不情願的淚水繼續指導我。

最後我還嘗試了各種不同的魔法,當然全都以失敗告終就是了。

 

2.

晚間的宴會似乎也是梅菲托絲刻意安排的。

「最近魔王大人都很少露面,所以人家便安排了這場晚會來讓大家一睹魔王大人的威嚴。」

說是這麼說,但我繼任魔王以來才過一天而已耶。

反正老姊跟莎夏也不反對這件事,於是我只好勉為其難地戴上可以吃飯的半臉面具,並跟著梅菲托絲來到了庭院。

「哇喔……」

我不由得感到驚嘆,漆黑的夜空閃爍著無數繁星;涼風中夾帶著清爽的空氣讓我精神一振。

跟開發過度的地球相比,這裡的環境果然比較清晰。

庭院內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烤肉設備,而且規模也是大小不一。大概是為了那一群體積龐大的魔族所準備的吧?就連整隻牛豬吊掛在上頭烘烤的稀有畫面也出現在此。

當然負責大型燒烤料理的,也全都是由巨魔族一手包辦。

「怎麼樣,魔王大人,很有趣對吧。」

「看起來跟我那邊的世界有些不太一樣……這裡比較喜歡用串燒的方式下去烤肉嗎?」

「嗯……真要說起來,魔族這裡其實並不擅長使用金屬之類的器物來做廚具料理,所以才會使用木頭與石板之類的材料來做燒烤。」

原來如此。由於燒烤方式近乎原始,但我也覺得這種料理方式比一般烤肉還要健康許多。此外,燒烤除了撒點鹽或胡椒之外都沒用上其他調味料,完全是原汁原味。

「魔王大人駕到──」

負責看門的侍衛大聲通報,所有大小不一的魔族紛紛下跪行禮。

『參見魔王大人──』

「呃……免禮……」

碰到這種畫面,我想我一輩子也習慣不了。

 

之後我才明白,原來燒烤是位階較高的魔族才能享受的奢侈品,原因之一當然是肉類料理在魔族之間也是高價商品。據梅菲托絲的說法,這一餐就相當於平常魔族百姓半年的花費。

「這也太奢侈了吧……」

我實在很難想像,這頓看起來算不上是豪華的晚餐要價竟然如此驚人。

順帶一提,魔族其實也是有金錢概念的,而且他們的錢幣都是以銀製金屬鑄造而成。因為金屬礦物在魔族裡是極為稀有的存在,縱使作工粗糙也不用擔心會被偽造。

在梅菲托絲的帶領下,我們和其他像是公爵、侯爵之類的上級魔族寒暄幾句。老實講,雖然我逐漸習慣那些怪模怪樣的魔族,但實際接觸還是會讓我感到緊張而不自在。好在有梅菲托絲巧妙應付那些魔族,這才讓我鬆了口氣來到魔王的專屬王座。

此時桌上早已擺滿各式的豪華肉類料理,專為魔王準備的刀叉也擺在兩側。

「話說回來,這種場合下就不怕有魔族下毒嗎?」

「這點就請魔王大人放心好了,魔族再怎樣壞心眼也不至於會笨到公然下毒。更何況,魔王大人用餐前都一定會有試毒員負責把關,想下毒也一定會被識破。」

聽起來那位試毒員還蠻辛苦的……

稍微對那位素昧平生的試毒員表達感謝之後,我便試著切了一塊肉下來放進嘴裡……嚼嚼……

嗯……沒有撒上調味料的肉塊,散發出肉本身的焦香味。一送進嘴裡,大量的肉汁便在口中迸發而出,肉質軟嫩又入口即化的口感,完全吃不出有肉絲那種違和感。

真沒想到簡單的燒烤竟也能烤得如此美味!

「好吃!」

我簡單地說出感想。

「是吧。魔族的烤肉可是十分美味的喲。」

「如果有牛排醬的話應該會更棒吧。」

「只要是魔王大人的期望,人家馬上就派屬下去準備。」

「那個估計要到我那邊的世界才拿得到啦──梅菲托絲,妳也來吃點,用不著一直站在旁邊看吧?」

這時我才發現,梅菲托絲從剛才起就一直站在我身旁。說起來,古代好像都有「主君吃飯不與臣下同桌」這一傳統觀念存在,連魔族也不例外嗎?

私底下梅菲托絲可以肆無忌憚地跟我打鬧,可在公開場合她就得維持住侍從的身分。

「我就不用了……再怎樣人家也只能算是魔王大人的侍從,不能同桌吃飯的──唔!」

於是不等她廢話,我索性直接插一塊肉塞進她的嘴裡。

「味道如何?」

「咕、咕……魔王大人好詐喔,直接強硬地塞進人家的嘴裡……好好吃喔〜♡」

喂喂,妳吃就吃,幹嘛還臉紅啊?

「既然好吃的話就一塊吃吧。」

「不行啊,再怎樣人家也不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僭越……唔!」

我再塞一塊肉進去,梅菲托絲還真乖乖地吃下肚了。

「妳想吃就吃,就別再囉嗦了。」

「可是……唔!」

我再塞。

這樣感覺挺有趣的,好像在餵食小動物喔。

「……魔王大人好強硬喔,這樣人家就只好乖乖讓魔王大人給侵犯了……」

「別說得我好像正在對妳做下流的事情啦,反正吃飯時大家一起吃不是比較好?」

於是在多塞幾塊不同口味的烤肉進去後,梅菲托絲總算說出「那屬下就失禮了。」便在我身旁坐了下來。

「魔王大人還真奇怪,照理說過去從沒有魔王邀請下屬一同用餐的例子啊?」

「過去的魔王怎樣我才不管呢。昨晚妳還不是很和樂融融地跟我們一起吃飯?」

而且還跟莎夏去搶外賣便當裡面的配菜,結果當然又是被老姊給訓斥一頓。

「那是因為在這裡人家還是要顧慮自己的身分問題嘛。你看有些魔族已經用很奇怪的眼光在看著我們了,看著人家好像是魔王大人的老婆一樣〜♡」

「我看妳根本沒有任何要顧慮自己身分問題的緊張感嘛……」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梅菲托絲卻絲毫沒有感到任何不安。該不會這小丫頭早就知道會有這種結果,才會故意在旁邊裝忸怩?

沒多久,忽然有兩位魔族向我這裡走來──呃……不會是來抱怨的吧……?

「魔王大人──」

其中一位藍色皮膚的魔族拱手作揖。我記得他好像是神魔族的年輕領袖歇里爾‧亞巴頓托拉(多虧梅菲托絲強塞給我的知識)。

「請問魔王大人對今晚的宴會是否滿意?」

啊?

「……魔王大人?」

「啊!沒事,朕……很滿意。」

本來還以為他們是在為梅菲托絲擅自坐在我身旁而過來抱怨,結果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我呆了幾秒鐘。一旁的梅菲托絲則是以「拜託你振作一點啦!」的眼神對我直打暗號。

「聽說魔王大人整日都在書房內學習魔族事務,想必也很辛苦吧?」

另一位龍首魔族夾帶著蒼老的聲音也跟著行禮。據印象中,他是龍魔族族長科巴塔修‧法夫納,其年紀可說是五大族長中最老的一位。

順便說一下,其實我待在魔王城裡也只有半天的時間而已,當然對魔族們放出「魔王一整天都待在書房裡」的傳言全都是梅菲托絲一手搞定,目的當然是避免被人懷疑魔王不在的空窗期,是不是跟勇者掛勾之類的話──雖然我認為還不至於有魔族會懷疑到這種地步吧?

「嗯……是有一點啦。畢竟朕來到這裡的時間還很短暫。」

「那還真是辛苦魔王大人了。有任何問題老朽等人都會願意輔助魔王大人的。」

「說起來,赫爾拉克帝好像不在這裡耶?」

梅菲托絲突然出面打岔,使的兩位高階魔族面露不悅的神色,但歇里爾依舊淡定回話。

「雷耶歐斯大人回到自己的領地去了,說是有要緊的事情要辦。」

「哦?不會是想舉兵謀反吧?」

那位赫爾拉克帝‧雷耶歐斯就是獸魔族的族長,而且還是在昨天宴會上,對我這魔王十分不滿的狼頭人。

梅菲托絲刻意丟出一記犀利的變化球。

至於歇里爾則是冷笑地予以回擊。

「呵呵,說笑了。雷耶歐斯大人脾氣雖然暴躁,但他對魔王大人向來忠心耿耿;比起一天到晚都臥病在床、連魔王大人加冕儀式都不現身的令尊,都還要來得忠心呢。」

「那、那是因為不可抗力啦!」

原來幻魔族的族長是梅菲托絲的父親喔?不知為何,我從梅菲托絲的眼神中,似乎看出她像是在隱瞞某種事情?

「好了,在魔王大人面前兩位別太過火了。」

科巴塔修見狀,趕緊出面調解。

「亞巴頓托拉大人當上族長的時日尚淺,對卡蘭多大人的為人還不瞭解。暗中毀謗可是有損族長之名。」

「……謹記於心。」

「還有卡蘭多小姐妳也一樣,就算妳是魔王大人的近身侍衛,但身為族長代理的妳,有些事情可不能太超過。」

「是……」

「那麼小的就先告辭了。」

待兩位族長寒暄完離去之後,我這才鬆了口氣。

想來我這魔王怎麼好像跟花瓶一樣完全起不了作用……

「唉,突然覺得魔王這個位置還真不好當……」

明明下屬沒差點發生衝突,但我這魔王卻想不出方法調解。

「魔王大人別太自卑啦,畢竟龍老頭是族長之中年紀最大、經驗最豐富的魔族,他活了兩百年可不是活假的。」

才剛被教訓完又恢復原樣的梅菲托絲在一旁安慰著。話說妳這樣對長輩稱呼就不會太失禮嗎?

「說起來,他們沒提我還沒發覺,原來妳是幻魔族族長的女兒這件事呢?」

「咦?人家沒跟魔王大人提過嗎?其實我爸爸雖然貴為族長,但三年前卻突然染上原因不明的疾病。雖然不至於造成致命,但這些年來也下不了床,所以幻魔族的事情幾乎都交給人家來幫忙打理了。」

原來如此,難怪我都一直沒見過幻魔族族長的身影。改天還是去探望他一下好了,畢竟梅菲托絲也幫了我不少忙。

「不說這些了,你不覺得赫爾拉克帝的行為有些詭異?」

一見到其他魔族沒有注意到這裡,梅菲托絲用有些嚴肅的神情在我耳邊低語。

「是因為他突然趕回去自己領地的關係嗎?」

「如果只是那樣倒還好。別忘了獸魔族的本性是好鬥,而且昨晚他也對魔王大人出言不遜,想必是個威脅。」

「該不會……他真要打算謀反?」

「不,那傢伙沒那麼笨,而且對剛繼任的魔王直接舉兵謀反,根本是自尋死路。雖然不知道赫爾拉克帝是打什麼算盤?總之魔王大人要多加小心。」

稍早梅菲托絲就提過,獸魔族十分好戰的性格經常擔任前鋒部隊去打仗。如果以這樣善於作戰的魔族作為敵人,想必也是十分吃力不討好。

只是沒想到這種不快的預感很快就應驗了……

 

3.

隔天清晨,因為來到了星期一必須要到學校上課(這也是老姊訂的規定),於是我和莎夏便在早餐之前,來到王國郊外進行操死人的劍術訓練。

想當然,因為昨天名義上是平手、實質上是輸給了加爾卡,所以今天的女劍士更是毫不留情地在我身上打出一堆瘀青。

「我、我不行了……」

躺在地上成大字型的我,只好再說出沒出息的宣言。

「還不到三十分鐘就喊累,看來有必要給你多加些基礎體能訓練才行。」

「拜託,在那之前我會先被妳給玩死的!」

這位魔鬼女教官難道出手都不知分寸嗎……我在心底狠狠咒罵兩句。

嗡……嗡……

「誰啊?一早就打電話過來?」

心想總算有機會偷懶的我,正打算拿出手機時卻被制止。

「別接,搞不好又是女魔族打過來阻擾的。」

妳也太小心眼了吧……

「如果是老姊打電話過來呢?」

「……你接吧。」

賓果,果然一提到老姊,連這位實力高超的女騎士都不得不低下頭。順帶一提,不接老姊的電話下場可是十分恐怖的。

可惜的是,當我看到來電顯示『梅菲托絲』(後來改名的)時便嘆了口氣。該不會她真的是來打擾我們修行吧?

GJ啦!我很想直接豎起大拇指,可是梅菲托絲在一通電話之後卻給了我一件NG的消息……

『魔王大人,大事不好了!』

「怎麼了?別告訴我說魔王就是勇者的身分被人揭穿了唷?」

『才不是那種小事啦!』

原來妳還當作是小事喔!

不過梅菲托絲會這樣慌慌張張地打電話過來,想必當前情況十分緊急。

『其實──』

「勇者大人、騎士大人,大事不好了!」

很剛好地,一名士兵慌忙跑來這裡大喊緊急事態。為了避免被人發覺我和魔族進行通信,只好先對電話另一端說「待會再打給妳。」之後便中斷通話。

「發生什麼事了?」

莎夏也察覺到事態非同小可。

然而,士兵接下來的一句話更是讓我們當場震驚。

「魔、魔族攻打過來啦──!」

 

「這是怎麼回事?」

莎夏對我投以疑問的眼神。說真的,我才是最感到莫名其妙的一位啊?

記得我根本沒有下令魔族去攻打人類啊?

「剛才梅菲托絲有打電話給我,說不定也跟這件事情有關。」

於是在趕往王宮的路上,我便抽空回撥。

『魔王大人幹嘛掛我電話啊?人家這邊可是出大事了!』

鈴聲只響了一下就接通,可見梅菲托絲也是很著急地等我電話。

「抱歉,因為這裡也出事了。是因為有魔族攻打人類對吧?」

『沒錯,詳細情況先見面再說。』

「我明白了,但我跟莎夏要先去王宮一趟,待會……」

『人家就在你們後面啦!』

咦?我才剛一回頭,突然間巷子內伸出一隻手,一把將我拉進裡頭。

仔細一看,梅菲托絲竟然就在巷子裡──而且還是在人類的領地!

「妳怎麼會在這裡?」

跟著趕過來的莎夏也感到詫異。

「還不是因為魔王大人掛我電話,人家才急急忙忙地趕過來。而且人家只要把翅膀跟犄角遮起來就幾乎跟人類沒兩樣了。」

「所以妳才會披上斗篷冒著危險來找我啊。」

「不說這些了,赫爾拉克帝那傢伙,早該猜出他別有所圖了。沒想到他竟然無視魔王大人的命令,直接派兵進攻。」

「是赫爾拉克帝!那位以殘暴著名的獸魔族族長!」

莎夏也意外地感到動搖。

「果然連妳也知道。」

梅菲托絲嘆了口氣如此說道:

「今天一早,人家就收到赫爾拉克帝組織獸魔族軍隊約三千名兵力,用船渡的方式跨海直接攻打阿卡瑟藍王國的西北岸『泰德穆爾』。不僅如此,巨魔族也派遣兩百兵力作為支援。大約四時半(九個小時)前他們就已經派兵出發了。」

「四時半前……那沒多久就會正面交戰了。事不宜遲,我們得快點先向陛下稟報並且趕去泰德穆爾才行!」

以常理來說,勇者在碰到這種危機時,就要立即趕到戰場去迎戰魔族的王道路線。不過別忘了我同時也是魔王,說不定還有讓魔族退兵的方法。

於是在經過短暫的思考之後──

「……我去試試看有沒有辦法讓魔族退兵。」

當我說出這句話時,莎夏起先愣了一下。她知道我在魔族一方可是貴為魔王的存在,但她仍舊不感到放心。

「別鬧了,現在這種狀況已經是箭在弦上無法挽回。就算魔王再有影響力,也不一定能成功讓魔族退兵啊!」

「這我明白……但要是真的打起來了恐怕會死上很多人吧?總之我會盡我所能地去說服他們。」

「放心好了,人家也會協助魔王大人的。」

梅菲托絲也在我身旁接著打氣。

「上次人魔大戰已經讓雙方消耗了大量的戰力,即使經過十三年的時光可以填補,但這種狀態下貿然派兵依然可說不上是上策。總之我們先想辦法說服其他族長,聯合讓赫爾拉克帝那個笨蛋退兵吧。」

最後,在與莎夏約定好下次會面的時間之後,我與梅菲托絲便立即前往亞斐拉洛斯,開始想辦法阻止魔族進攻。

 

4.

「無法退兵!這是怎麼回事?」

魔王城的會議室內,我沒差點失控大吼。雖然一樣戴上了面具來遮住臉上的表情,但恐怕我心中的動搖早已被他們給看出來了也說不定。

參加這場臨時會議的除了我跟梅菲托絲之外,另外還有神魔族、龍魔族及巨魔族的族長也在場。想當然,赫爾拉克帝那傢伙一定是率軍親征了。

我本來以為只要魔王親自出面就能阻止戰爭,看來還是想的太簡單了。

而底下的各魔族之長,竟無一人反對赫爾拉克帝的行為!

「自魔王大人繼位之後,所有魔族都歡喜若狂。雷耶歐斯大人趁著旗下兵士士氣高昂、而人類仍在積弱不振的狀態下,想必可以一舉攻下他們的軍事重地。」

族長之中,年紀最大且軍事資歷最深的龍魔族長都如此說明了,其他魔族自然沒有反對的道理。

對魔族來說或許算是有利的消息。可是……

「不成,說什麼也不能就這樣貿然進攻人類領地!快點叫赫爾拉克帝退兵!」

我用上連平時都很難表現出的慌張語氣大吼,就連一旁的梅菲托絲也嚇得急忙以「魔王大人,請冷靜一點!」來安撫我。

就在這時,我才發現我竟然犯了一個大錯──

「魔王大人,恕屬下無禮。雷耶歐斯大人是為了魔族未來著想才策劃這一次的侵略行動,這在魔族之間也是有益而無害。但為何魔王大人執意要他退兵呢?」

「這……」

神魔族族長歇里爾半瞇起蒼藍色的眼神瞪向我。沉穩卻能夠看穿一切的危險雙眼,幾乎快看穿了我另一層的身分……

我頓時啞口無言。

可是我也無法以魔王的身分硬是用「這是魔王的命令!」之類的高壓話語來壓制住他們。縱使今日真能成功讓獸魔族的軍隊退兵,日後一定會留下「魔王大人是不是太過懦弱」之類的傳言,導致魔王尚未穩固的地位變得更加危險。

更糟糕的是,一不小心會連我同時是勇者的身分一併穿幫的!

不得已的情況下,我只好冒著風險將「某項情報」給吐露出來,賭賭看是否可以當作阻止進軍的籌碼?

「朕聽說……人類的勇者已經覺醒了。要是對方先行做好準備迎擊,對魔族的士氣與戰力來說可是一大損失的。」

「這請魔王大人不必擔心──因為勇者覺醒的情報吾等早已知曉。」

你說什麼!我沒差點把這句驚訝的話語,從保護我的面具底下衝口而出。至於歇里爾則是悠悠地托起雙手說道:

「放心好了,我已經通知雷耶歐斯大人要特別提防勇者這號人物。縱使人類的勇者再怎樣強大,也絕不可能在剛繼承勇者沒多久,就能獲得足以威脅吾等的力量的。」

這傢伙……早就已經盤算好一切了嗎?

此時此刻,我這才明白赫爾拉克帝會出兵的原因,一定與歇里爾──這位比梅菲托絲在思想上截然不同的狡詐魔族──脫不了關係。

於是在心中百感焦慮卻無法說出口的情況下,我只好硬壓住心中的躁動,而轉頭看向另一位體型龐大的魔族──巨魔族族長阿爾卡勒‧托比修斯。

「……你也是贊同赫爾拉克帝出兵,才會把兵力借給他的吧?」

「是的。屬下也認為這次作戰萬無一失。」

阿爾卡勒想也不想便直接回答。

已經沒辦法了……

「……朕明白了,這次赫爾拉克帝出兵一事,朕就不再加以追究了。派人轉告他,這次的行動不許失敗。」

事到如今,身為魔王的我已經由不得再繼續反駁下去了。

『臣遵旨。』

 

「所以,你也只能乖乖地讓他們派一群醜不啦嘰的怪獸直接來侵犯我們的領土?你這魔王當得也太沒威嚴了吧!」

在聽了我跟梅菲托絲的說明之後,果然莎夏毫不留情的毒舌功又再度發揮。

「這也沒辦法啊,而且魔王大人已經盡力了。剛才還差一點自掀勇者的底牌耶。」

「說起來,為什麼赫爾拉克帝會擅自進攻過來啊?這對他到底有什麼好處?」

因為我對異世界戰爭勝敗之後的概念十分不瞭解,於是梅菲托絲便簡單地道出驚人的事實。

「因為他想當魔王。」

什麼?

見到我一時無法反應的表情,梅菲托絲便又補充解釋:

「諾斯特拉預言一年只有一次,而且有大部分都是魔族當中最有名望或是實力的族長才能當上魔王。赫爾拉克帝想必是打算在下次預言之前來累積名望,好讓自己成為魔王候補。」

「竟然就為了這種理由……」

我是不是該考慮乾脆把魔王寶座讓給他,然後叫他退兵好了。

只可惜如果提出來了,恐怕連我的小命也要讓給他就是了……

「現在魔族攻打這裡已經是無法更改的事實了,而且國王陛下也下令要勇者親自前往『泰德穆爾』支援。戰爭已經無法避免了。」

果然……

自從我當上勇者以來,就知道總有一天一定會站上前線戰鬥,只是萬萬沒想到短短不到兩天的時間就得上戰場了。

虧我還一直想辦法迴避這件事的說。

「勇者。」

像是看破了我的心事,莎夏一字字說道:

「我之前就說過了:如果一直想在戰場前逃避,一旦上了戰場就會喪命。這點請牢記在心。」

「是……」

既然已經無法逃避就只能去面對了……不得已之下,我們三人便決定直接前往即將爆發戰火之地──泰德穆爾。


はマヒュつばばおチャぬるりゅジュヨセをスひ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